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奇跡與奇跡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新的流派
    隨著暗黑魔劍裝備粉碎,整個現場陷入了一片寂靜,等到他離場后,現場突然爆出了一片難以想象的熱潮,掌聲歡呼聲,迅速蔓延開來,整個會館內,掌聲連成了一大片。

    顛覆戰隊的粉絲可沒有這么多,甚至現場還有不少黑粉的存在。但是,在現場無論是喜歡那支隊伍,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喜歡這款游戲。愛憎分明的奇跡玩家面對姜毅如此精彩的表現,根本就沒有理由無視。姜毅這是開創了一個新的流派,是給他們展現出了一種以前從未有過的打法。

    這種新打法,這種讓無數喜歡劍客這個職業的玩家感到熱血沸騰的超高速秋風蕭瑟,完全配得上這樣的掌聲。

    “他終于開始踏出自己的劍道了。”關朝海突然開口道。

    “他一直都在摸索,從未停止過,只是這一刻,他終于破繭為蝶了。”凌夢瑤低聲道。

    裝備破壞,若是只是一次出現,那么可以說是偶然,但是在姜毅手中,已經接連出現兩次了,這就不得不引起大家的注意了。一次是偶然,兩次難道還是偶然,那么會不會有第三次?

    不得不說,玩家的想象力都很豐富,他們都齊刷刷地看向蔚藍戰隊,想要知道對方下一個出場的選手是誰,會不會給姜毅這再一次展現出裝備破壞的技術。

    若是這一次還完成了,那么無一例外,將會有一個新的流派誕生,而且是一個邪道流派,姜毅作為這個邪道的鼻祖,絕對會寫進奇跡的歷史之中。

    “咳咳咳……相信大家還沒有從剛剛的裝備破壞中回過神來,現在讓我們在一起回顧一下剛剛的畫面。”導播已經開始和解說溝通,并且迫不及待地再一次慢放了剛剛的畫面。

    這一次,他們看到的是來自姜毅的視角,先前是從第三者的角度看,看不出什么端倪來,但是現在換做姜毅的視角,就算是一般的玩家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就看到,姜毅的目光始終盯著暗黑魔劍手中的那把長劍,秋風蕭瑟的刺擊也全都他有意控制,讓其大多數都落在長劍劍身之上,一兩次的碰撞還好,但是1秒差不多26次的碰撞,最后對方的武器承受不住了,裂開了第一道缺口。隨后就看到姜毅的秋風蕭瑟速度再次提升,達到了一秒30次左右的刺擊,進一步擴大對方武器上的缺口。

    觀眾粗略地數了一下,總共用了差不多100次左右的刺擊,才將對方的耐久度耗盡。至于有沒有什么位置要求,他們是看不出來的,換做職業戰隊的人來也一樣看不出來,根本就不可能看出來。姜毅完成100連擊,總共用了2.5秒左右,光是這個手速,就讓許多喜歡看那些手速狂人的玩家對姜毅產生了一種敬畏。

    “原來是這樣……”解說到底還是專業了一些,又看了一遍后,他大致明白了一些完成這個技巧的關鍵。

    “換在平常,裝備破壞其實就是比拼兩把武器的耐久度和鋒利度,但是今日顛覆隊長讓我們看到了另外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通過技巧,在雙方武器比拼耐久的時候減少自身武器的耐久損失并提升對對方武器的耐久破壞。這種技巧,是整個奇跡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今日只靠一段回放,也無法讓人確定這位選手已經掌握了這種超高端技巧。”

    “若是他真的掌握了這個高端技巧的話,那么他將開創一個新的流派,一個劍客的全新時代將在他手中開始,讓我們一起記住這位選手的名字,姜毅!現在的掌聲他確實當之無愧,不過很遺憾,這只是一場擂臺賽,他還要進行下去,不能現在出來聽到這份掌聲,不過不要緊,未來的路還很長,我相信他一定會給我們展現出更加不可思議的技巧,讓我們期待他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再次展現出這種神奇的技巧。”

    解說對于姜毅來說那是毫不吝嗇自己的夸獎詞匯,主要是因為姜毅展現出來的神奇的裝備破壞技巧,這種開創一個新的流派的人物,當得起他一個解說的稱贊,也當得起這現場的掌聲。他現在越來越期待姜毅在接下來比賽中的表現了,剛剛的回放已經確定他已經摸索到了這個神奇技巧的邊緣,能否完全掌握,再次給他們展現出來,那還是相當值的期待的。

    第三場比賽開始,蔚藍戰隊的隊員一上場,就本能地對姜毅產生了畏懼心理。不在大大方方地出現在地圖中央,而是開始繞道,想要避開正面交手,從側面進行進攻。要知道,這第三位選手可是一位狂戰士,現在卻選擇刺客類的打法,可想而知,姜毅對他們造成的心理陰影有多大。

    姜毅卻好像沒有注意到他的入場一樣,依舊站在擊殺上一位選手的位置,若有所得地撫摸著手中的墨非。

    他這個反常的舉動,也讓所有人為他捏了把汗,解說也是一片不解,替他擔心著,他還想在看一次裝備破壞的場景。

    等了片刻,那個狂戰士還在蟄伏,姜毅卻像是等的有些不耐煩了,直接抬腳朝著狂戰士所在的區域走了過去,同時在公共頻道內打字道:“別偷偷摸摸的了,你是狂戰士,又不是忍者、影舞者什么的,像個戰士一樣站起來和我打!”

    對方自然不會理會,他開始挪動自己的位置,始終不愿意去和姜毅交手,這是真的怕了。

    “……你放心,我這次會輕點,不會弄壞你的裝備的。”姜毅無語,保證道。

    只是他的保證,并沒有幾個人相信,甚至觀眾都很期待在看到他破壞一件裝備。

    這一次聯盟給他們選擇的地圖是一個小鎮,先前姜毅他們都沒有利用小鎮內的建筑,直接在廣場上開戰,現在這個狂戰士就像打定主意不主動出手,在街道內晃動著,尋找著絕佳的出手機會,他是想要瞬間壓制住姜毅,然后直接把他按到死,絕對不讓他有施展前面裝備破壞的手段。

    “我真的保證,剛剛只是一個意外,沒想到那家伙的武器那么不僅碰,碰了幾下就壞了。”姜毅依舊漫無目的地行走著,一邊走一邊給對方發著信息。

    只是可惜對方根本就不理他,搞得他好像在唱獨角戲一樣,這也讓姜毅有些傷心了。

    觀眾從上帝視角,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個狂戰士正迂回在姜毅的四周,尋找著機會。這種就像是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樣的打法很不受歡迎,大家想看的是那種刀光劍影,拳拳到肉的比賽,而不是這種,捉迷藏一樣的比賽。所以?,場下的觀眾對蔚藍戰隊的人狂噴了起來,就是蔚藍戰隊的粉絲也低下了頭,不好開口。

    畏懼姜毅到了這樣的地步,確實有點丟臉。

    “哎!畏懼一個人到這種地步,就算是找到了好機會,也不可能取勝的,在心理方面他已經輸了。”解說也很不爽,他還想看姜毅再次破壞一件裝備呢,現在他恨不得上場,把那個扭扭捏捏的狂戰士丟到姜毅面前,直接開打。

    打成這樣,真的讓人懷疑玩這個狂戰士的人是不是一個刺客頂替的。

    “咦?我們的姜毅察覺到了什么么?回頭了!?穿云破空劍!!毫不猶豫,看來是早就已經等著對方了。”

    就在那個狂戰士繞到姜毅身后,認為這是一個好時機了,準備施展英勇飛躍過去的時候,姜毅卻突然轉身,一擊穿云破空劍直接施展開來,尖銳的破空聲傳來,他已經沖了出去。

    砰!

    這個狂戰士還是使用了英勇飛躍,不過不是進攻,而是逃跑,他居然在姜毅動手的時候直接跑了!?

    “我去,這家伙怎么跑了?還打不打啊!”

    “這樣的人也可以進入四強?我呸!”

    “膽小如鼠,真的是個廢物!”

    ……

    觀眾席上,瞬間有人噴了起來,他們要么是顛覆戰隊的支持者,要么是想要再看已經破壞裝備的藝術操作,等了這么久,對方居然直接跑了,能不生氣么?

    “……果然前面的裝備破壞,對蔚藍戰隊的隊員造成了相當大的心理負擔啊!”解說也是差點就罵出來,還好最后控制住了自己,只是話說出來,怎么都帶著一種諷刺的味道。

    “姜毅選手這是在做什么?把武器丟出去了?這貌似不能打斷英勇飛躍吧!”。

    就在所有人罵著那個狂戰士的時候,姜毅突然將白劍給拋投了出去,就看到一道白光直追著狂戰士而去,最后化作一道拋物線落在了狂戰士身前一米的位置。狂戰士扭頭看向那把纖細的白劍,居然有那么一瞬間他在考慮要不要把這把武器給摧毀了。

    但是還未等他拿出決定,姜毅的身影居然直接就沖了過來,如同一枚炮彈一樣,沖鋒向了那把白劍,手掌一握,借著慣性,抽出白劍,雙劍合并,同時一個大跨步,朝著對方一劍劈砍了過去,瞬息斬!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