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王爺你作弊 > 第111章提審
    奉泉府的牢房最角落里,一身囚衣的中年男子閉目面向著一面墻,整個人的氣質和這大牢格格不入,他好似也對自己身處的地方毫不在意。

    一名獄卒打開了牢房門,有些不耐煩的道:“出來吧,韓大人提審。”

    曾榮一臉平靜的轉過身,睜開眼看了一眼獄卒,薄唇微動,但并未出聲,邁步隨著獄卒走出了牢房。

    路過其他幾間牢房時,幾名同樣身著囚衣的犯人紛紛走上前來。

    “曾大人,您要救救我們啊!”許培倉向牢房外的曾榮伸了伸手,目光中透著急切和懇求。

    對于死亡,每個人都擁有著天生的恐懼,在這牢房之中待得越久,便愈發覺得死亡逐漸臨近,即便是許培倉如今已經年過四旬,可依舊逃脫不了這恐懼。

    曾榮臉色依舊十分平靜,微微抬眼看了一眼許培倉。

    獄卒嗤笑一聲,冷嘲熱諷道:“他現在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怎么救你,簡直是癡心妄想。”

    許培倉面色微微一變,心中頓時涼了半截。

    是啊,曾榮自己都和他們一樣身陷牢獄了,還怎么救他們?

    直到此時,許培倉才幡然醒悟,一開始被承諾的所有利益,隨著曾榮入獄,全都煙消云散,成了空口白話。

    “曾大人,您告訴我們,只要我們聽您的,您可以保我們一生榮華富貴的。”于士保同樣也坐不住,臉上帶著怒色。

    那種被人欺騙的感覺,時時刻刻都猶如一把巨錘一般,一下一下的敲擊著他的心頭,警醒著他,讓他既是疼痛萬分,又是悔不當初。

    曾榮微微一笑,笑容里帶著幾分輕松自得,仿佛對將要面對的任何事情,都毫無懼意。

    他緩緩道:“兩位大人要學會沉住氣,我們眾口一詞,諒那欽差大人也不能耐我們何,只要時間足夠,自會有人救我們出去。”

    還不待許培倉和于士保再多說,那名獄卒一扯曾榮身上的鐵鐐,呵斥道:“快走!”

    “你們身陷囹圄,我勸你們還是少耍花樣,韓大人明察秋毫,又有十一王爺從旁協助,韓大人既然將你們下了獄,你們就等著被定罪吧。”

    獄卒一邊拉著曾榮往前走,一邊喋喋不休。

    “小哥原來也是奉泉府差役吧?”曾榮看著走在前方的獄卒,微笑著問道。

    獄卒腳步一頓,回頭看了一眼曾榮,冷冷笑道:“當然,不過像我這種小吏,以前自然入不了您左少尹的眼。”

    “曾左少尹的名頭,以前咱們哥幾個也是如雷貫耳,只是曾大人自己也沒想到吧,有一日也會進來咱們奉泉府的牢房里頭嘗嘗鮮,讓哥幾個有機會招待招待您。”

    所謂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人一旦被打落神壇,總少不了那些落進下石的人。眼前的獄卒,便是如此。

    以前于他們而言,高高在上的左少尹,有朝一日竟也會落在他們手里。這不禁讓他們這些身份卑微的人,有了一絲絲的快感。

    曾榮被帶到了府衙公堂,公堂之上韓陶正襟危坐,江陵身姿筆直的立在公案旁,臉上滿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承蒙自家王爺倚重,他焉然已經成了王爺的代言人。

    堂下早已跪著一人,曾榮一眼認出,那是和他同僚數年的府丞顧堅。

    此時顧堅整個身子抖城了篩子,曾榮一到,便隱晦的朝他看去,眼神中滿是驚懼和無可奈何。

    韓陶冷冷的看著曾榮道:“堂下犯人,汝可知罪?”

    曾榮雖是雙腿跪地,身板卻繃得筆直,他臉色平淡的道:“下官無罪,請大人明察。”

    “大膽曾榮!”韓陶一拍驚堂木,猛地站了起來,怒指著曾榮,道:“你欺君罔上,包庇下屬官員,在奉泉府一手遮天,架空府尹職權,還說你無罪,那么怎樣才算有罪?”

    曾榮嘴角微壓,本欲說些什么,卻是忽然停頓下來,閉口不言,眼中閃爍著一抹難明的光芒。

    韓陶見此,眉頭微挑,冷冷道:“怎么?你無話可說了嗎?”

    曾榮神情自如,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大人若是非要給下官定罪,下官說什么都是徒勞,白白浪費口舌罷了。”

    韓陶冷笑,道:“倒是顯得你清高,不過和你同期為官的顧堅就沒你這么沉得住氣了,他早已將一切招供,本官勸你還是不要再做無畏的掙扎。”

    曾榮偏過頭,瞟了一眼顧堅,只見顧堅對上他的目光之后,將頭深深的埋了下去,絲毫不敢觸及他的視線,顧堅如此反應,正好印證了韓陶的話,曾榮臉色第一次有了些許變化,他微微皺起眉頭。

    顧堅此人,平日里對他唯唯諾諾,但也正好映襯出了他性子里的懦弱,此人不堪大用,他早已知曉。

    其實顧堅就是一把軟骨頭,他早知此人靠不住,好在以往只是讓他掩蓋一些表面上的事情,至于核心,顧堅可沒有資格參與。

    即便顧堅招供,那也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小罪,只要等那人出手相救,這些根本無需擔心。

    曾榮緩緩的吸了一口氣,按壓下自己心中方才的悸動,臉色再一次恢復如常。

    韓陶不由得對此人刮目相看,再怎么說,他身為右都御史,以前接觸過的犯人也不在少數,可卻從未見過像曾榮這樣淡然自若的犯人。

    這時,江陵忽然一笑,舉步走到了曾榮身邊,繞著他走了兩圈,似乎將他從上至下,從前至后的審視了幾番。

    片刻之后,江陵才開口道:“你是不是到現在都以為,你身后的那個人會想方設法救你?”

    江陵繼續道:“別忘了,我們王爺也是皇子。”

    “也是”二字,江陵咬得極重。

    曾榮雖面不改色,但瞳孔卻微微一縮。

    “王爺早就料到,你會自持無罪,所以王爺便托了我,給你帶來一句話。”江陵頓了頓,繼續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江中有什么,王爺會查明,到時即便你有百張口,也不可能再為你自己辯罪,你身后的那個人,也別想置身事外。”

    ()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