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我在游戲里修了個仙 > 第47章 往事
    蕭挽風咬了咬牙,四處找了找,并沒有發現什么尖銳之物。

    身后的林白軒善解人意的將其佩劍遞上。

    “多謝。”蕭挽風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他可不是什么流點血不算什么的練武之人,他很怕疼,作為一個新時代的,一個思想樂觀的人,他沒有自殘的愛好,要自己割自己還真有點下不了手。

    試探了半天,只好將劍扔給莫雨,“你來!”

    莫雨可不含糊,二話不說直接在其伸出的手指上割了一道口子,鮮血順著傷口流出,滴落在于大柱所說的位置。

    “怎么沒反應啊?”蕭挽風有些郁悶的說道,血都流了半天,傷口也漸漸凝結,這門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一滴精血的量又豈是你這么點兒普通血液能相比的,劍給我!”

    莫雨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劍給了他。

    “你想干嘛?”蕭挽風有些驚恐。

    “給你放點兒血!”

    蕭挽風突然發現自己似乎動不了了,于大柱用靈力將他束縛住了。

    拿劍的于大柱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殺了他,只要殺了這個連接所有事情的核心,這個局是否就破了?

    最終于大柱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就算局真的破了,自己也是必死無疑,局不局的又有什么關系,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見其神情緩和了下來,蕭挽風也松了口氣,劍是他示意莫雨給的,之前感覺這貨有些不對勁,于是有些試探的意思。

    于大柱一劍劃開蕭挽風的手腕,鮮血仿佛開了閘一樣瘋狂流出。

    蕭挽風感覺自己快暈了,自己不會成為第一個因失血過多而死的穿越者吧?

    終于,大殿開始震動,殿門緩緩的打開了一條縫,莫雨等人還沒反應過來,蕭挽風瞬間被吸入其中,大門再次緊閉。

    “你大爺的,先給我止血啊!!”隱約間似乎聽到了蕭挽風的聲音。

    于大柱聳了聳肩,暗道,這要是失血過多而死可就不關我的事了。

    “有人嗎?能不能先幫我止血啊!”蕭挽風有些欲哭無淚,那貨直接割開了他的動脈,想著身邊有倆筑基期的人,隨手便可用靈力將血止住,蕭挽風也沒有在意,誰知道這坑爹的大殿直接把他拉進來了,他感覺自己快暈過去了。

    蕭挽風迷迷糊糊之間,似乎聽到了一個有些尷尬的聲音,“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忘了五行體可能不能修煉的問題。”

    門外,于大柱盤膝而坐,“安心等著吧,他沒那么容易死的。”

    不知過了多久,蕭挽風緩緩的醒了過來,揉了揉有些發暈的腦袋。

    “你醒了。”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你是誰?”蕭挽風下意識的問道。

    “我?我和你一樣,也是五行體,也不知道是我們的幸運還是不幸。”那聲音嘆了口氣。

    “你能不能出來說話,你這樣我很累啊。”

    “我就在你面前啊,差點忘了,我只是靈體,凡人看不清。”

    蕭挽風突然感覺腦袋變得清醒起來,眼前出現了一個白發飄飄的老人,倒是有些仙風道骨的模樣,只是有些太過蒼老,原本黑暗的大殿也變得清晰了。

    “你是五行體?你不是死了嗎?袁天罡呢?”

    “什么袁天罡?”

    蕭挽風又迷糊了,這不是袁天罡留下的大殿嗎?還讓凌雪閣守了百年,里面怎么冒出個五行體。

    “哦,沒事,我失血過多,有點頭暈,您接著說。”既然對方留下這個大殿,應該是有事想說的。

    “老夫名周凌,出生于冀州商賈世家,自幼向往修仙,于十歲那年拜入冀州第一宗派-天劍派。”老人開始說起了生平,蕭挽風也不急,就當聽故事了,等故事說完了總得給點好處不是,不然還不如寫本自傳呢。

    “五行體,一種九州從未出現過的體質,初時老夫隨同門師兄一起修煉,因為我五行俱全,吸收靈力速度遠超于同門,進境頗快,而且戰斗力遠超同階,于是我得到了宗門的重點培養。”老人臉上有一絲緬懷的神色。

    “練氣分九層,打通連接體內108穴竅便可筑基,可我卻不同,我只花了五年時間便打通108穴竅,可卻遲遲不能筑基,宗門長輩也找不到原因,我只能繼續修煉。”

    “就這樣,十年過去了,曾經的師兄弟們都已經筑基成功,有些天賦絕佳的甚至面臨結丹,可老夫還在練氣巔峰,不,那只是他們的巔峰,卻不是我們五行體的巔峰。”

    “經過十年的試探,尋找,老夫總算明白了為何不能筑基,五行體的主要穴竅多達360處,想要筑基,至少需要找到這360處穴竅,并且填滿它。”

    “甚至,老夫懷疑這還不是五行體的極限,這只是五行體筑基的基本條件罷了,可此時宗門已經開始放棄我了,我只能自己去尋找修煉資源。”

    蕭挽風點了點頭,能憑著自己找出來,這老頭兒還是有點東西的。

    “沒有了宗門的支持,我花了整整十年才填滿剩下的穴竅,終于在我三十五歲那年筑基成功。”

    “我興奮的回到了天劍派,想將這個消息告訴我的師尊和師妹。”

    得,又是個狗血劇情,不出意外那個師妹跟別人跑了,蕭挽風心道。

    “可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師妹她已經死了,三年前就死了,師尊也被廢了,曾經的外門長老如今卻淪落到雜役的地步。”

    “我找到了師尊,師尊告訴我,五年前師弟顧長生突破金丹,不到三十歲的金丹,轟動了整個天劍派,天劍派將其破格提升為長老。顧長生此人一直愛慕著師妹,可我與師妹早已私定終身,師尊也是默許了此事。”

    “顧長生突破金丹之時便向師門求親,一邊是天才長老,另一方只是一個外門長老之女,宗門的選擇顯而易見,師妹抵死不從,逃出天劍派。”

    “師尊被宗門以監管不嚴之罪廢除修為,原本是要將他趕出宗門,可顧長生竟讓師尊去做雜役。”老人說到這里,情緒有些激動。

    “您老冷靜冷靜,要不歇歇?”蕭挽風安慰道,這故事還沒聽完,好處還沒給,要是突然被氣死了那才尷尬。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