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六界封神 > 正文 第3240章 清理門戶?
    風驚宇不停的狂掃,炮彈扔了好幾顆了,炸得夜家的弟子十分的狼狽。

    噗噗!夜家的弟子終究是沒有躲過所有的子彈,身上被子彈擊中兩次,死亡的額氣息入侵體內,夜家的弟子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肉體的生機在流失。

    “不……”夜家的弟子慘叫了起來,驚恐不已。

    風驚宇再次開槍,夜家的弟子這個時候已經是完全無法避開了,身體幾乎是被打成了篩子了。

    死亡之氣快速的吞噬者夜家弟子的生機,夜家弟子的身體在快速的干癟。

    只是眨眼間,夜家弟子便是徹底的成了一具干尸。

    “死了……”“竟然死得這樣慘……”在場的人都是心驚不已,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

    風驚宇扛著輕機槍看著站在主殿門口的夜家弟子道:“我說過,老老實實的交出符紙就沒事了,你們偏不聽,非得要送命,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夜家弟子臉色無比的陰沉,按照這樣情形,他絕對不是風驚宇的對手,想要保住自己的符紙,恐怕有些困難了。

    在這個時候,三清道宗的弟子從主殿中出來了,見到了主殿門口的情況也是有些驚訝。

    “這是怎么回事?”

    三清道宗一名弟子道。

    風驚宇笑著道:“三位師兄,這件事跟你們沒有什么關系,請快些離去吧。”

    “原來你是三清道宗的弟子。”

    夜家的弟子冷冷道。

    三清道宗的弟子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我也沒有否定啊。”

    風驚宇笑道。

    “尉遲天劍,你三清道宗的弟子真是霸道,殺了我夜家兩人,你三清道宗是要與我們夜家徹底的撕破臉皮嗎?”

    夜家的弟子頓時喝道。

    三清道宗中那一息黑衣的青年道:“夜風云,你什么意思?”

    夜風云道:“我兩名兄弟被殺,這事情若是被我夜家長者知道,必然要深究。”

    尉遲天劍看著風驚宇,道:“你是我三清道宗的弟子?”

    “是。”

    風驚宇道。

    尉遲天劍道:“你是外門弟子吧?”

    “對。”

    “你可知錯?”

    尉遲天劍冷漠道。

    風驚宇笑著道:“何錯之有?

    難道這些人殺不得?

    我可是已經跟他們說得很清楚了,留下寶物,就可以活命,他們不聽,那我有什么辦法?

    再說,我三清道宗難道還怕夜家?”

    “一個外門弟子也敢這么與內門師兄說話?”

    尉遲天劍身邊的弟子喝道。

    此人名為賈御風,在內門之中也是地位超然,有著要進軍核心弟子的趨勢。

    另外一名弟子名為臧雄飛,也非常的強大,絕對是內門中的佼佼者。

    風驚宇笑著道:“我們同為三清道宗弟子,出門在外,應該是同氣連枝才對,你們這又是什么意思?

    外門弟子就不是道宗的弟子?

    就應該讓外人欺負?

    說出去,你們的臉上很有面子?”

    “外門弟子雖然是在宗門內修煉,但是終究還不算是宗門弟子。

    而你所殺的人不是夜家一般人,若是因你而導致兩家鬧僵,你又該當何罪?”

    臧雄飛道。

    風驚宇哈哈一笑,道:“真是膽小怕事的懦夫,我馮京語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們今天要么就站一旁不要多管閑事,要么,我連你們一起收拾。”

    “好大的口氣,竟然敢如此的囂張!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收拾我。”

    臧雄飛冷喝一聲,便是朝著風驚宇而來。

    “師兄小心!”

    三清道宗的弟子頓時喊道。

    但是為時已晚,臧雄飛已經進入了障目陣之中了。

    臧雄飛進入了陣法之后,瞬間就失去了所有的感官,什么都看不到了。

    “進入了這里面,你就是瞎子,就是聾子,除了我的話,誰的話都聽不到,你連我在哪里你都不知道。”

    風驚宇說道。

    “可惡!你敢對我出手,你一定會后悔。”

    臧雄飛道。

    “宗門的規定似乎寫得很明確,禁制在宗門內廝殺,現在似乎是在宗門之外,我即便是殺了你,也不算是違反了宗規吧?”

    風驚宇冷漠道。

    “你敢殺我,即便是不違反宗規,你也要陪葬。”

    臧雄飛道。

    風驚宇道:“你我本是同門,我也不想為難你們,可你們卻如此的不將我當一回事。

    你知道陰陽古教、太極古教、馮家、龍家、天元道宗的人怎么死的嗎?

    都是被我斬殺的。”

    “什么?”

    臧雄飛臉色大變。

    “所以,你說,以我的本事能夠殺你嗎?”

    風驚宇道。

    臧雄飛臉色變得驚恐了起來,陰陽古教、太極古教的這些人實力都不弱于他,卻被風驚宇全部都斬殺了,這的確是有些恐怖了。

    “我兄長乃是核心弟子,靈帝強者,你殺我,將來必定會被他追殺。”

    臧雄飛說道。

    “我不接受任何的威脅。”

    風驚宇道。

    “你……你想怎樣?”

    臧雄飛的語氣明顯的妥協了很多。

    風驚宇道:“交出你得來的寶物,我讓你安然無恙。

    本來,你們可以拿著寶物在這里看戲的,但是你們偏不要,所以只能夠拿出寶物了。”

    “寶物不可能給你。”

    臧雄飛道。

    “你不給,那我就搶,到時候你還得受一些皮肉之苦。”

    風驚宇道。

    臧雄飛臉色無比的難看,咬著牙道:“好,我給你。”

    “將你手中的空間戒指給我。”

    風驚宇道。

    “什么!”

    臧雄飛臉色陰沉。

    “給還是不給?”

    風驚宇道。

    臧雄飛握緊了拳頭,然后將空間戒指摘了下來,扔給了出去。

    風驚宇將空間戒指抓到了手中,笑著道:“你可以出去了。”

    說著,風驚宇一腳就將臧雄飛給踹飛了出去,飛出了障目陣中。

    尉遲天劍與賈御風都是一陣的驚訝與疑惑,臧雄飛怎么就心甘情愿的將空間戒指給了風驚宇了?

    “臧師弟,這怎么回事?”

    尉遲天劍問道。

    臧雄飛道:“這座陣法很詭異,進入之后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應不到,就算他在我面前我也無法感受到他的氣息。

    而且,龍家、馮家、太極古教、陰陽古教、天元道宗的人都被他殺了。”

    “什么?”

    尉遲天劍、賈御風與夜風云都是一驚。

    “這混蛋竟然殺了這么多人,這下簍子捅大了,若是不斬了他,日后定會給宗門帶來災難。”

    尉遲天劍道。

    臧雄飛說道:“他能夠殺了那么多人,肯定有一些手段,如果硬來的話,恐怕對我們不利。”

    “他的手中也有準神符紙,一旦他暴走,到時候必定是玉石俱焚。”

    夜風云說道。

    尉遲天劍臉色陰沉下來,道:“竟然有這樣的手段,難怪如此的囂張,看來今日要殺他,還沒有那么的輕松。”

    “我建議等天微道宗的人出來之后,我們一起出手,只要我們不入陣,就能夠將他壓制,只要他怕是,就絕對不會使用符紙。”

    夜風云說道。

    “只能這么辦了。”

    尉遲天劍道。

    夜風云道:“他殺了那么多人,手中必然有寶物,我們到時候還能夠得到他的寶物。”

    尉遲天劍聞言冷笑了起來,一個靈圣七層就可以殺靈圣九層,這絕對不是實力的問題,而是手中寶物足夠的強大。

    風驚宇看著尉遲天劍幾人與夜風云在商量著,嘴角帶著一抹冷笑,他絲毫不懼任何的計謀。

    過了一會兒之后,天微道宗的人出現了,尉遲天劍與夜風云立即將事情與天微道宗的三人都說了一遍。

    天微道宗三人中,最強的弟子名為葉遜,靈圣九層中期巔峰。

    葉遜心中有些詫異的看著風驚宇,然后眼神中也是帶著一股火熱,道:“好,那就一起聯手,先將他鎮壓下來,得到他手中的寶物,在交給尉遲兄來處置。”

    尉遲天劍一臉正義的看著風驚宇,正氣凜然道:“馮京語,你身為三清道宗弟子,卻給宗門帶來這么多的麻煩,今日我就清理門戶,將你格殺,免得日后,再犯下打錯,遺禍宗門。”

    風驚宇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得是冷笑了一聲,道:“尉遲天劍,想要殺我得到我的寶物就直說,說得那么冠冕堂皇,搞得別人好像都是傻子一樣。”

    尉遲天劍依舊是一臉正氣道:“到現在還執迷不悟,今日我必定要清理門戶!諸位,此人詭計多端,為恐他逃走,請助我一臂之力。”

    “尉遲兄都開口了,我葉遜自然是不會袖手旁觀。”

    葉遜道。

    “我夜風云就當是為死去的夜家兄弟報仇了。”

    夜風云道。

    風驚宇看著這三方聯手了,便是笑著道:“你們既然想要一起送死,那我就成全了你們。”

    風驚宇眼眸中殺意一閃,直接就將符紙祭出來。

    尉遲天劍等人完全是沒有想到,風驚宇竟然一開始就祭出符紙,完全不考慮后果。

    “撤!”

    尉遲天劍大喝。

    “爆!”

    風驚宇大喝,那符紙瞬間炸開,恐怖的殺氣沖擊開來,風驚宇用萬物母炁抵擋,與此同時將龜甲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啊……”“不……”頓時間,一聲聲慘叫傳來,尉遲天劍、夜風云等人在恐怖的殺機下,身體都潰散了。

    .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