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降魔風云傳 > 第二十一章 青山城
    “嘎吱”一聲,厚重的瑤光門緩緩打開,一行數十人很快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一位六十出頭的老者人,一馬當先的走在最前面,此人看上去相當干練,沒有其他老年人該有的大肚子,穿著異常的樸素,一身灰色的長袍與腰間黑色的的腰帶,搭配的非常自然!

    “觀海兄,百忙之中,光臨寒舍,真是讓我這青山城蓬蓽生輝啊。”說話的正是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也是這青山城的城主歐陽山河。

    “歐陽城主,莫要妄自菲薄,你這青山城可是世間的八大城池之一,你這要是寒舍,我鑄劍山莊可就無地自容了。”李觀海從馬車上下來,來到歐陽山河的跟前,雙手抱拳,滿面春風的回應道。

    “觀海兄,說笑了,多年不見,風采依舊啊。”歐陽山河并沒有在在這個問題過多的糾纏,轉而對著白衣女子說道:“這位是…”

    還沒等歐陽山河說完,李觀海趕忙將話接了過去,道:“歐陽城主,就是心急啊,這是我鑄劍山莊的大小姐,上官明月。”

    白衣女子立即上前,向歐陽山河躬身行禮,很有禮數說道:“明月見過歐陽城主。”

    歐陽山河,捋了捋胡子,瞬間放聲大笑,道:“早就聽聞上官莊主,一雙兒女天生麗質,今日一見,果然人如其名!”

    李觀海見上官明月一時不知所措,便將話題接了過去,說道:“城主大人,難道,不請我去你的城主府坐坐。”

    “瞧我這記性,光顧敘舊了,把這事給忘了,觀海兄,請。”歐陽山河身子往邊上一移,右手向前一伸,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鑄劍山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開進了青山城。

    “城主大人有令,今日有貴客光臨,城門從即刻起開啟。”城樓守衛嚴肅的聲音,傳進瑤光門下,每一個人的耳中。

    城門下的眾人議論紛紛:還是鑄劍山莊有面子,托鑄劍山莊的福,可以提前進城了。

    進入到青山城內,莫云被青山城宏大的氣勢完全折服,雖說心里早有準備,但身臨其境之后,還被震撼了,青山城內共有八縱八橫十六條主街道,每條街道都有十丈寬,搭配街道兩側從出不窮的亭臺樓閣,勾勒出青山城的全貌,舉目望去,每一條街上,人群川流不息,各種生意、吆喝,層出不窮,繁華、熱鬧,這才是世間八大城該有的風貌!

    莫云玄雪二人,現在身處整個青山城最奢華的大街上,此條街上不但坐落著城主府,還有諸多的商鋪、酒家林立,街上的行人更是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二人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的人和如此氣派的建筑,像進大觀園一樣,新奇、好奇,完全看花了眼。

    “抓小偷了,抓小偷了,大家快幫我抓住他!”莫云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去,只見,不遠處的一個客棧內一前一后跑出兩個身影,在大街相互追逐,前面跑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還有許多的補丁,頭發相當的凌亂!后面追的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壯年,肥頭大耳、大腹便便,全身上下,金光閃閃的飾品,異常的耀眼,可謂是相當的土豪。

    隨著這二人到來,大街上頓時雞飛狗跳,好不熱鬧。

    “站住、站住,給我站住。”肥頭大耳的土豪邊跑邊喊:“誰能幫我抓住前面的小兔崽子,大爺賞金十兩。”

    此話一出,頓時炸開了鍋,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不大一會兒的功夫,在幾個彪形大漢的協助,十五六歲的少年便被輕易的制服了。

    肥頭大耳的土豪喘著粗氣,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小兔崽子,怎么不跑了,敢在本大爺身上動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死肥豬,憑什么抓我,有錢就了不起啊,小爺身正不怕影子斜,識趣的就趕快放了我。”少年不斷的掙扎,同時反駁道。

    肥頭大耳的土豪聽聞少年此話,頓時將金腰帶往上提了提,肚子上的肥肉立即縮小了不少,上前一步對著少年說道;“憑什么抓你,就憑你偷了本大爺的東西。”說完肥嘟嘟的大手向前一伸,從少年脖子上拽下一個亮晶晶的東西,并高高的舉起,對著圍觀的眾人說道:“諸位請看,這是我家傳之物,剛才一時大意,被這個小東西順走了。”

    眾人此時才看清,這個亮晶晶的東西是一枚玉質的吊墜,晶瑩剔透,雖說不出是什么材質,但一看就不是凡品,再看少年的穿著打扮,根本不可能會擁有此物,因此大部分人相信肥頭大耳土豪所說的話,紛紛予以譴責。

    少年還想進行辯駁,可根本就沒有機會,在肥頭大耳的土豪授意下,幾個壯漢迅速將少年圍住,一時間,拳腳聲伴隨著少年哀叫聲四起。

    “好了,好了,看在他還是未成年的份上,姑且算了吧。”肥頭大耳的土豪示意眾人停手,再打下去,恐怕真的要出人命!

    幾個壯漢意猶未盡的停止了手中的動作,眼神貪婪的渴望著,自然沒能逃過土豪的法眼,只聽土豪說道:“走,哥幾個,辛苦了,錢爺我做東,好好的犒勞三位好漢!”

    三人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后,跟著土豪揚長而去。

    看熱鬧的眾人,雖對少年渾身上下血淋林的傷口十分同情,可轉念一想,少年的所作所為,也就舒坦多了,紛紛散去,其中不乏有人還在碎碎叨叨的說個不停,無非就是一些咎由自取之類的話。

    大街上再次恢復了往常的模樣,就跟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只是地上多了一個渾身血跡斑斑的少年罷了。

    大街上,發生的這一小段插曲,作為旁觀者,莫云和玄雪自然在眼里,從一開始隨波逐流,到慢慢的迷惑,最后是憤怒和同情,但更多的還是無奈。

    待一切,歸于平靜之后,莫云來到少年近前,伸出雙手,將少年從冰冷的地上扶起,關心的說道:“你還好吧。”

    少年用右手拍了幾下自己的胸膛,順了順氣,說道:“我們認識?”

    莫云看著警惕性極高的少年,解釋道:“初次相見,我叫莫云,來自無極山脈西南的莫家村,后面的是我妹妹,剛才的事,我都看見了,那個玉墜確實是你的。”

    聽到莫云如此誠懇的話語,少年的警惕心放下了不少:“你是怎么知道那個玉墜是我的,那么多人都沒有看到,難道都是瞎子嗎。”

    “我妹妹天生眼睛好,能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東西。”莫云順手指了指身后的玄雪。

    原來,當肥頭大耳的土豪將玉墜從少年脖子上拽下來的時候,玄雪就被玉墜深深的吸引,于是便用額頭處第三只眼暗中觀察,發現此玉墜不是普通的玉墜,里面蘊含了及其豐富的土元力,同時還散發著與少年相同的氣息,必定是長時間與少年接觸才會有如此的結果,正所謂玉養人,人也養玉。反觀肥頭大耳的土豪,雖然修為已達到的了二重天的境界,但所修的元力乃是金元力,且全身散發著銅臭味,與玉墜的氣息格格不入。因此,玄雪判斷玉墜一定是少年之物。

    玄雪將所得的結論說于莫云,并要站出來力挺少年,但被莫云及時的制止,并向玄雪小聲的解釋道:“不要輕舉妄動,他們修為最低的也是二重天的境界,你我能力有限,上去也是徒勞,需從長計議。”這才有了莫云與少年剛才的對話。

    少年看到莫云身后的玄雪后,一時間愣在那里,玄雪那空靈的氣質,不管身在何處,都是與眾不同的存!

    莫云輕咳一聲,將少年拉回現實。

    少年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憨笑道:“我叫姜雨,今年十三歲,自幼在青山城長大。”

    “你好,姜雨,相互報完姓名,咱們就算認識了。”莫云再次伸出右手,向姜雨示好,姜雨也將自己的右手伸出,兩只小手就那樣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青山城的正中央有一座七層高建筑,十分的雄偉壯觀,四周還有許多兩到三層的閣樓環抱,作為城主府,平時此處就異常熱鬧,今天更是盛況空前,為了迎接鑄劍山莊一行人,歐陽山河可以說是做足了面子,不僅將全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請了過來,還聘請了馬戲班過來表演,舞獅、高蹺、劃旱船應有盡有,這個場面,將原本熱鬧的場面,出了一句讓眾人震驚的話。

    眾人完全不理解,李觀海費勁周章,僅僅是為了讓上官明月拜入七星觀門下,眾所周知,七星觀招收弟子的門檻是四大宗門里最低的,只要修為到達一重天的境界,就能入門,且不論出身,為何李觀海會親自前來,難不成還有著別樣的圖謀!

    歐陽山河,神色如常,稍作考慮后,鎮定的說道:“觀海兄,上官小姐拜師入門之事,就交予在下吧,我一定盡力而為。”

    還沒等李觀海開口,上官明月連忙起身,對歐陽山河說道:“多謝歐陽世伯成全,明月謹記于心!”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