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我在游戲里修了個仙 > 第48章 知識就是力量
    雖說老人的經歷有些悲慘,可蕭挽風總有一種在聽故事的感覺,完全找不到共鳴的點。

    老人緩了口氣,繼續說道:“雖說師妹逃出了天劍派,可顧長生并沒有放過她,師妹有沒有被找到沒人知道,可顧長生回道天劍派以后,專程找到師尊,說道,‘她以為死了就能逃脫我的手掌心嗎?嘿嘿,你女兒還不錯。’師尊悲痛欲絕,可想到我,只得忍辱負重活下去。”

    “畜生!”蕭挽風罵了一句,“您繼續。”

    老人點了點頭,

    “回到宗門之后,我得知此事,血怒攻心,不顧師尊勸阻,直奔宗門大殿,欲找宗主理論。現在想想我是多么的可笑,一個不滿三十的金丹期和一個三十多歲才突破筑基的人,宗門的選擇可想而知。”

    “咽不下這口氣的我,提出了挑戰顧長生,此挑戰一經傳出,整個天劍派無不笑話我不自量力,宗門見事情已不可挽回,也沒有阻攔,在他們看來,筑基挑戰金丹,無異于戰死。”

    “然而事情的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我以筑基初期戰金丹初期,雙雙重傷,轟動了整個九州。天劍派陷入了兩難之中,一些人覺得既然事已不可挽回,不如將我也殺了,另一派卻覺得顧長生此人心術不正,雖說天賦絕佳,卻難堪大任。”

    “正所謂人以類聚,物以群分,支持顧長生之人大多心術不正,這些人開始了對我的暗殺,強勢有了些好轉的我只好帶著師尊逃出了天劍派,如此更是讓顧長生一派肆無忌憚的追殺。”

    “師尊怕連累于我,不久便自殺了,我有些心灰意冷,想著隨師尊師妹去了吧,可我卻放不下仇恨。我用了十五年的時間,達到了筑基后期,此時不管我怎么努力,卻是沒有一絲結丹的跡象,師妹的音容笑貌每日在我腦中盤旋,我再也等不下去了。”

    “十五年,對于整個修仙界來說并不長,我知道此時天劍派已經將我列入叛徒名單,一個人去挑戰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通告整個冀州,我將以筑基后期挑戰天劍派顧長生。此時的顧長生已經是金丹初期,可他卻怕了,當初我們相距一個大境界之時,我就可以和他兩敗俱傷,如今距離反而縮小了,他不敢應戰,天劍派對外宣稱,顧長生已經閉死關,無法應戰。”

    “作為冀州的霸主宗派,哪怕不應戰,也沒人敢說什么,對此我也無能為力,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我對天劍派的弟子出手,他們會不會讓顧長生出來應戰,可那畢竟是我曾經的宗門,我下不去手。”

    “我的戰斗能力也讓天劍派害怕了,他們不斷派人追殺我,整整追殺了我五十年,這五十年時間,就連追殺我的人都突破了,然而我依然還是筑基期,他們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放棄了對我的追殺,之后,五行廢體的傳言傳遍整個八州。”

    “在我一百五十歲那年,我終于找到了一些原因,廢的不是我們的體質,而是這個世界的能量等級不夠,當靈氣被分解成五行靈氣之后,濃度太低,只能勉強讓我們修煉,根本不足以支撐我們突破。可我到哪里去尋找比靈氣更高級的能量?”

    “這可笑的老天,給了我們無敵的體質,卻又讓我們不能修煉。筑基期的壽限最多不過兩百年,年輕時受傷不少,留下一些暗傷,感到大限將至的我開始修建這座大殿。”

    “年輕人,謝謝你聽完我的故事。我將我的畢生修煉心得都留在了這里,還有我的五行內丹,在我內丹的幫助下,你應該可以突破到金丹期,希望你能找到之后的路。”

    “呃,你不讓我幫你報仇嗎?”蕭挽風疑惑的問道,這只送好處不給任務的嗎?

    “這是屬于我的仇恨,屬于我的路,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希望有朝一日,你能踏上修仙界的巔峰,向世人證明五行體不是廢體!”

    老人的靈體漸漸消散,似乎他的仇恨也伴隨著他的消散而逝去,可蕭挽風卻覺得,這個仇自己有機會還是要報了的。

    其實這些修煉心得對于蕭挽風而言并不重要,他有自帶的外掛,重要的是這顆五行內丹。

    “唉,這么多年你怎么就沒想到呢,五行內丹其實就是金丹的雛形啊,你給它挪個窩不就好了……”看著手里的盒子,蕭挽風感嘆道,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果然不是空談!

    這玩意兒可是個好東西,五行體之所以能在筑基戰金丹就是因為有他的存在,五行體這種逆天體質,本就不該出現在下界,因為他是-先天金丹!別看那老頭兒能筑基干金丹,真到了金丹他也不可能是元嬰的對手,這是人與仙的差距。

    原本蕭挽風是打算練個丹,先激活自己的五行內丹,順便看看能不能將其提升下,變成極致的五行體。如今這多了顆內丹也算是解決了他修煉的燃眉之急,有了這玩意兒,哪怕靈氣不太夠用,應該也有希望能在半年之內筑基。

    作為陣眼的五行內丹被收了,陣法自然也就破了,蕭挽風走出大殿,隨手將盒子扔給了莫雨,示意其收起來。

    “大柱啊,你聽過顧長生這個人嗎?”

    “聽過啊,天劍派的宗主嘛。”

    “沒了?”

    “沒了啊,我又不是冀州的人,我怎么知道其他的。”

    蕭挽風覺得,自己似乎有些錯估計了九州的大小,自己總是下意識的以雍州的大小來猜測其他八州,以金丹期的飛行速度,最多一日時間便可繞一圈,可聽于大柱的語氣,不同州之間的事情不知道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而這貨之前絕對不止金丹期,可卻是一副沒有去過其他州的語氣,蕭挽風難以想象,外界的一州之地到底有多大。

    “此行多謝林閣主,里面并非是和袁天罡有關之事,具體的我也不便相告,但對我確實有些幫助。另外,麻煩幫我轉告兩位前輩,半年之后,我會趕到。”蕭挽風抱拳道。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