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末世御獸師系統 > 第三十二章 真相
    “嘩啦”,聽了這話,林飛再也裝不下去了,飛快的拔出藏在腰間的匕首,一把抓住喬老漢的手腕,將他扯了過來,猛地勒住他的脖子,用匕首抵住,見狀,江宇也趕緊掏出開、山、刀,制服了喬三。

    “你……你們干什么,我們父子倆如此招待你們,現在你們難道要恩將仇報嗎!”那喬老漢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

    “哼!你以為我們是聾子嗎?沒有聽見你剛剛都說了什么嗎?用人肉來招待我們,還真是熱情啊!混蛋!”,林飛大罵著,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哈哈哈,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么我也不多說什么了,可是那肉你們既然已經吃了,那我們就是同道中人了,你有什么資格說我!”那喬老漢總算撕去了畫皮,癲狂的大喊。

    “呵,睜大你的眼睛看好了!”林飛說著,把那個背包摔在地上,里面的‘肉’灑落出來,“你這個老東西,事到如今,事情敗露,還想拉我們下水,呵!算盤打的真響亮啊!”,林飛憤憤的說著,不知不覺間,爆好幾句粗口。

    林飛現在火冒三丈,原本,他就發現了一些端倪:在這末世中,人人自危,互相防備,已成常態,可這喬老漢見到有陌生人來到自己地盤,不僅毫不提防,反而熱情的邀請林飛等人去做客,這本就反常。

    起初林飛并沒有在意,只當是這喬老漢熱情好客,心地善良,于是,后來林飛故意問到,這么大的房子只住了他們兩個人,喬老漢解釋說,由于不是播種期,農夫們都放假了,這更是無稽之談。

    如此之大的農場,就算不是播種期,也要留下大量的農夫來打理和看管,可喬老漢卻說,只留下了他們兩個人,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在看那大門上星星點點的‘銹跡’,嗅覺靈敏的黑子早就聞出,那是血跡,結合以上這些,林飛猜測,這喬老漢父子,應該是個‘黑店’,在飯菜里下藥,專門搶劫過路的幸存者。

    可是沒想到,真相遠遠比林飛猜測的還要可怕:這喬老漢父子居然把人如同畜牲般關押起來,當成口糧宰殺吃掉,若不是鄭方行出言提醒,再加上喬老漢自己的話,林飛還真的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你這個人渣,虧我還跟飛哥說你是個好人,沒想到居然是這樣,呸!”江宇總算回過神來,想想自己之前還饞的口水直流,不禁一陣惡心,對著喬老漢破口大罵。

    “還有你!跟你爹同流合污,也不是個好東西”,江宇罵完了喬老漢還不解氣,對著被自己勒住脖子的喬三,又是一通臭罵。

    至于若雪和小蝶兩個女孩子,更是難以接受這種事情,臉色蒼白,跑到角落里,一個勁兒的干嘔。

    “好了,江宇,你先別罵了,想出氣回頭有的是機會,現在先說正事”,看到江宇罵的起勁,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林飛趕緊出言打斷。

    “哼!飛哥發話,我就暫時放你一馬,你給我等著!”江宇惡狠狠的瞪著喬三,嘴里依然罵罵咧咧。

    “喬老漢,我問你,你剛剛說要把我們拖到后面關起來,關人的地方在哪里,還有活人嗎?”,林飛出聲問到。

    “呵,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就算我說出來,你也不見得會放過我吧?”那喬老漢一副滾刀肉的嘴臉。

    “不錯,你說的很對,你犯下的罪行不可饒恕,就算你說出來,也一樣會死,可是死和死是有區別的,是死的毫無痛苦,還是受盡折磨再死,這就看你的選擇了”,林飛冷笑著,手上加大了一點力道,鋒利的匕首劃破了喬老漢的脖頸,一道血線滲了出來。

    喬老漢的臉色蒼白,冷汗流了下來,“呦,害怕了?剛剛不是挺硬氣的嗎,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這么痛快的”,“江宇,把他拖出去,給他點教訓”,林飛看這喬老漢一點也不‘配合’,決定讓江宇教訓教訓他。

    “好嘞,飛哥,就等你這話了,給我過來吧老東西!”,江宇罵著,把喬三交給林飛看管,然后把喬老漢拖出了門外。

    陣陣慘叫過后,江宇拖著渾身是血的喬老漢走了進來,“飛哥,這家伙現在什么都愿意說了,你問吧”,江宇似乎是解了氣,語氣有一絲喜悅。

    “好了,說說吧,你們關人的地方在哪?”,林飛問到,“嘶,就……就在屋后的地窖里”,或許是江宇‘教訓’的狠了,喬老漢說話有些斷斷續續,時不時夾雜著幾聲痛呼。

    “起來,帶我們過去”,林飛一把提起喬老漢,揪住他的脖領子,讓他在前面引路,“就……就是這里”,喬老漢指著屋后的一塊地磚,說到。

    林飛掏出匕首,小心翼翼的撬開地磚,底下露出一個鐵蓋子,上面掛著一個大大的鎖頭。

    “鑰匙呢?趕緊拿出來”,林飛今天算是好好的當了一回“壞人”,一言不合就出聲喝罵,“鑰匙在這……在這呢”,喬老漢聞言趕緊從口袋里摸出一把鑰匙。

    “咣當”,鎖頭應聲而開,林飛一把拉開鐵蓋子,一股惡臭直沖鼻腔,林飛皺了皺眉頭,確認了底下沒有什么機關埋伏之類的,林飛踩著梯子,來到地窖里面。

    地窖里面鋪滿了稻草,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躺在角落,旁邊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坐在他身邊,眼中滿是關切,二人都被繩子捆的結結實實,

    “你們要吃就吃我,放了我兒子”,見到林飛走開,那中年人猛然彈起了身子,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到。

    “哈,這位大叔,你放心,我們不會吃你,更不會吃你兒子,我們跟這老東西不是一伙兒的”,林飛說著,解開了二人身上的繩子,把喬老漢揪到前面,對著這中年人說到。

    “哦?”看到面前被林飛制住的喬老漢,那中年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看了好一會,這才敢確定。

    “果然,果然是這個畜牲,禽獸不如的東西”,那中年人說著,氣的直哆嗦,掄圓了胳膊,狠狠的抽了喬老漢一巴掌。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