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天才神醫 > 大結局 爸,快叫我盟主!
    五年后。

    華夏中醫已經享譽全球,在花城的聯盟大門前,擺放著方毅的十米高銅像。

    在五年后的今天,沒有任何一個人不認識方毅,沒有一個人不以自己是以學中醫為傲。因為方毅五年前發布的新藥已經得到了實施,這種新藥的作用是有病治病沒病強身。

    或許這樣說是比較籠統,但是在兩年前有一例,是關于中風后遺癥的。病人吃了這個藥再加上胡家獨有的五行針法之后,居然不出三個月就站起來了。

    這個可以說是奇跡一樣的事情穿得是全球皆知,不少人都想知道這個藥方。但是胡光英處于各種策略上的考慮,暫時將這藥方給保密了下來,只推托說是跟五行針法相輔相成。

    也幸好胡光英是這么做,不然藥方公布了出來,方毅就真的有可能遭到全球“搜捕”了。藥方的內里其實就是很普通的中藥,但是方毅像是神一樣的腦袋卻將它們柔和在了一起。

    當然,這些也是歸功于藥蟲以及一些綠色藥液。不過這些是屬于華夏國的絕高機密,所以胡光英當時不去公布,政府是表示支持的。

    由于藥方的可行性還有一些神秘性,華夏中醫的地位是蒸蒸日上,中醫聯盟的人的地位也是跟著水漲船高。所幸的是,由于胡光英等一眾老中醫翹楚坐鎮,才沒有那“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的情況發生。

    這一天,胡光英等人又來到了方毅的家里閑坐。

    方毅已經離開花城已經數年了,聽方鴻儒說是和如霜以及孩子去環游世界,還說什么教育得從娃娃抓起,要開拓孩子的視野以及邊旅游邊教學醫術。

    胡光英等人聞言都是哈哈大笑。這個小子從來都是怪招頻出,這樣的想法到底有幾個人能想到?這個小家伙都當人爹了,還是那樣古靈精怪。

    談起方毅,大家也都十分想念。因為太久沒見了,數著指頭算一算,那都是五個年頭了。

    胡光英看著窗外那逐漸長出新枝的老樹,嘆道:“方毅啊,五個春秋了,該回來了吧?”

    與此同時,花城小北門的街道。

    一個身著青衣的俊秀青年,左手拉著佳人的玉手,右手抱著一個四五歲大的孩子,正笑口吟吟地在街上走動著。

    孩子摸了摸青年的臉蛋,伸手比劃道:“爸爸爸爸,太爺爺是不是很兇胡須很長的?”

    青年伸手點了點孩子的鼻子,說道:“是啊,如果你背不出湯藥歌,太爺爺會打你手板噢!”

    孩子咯咯的大笑,說道:“我知道了,爸爸以前肯定也被太爺爺給打過。”

    青年樣子一沉,捏住孩子的鼻子,說道:“方浩你個臭小子!連你老爸都敢損?年紀輕輕嘴那么賤都不知道跟誰學的!”

    方浩眼珠滴溜溜轉了轉,頓時一副可憐相,伸手向著那位美若天仙的佳人叫道:“媽媽,爸爸他要打我。”

    佳人的臉色突然冷了一下,把孩子搶了過來,一邊寵溺地摸著頭,一邊說道:“你怎么老欺負兒子呢?”

    青年撇了一下嘴,嘀咕道:“如霜,你太慣孩子了,男孩子要賤養你懂不懂?”

    青年話音剛落,大街上就傳來了一些聒噪聲。

    青年眉頭一皺,就快步走了上去。

    推開人群,原來是一位老大爺突然犯了病倒在了地上,眾人都是紛紛圍觀而沒有一個人出手,更沒有人來幫忙救治。

    青年嘆了一口氣,準備蹲下身子給老大爺看看什么情況,這時候,一幫穿著白袍的醫生出現了。

    這些醫生的白袍都是制式的,而且左胸上都釘著一塊牌子,上頭寫著“醫盟”兩字。

    他們將人群隔開,開始進行救治,可是不管怎么樣,老大爺就是不醒來,依然維持著中風的征兆。

    一個看起來領隊的醫生有點急了,掃了身后兩位手下,說道:“不好了,你們倆打電話叫救護車和趕緊讓胡主任過來,這時候只能靠五行針了。”

    青年側了側頭,說道:“不,五行針也不行。”

    領隊醫生看了青年一眼,皺眉道:“什么不行?五行針那是胡家絕學,你外行人不懂就不要亂說!”

    領隊身后的一個醫生覺得青年好眼熟,而當他腦里閃過聯盟前的那個銅像時,嚇得雙腿都直打擺子了。

    我的天,這是方毅真人!是如假包換的真人啊!神醫回來了,初代盟主竟然回來花城了!

    那醫生激動得嘴巴瞪大,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用力扯了扯領隊醫生的衣袖。

    領隊醫生不知手下啥意思,冷哼一聲甩掉他的手,看著要走向病人的方毅說道:“你是誰?你不能亂動病人!”

    方毅沒有管他,只是伸手切了一下老人家的脈搏,做了一下四診,然后在身上摸索了一下。

    少頃,他回頭對著夏如霜喊道:“老婆,我那盒銀針是在你那兒嗎?”

    夏如霜嘆了一口氣。這家伙都當人爸了還是會這樣掉鏈子。

    她搖了搖頭,抱著方浩走到了方毅身邊,將一盒特制的巨型針盒遞給了方毅。

    這是方毅后來特制出來的,里面剛好可以放上九十九枚銀針,是在突發事件之下能夠保證使出九九歸一。

    醫生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夸張的針盒,除了認出方毅那個醫生知道是啥回事之外,其余的人都紛紛想要阻止方毅。因為他的舉止看起來有點瘋狂。

    這時,他們口中的胡主任感到了。

    他們口中的胡主任不是誰,而是胡光英的孫子胡臻。

    經過了五年的苦練,胡臻已經將五行針法是使用得游刃有余,一般的疑難雜癥已經難不倒他。

    五年的光陰,足以讓一個人成熟起來。現在的胡臻已是萬事患者為大,剛到了現場就火急火燎地進行治療,根本就沒有留意到方毅。

    方毅看著胡臻那旁若無人的專注模樣,很是欣慰地點點頭。醫生,就是得有這個模樣。

    約莫過了兩三分鐘,胡臻那本來淡然的模樣就變得有些沉重。原來老大爺身上的中風已是極弱太久,就算他有五行針也很難辦得到,得有更加強力的針法才能做到。

    胡臻眉頭緊鎖,看著老大爺吃苦的模樣,嘆氣道:“如果師兄在就好了,只要有雷火神針,就行了。”

    方毅笑了笑,拍拍胡臻的肩膀,說道:“你不會是偷懶吧?我記得都把全部醫學家當扔出來了啊,人人都應該會才對。”

    胡臻并未抬頭,只是緊盯著患者,說道:“你不懂,雷火針是要用氣功的,當初方毅是什么都拿出來了,但是沒將氣功的底細給透出來,從此雷火針就成一傳說神技根本無人能……”

    說到“能”字,胡臻卡住了。

    為什么?為什么這聲音這么熟悉?

    胡臻渾身的毛孔頓時松開,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

    他的頭像是被上了發條的機械一樣,緩緩地抬上去。當他看到方毅的臉時候,他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方方方……方……師兄!”胡臻激動得死死抓住方毅的手,他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也以為只要一松手,這個傳奇大人物就會消失不見。

    方毅苦笑擺擺手,說道:“你這什么時候患了結巴毛病?還有你是想叫我名字還是叫我師兄?”

    全場都肅靜了。能夠讓胡臻叫一聲師兄的,除了那天才神醫方毅之外,還能有誰?

    是的,面前方毅就是那個十米銅像的本尊!

    所有人都沸騰了,紛紛尖叫歡呼。

    方毅倒是對這些歡呼毫不理睬,面前的病患才是最重要的。

    他神色平靜,開始在大爺的身上下針。

    當下夠九十九針的時候,他回頭看了看胡臻,說道:“真是抱歉,我都忘了雷火針要有氣功底,回頭我把五禽戲和六字訣的要領寫出來,大家都跟著學吧。”

    說罷,他甩了甩衣袖,開始運起氣功,給大爺找癥結所在。

    找到之后,方毅將大爺扶起呈打坐姿勢,然后將九十九針給拔掉,低喝一聲一針刺在大爺的百會穴上。

    大爺哇的一聲吐出一口淤血,然后就清醒了過來,不過就是還有點虛弱。

    方毅點了點頭,然后讓在場的醫生們送他去醫院。

    看到方毅神一樣的治療手段后,大家都激動得全身顫抖,尤其是那些醫生更加是難以控制自己。這種像是拍電影一樣的神技居然能在現實中看到實在太爽了。

    不對,最重要的是還能見到方毅的本尊。很多人都以為方毅是云游四方不再回來的了。

    面對大家的那種過分熱情,方毅明顯不是很習慣,拉著妻兒上了胡臻的車子之后,他才松了口氣,說道:“這些年來你們是把我神化都什么程度了?這要別人不知道,以為我是白蓮教的頭兒呢。”

    胡臻苦笑一聲,說道:“這么多年了,你可總算舍得回來了,怎么?回來是繼任盟主嗎?爺爺真的年邁了,這職務還真的是非你不可。”

    方毅掏了掏耳朵,說道:“別啊,老師不行你來不就得了?”

    胡臻搖頭道:“還好意思說,這事你要負責,你當年急著走根本沒留下氣功訣,搞得神針沒有得繼承,聯盟里的人才精英根本就是青黃不接,你怎么也得做樣子當個五年盟主,否則我就讓人鎖城了。”

    方毅眉毛挑了挑,只指了指胡臻,說道:“你這根本就是在綁架!”

    “隨你怎么說,我覺得大家都贊成!”胡臻一踩剎車,車子剛好就停在了聯盟大門前。

    方毅剛一下車,就被面前的場景給嚇倒。

    大家居然都拉著橫幅接待自己,而且人群之中還有一張張自己熟悉的臉。

    方鴻儒笑著走上前,摸了摸方浩的小臉蛋,看著方毅,說道:“總算肯回來了?聯盟是因你而起的,你是責無旁貸了。”

    方毅愣了愣,說道:“爺爺,你誤會了,我回來不是要當盟主啊。”

    童蕾和李素心等人急了,就上前說道:“你不回來當盟主你回來干嘛?還故意選個集中會議的日子來你是幾個意思?”

    方毅愣了愣,說道:“今天是會議?我真不知道,我回來就是給孩子上個戶口報個學校而已啊。”

    大家都被方毅給雷倒了,這小子這么多年咋就一點都沒有變過?真是給氣死了。

    小方浩咯咯地笑了笑,舉手說道:“盟主是什么能吃嗎?”

    方毅回頭瞥了小方浩一眼,說道:“盟主不好吃,盟主很苦的。”

    “苦口良藥,那一定是好東西。”

    “小子,那不是藥,那是麻煩。”

    “媽媽說不怕麻煩積極進取才是好孩子。”

    “你媽媽忽悠你。”

    “我媽才不會忽悠我,你才忽悠我!”

    “……”方毅真是無言了,這臭小子嘴太刁了。

    方鴻儒忍俊不禁,慈愛地看著小方浩,說道:“浩兒啊,告訴太爺爺,你是不是喜歡當醫生?”

    方浩想了想,把手指伸進嘴巴里,說道:“當了醫生能不能當盟主?”

    “能啊,你比你爹要中用和長進,你當然能當。”方鴻儒瞥了方毅一眼,看著方浩慈愛地說道。

    “好啊好啊,我現在是醫生了,明天我就是盟主!”方浩拍了拍手掌,然后戳了戳方毅的肩膀,說道:“爸,快叫盟主!”

    童言率真,引得哄堂大笑。

    方毅氣得臉紅耳赤,擼起衣袖,指著小方浩說道:“本草綱目都還沒背得出來敢讓老子叫你盟主?你屁股癢了是不?”

    啪!

    方鴻儒一巴掌拍在方毅的腦勺上,說道:“敢欺負我曾孫我打死你!”

    方毅摸著發疼的腦袋,滿臉委屈地剛要說點什么,胡臻就突然走了出來,說道:“師兄,花城醫院急電,有患者昏迷不醒,需要我們救治,我問過狀況了,非你不可!”

    方毅愣了愣,轉身拿回針盒,點頭說道:“走,去救人!”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