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千穿歷凡劫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回歸仙界修煉忙13
    只是,兩女都知曉了天譴劫雷的妙用。

    小圓滿回轉的那一天,就給各自的夫君帶回了兩個小驚喜!

    兩人才出界珠仙閣,還不等云顏和夜天上前迎接。

    兩道赤紅色的天譴劫雷“咔擦咔擦”落下,精準無比的砸在了兩女身上。

    因著夜云嵐躲劫雷導致的嚴重后果,兩女都是直接閉眼,木頭樁子一樣站在原地不動。

    兩道赤紅色的天譴劫雷加身,兩女硬抗。

    等劫雷徹底入體,兩女這才膝蓋一軟,嘴角掛血,眼前陣陣發黑,隨時都會暈倒。

    云顏:......

    夜天:......

    兩只難兄難弟瞬閃上前,各自攙扶住自家嬌妻,心疼而又無奈。

    為了后路一片坦途,晉升神速,她倆還真的拼了!

    這天譴劫雷是那么好接的?

    尤其當云顏拿過了云錦手中的碧玉簪子,甩出里面夾帶的私貨時,就更加無語了。

    兩枚蛋!

    這回是鳳族的兩只鳥蛋!

    云顏嘆氣,這次討債的事情,他必須討回雙份!

    不,三份!

    不然自家妻子和堂妹豈不是白挨了那么重的天譴?

    雖然兩女沒躲,但因為帶回兩顆鳳凰蛋,還是魔氣繚繞的鳳凰蛋。

    這天譴劫雷的威力,可不比夜云嵐的輕多少。

    云顏將兩顆蛋揣到了身上,轉身看向了夜天。

    “你是自己來,還是我來?”

    夜天:......

    夜天臉都綠了。

    一道他都慘白臉了。

    兩道就是他半條命啊。

    可一個是媳婦,一個是大嫂,他能說不嗎?

    不能!

    夜天咬牙,雖說才養好了身體,他還是以防萬一,吞了一顆仙丹打底。

    想著剛剛看到的兩道天譴劫雷,他都有點兒肝顫。

    但他的動作絲毫不曾猶豫。

    他這邊引導著自家媳婦身上的劫雷進行封印的時候。

    云顏也在封印云錦身上的劫雷。

    兩道劫雷同樣被封印了大半,留下小半來配合九轉天髓丹,來給她們洗精伐髓。

    兩道被封印的劫雷,再借由夜天的頭發和血,直接被引渡到了他的身上。

    夜天當即就是一口紫色的老血噴出。

    云顏挑眉看向他,那眼神像是在質疑他行不行?

    夜天氣不打一處來,回瞪回去:“之前的淤血而已,噴出來舒服多了。”

    云顏給了他一個“我信你個鬼”的神情,轉手一袖子就把他扇回了洞府去閉關。

    轉過頭來,又將已經昏迷的姑嫂倆送進了祖地,同夜云嵐一起懸浮在了祭臺之上。

    喂了九轉天髓丹,慘烈的一幕再次發生。

    滿祭臺留著兩女的血,看得云顏揪心。

    然后,祭臺之上就懸浮起了三只光蛋。

    云顏看著那三只光蛋,別提多糟心了。

    可再糟心,再操心。

    該做的,他一點兒也不會怠慢。

    戒嚴了青丘,云顏轉身就去火鳳一族找麻煩去了。

    小樣,救回了你們兩只魔化的后代呢。

    這么大的恩情,我們青丘祖地正在大出血呢。

    不讓鳳族大出血一回,他怎能甘心?

    鳳族跟龍族差不多。

    最近子嗣銳減,眼見著再如此下去,定然會出大問題。

    這時多了兩個子嗣,那就是兩個金疙瘩!大寶貝兒!

    青丘能夠伸出援手,還因此擔了觸犯天條的風險,鳳族與青丘交好數萬年,自然不會不表示表示。

    但饒是鳳族對此再重視,再熱情。

    等云顏拿著“謝禮”離開后,鳳族族長都差點兒眼淚掉下來。

    他轉頭看著兩只還帶著魔紋魔息的蛋,眼中更多的還是要緊急救治兩枚鳳蛋。

    那筆代價的確不小,但兩個活著的后輩有可能就是鳳族延綿子嗣的希望。

    鳳族族長其實也認同了仙界的猜測,天道規則怕是有變。

    原本在仙界的仙族們,日后延綿子嗣怕是會越來越艱難。

    這從下界帶上來的,目前卻還沒受此限制。

    單從老烏龜那邊飛升上來的一個小輩,成親后不久就有了好消息,就可見一斑。

    鳳族族長也是因此,才會咬咬牙拿出了讓云顏滿意的報酬,換回了這兩個小輩。

    如今送走了云顏,他第一時間捧著兩只蛋,都不愿假手他人,直奔祖地。

    有圣火照看,再有青丘的凈化仙木做陣。

    兩個小輩凈化一身魔氣,破殼而出,并不困難。

    心中已有成竹,鳳族族長雷厲風行的開始布置。

    鳳族也因迎回了兩個小輩,都激動了起來。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出現新生小幼崽了。

    哪怕是有凰生蛋,一多半也都是死胎,什么都孵化不出來。

    但這兩個可不同,族長可是親自驗過。

    它們都是有胎心的。

    也就是說,再過不久,鳳族也會迎來朝氣蓬勃的小家伙,給偌大的鳳族帶來一絲輕松和歡笑了。

    雖然不知仙界為何會出這等變故,卻難免仙心惶惶。

    即便他們的生命甬長,卻并非永恒不死之身。

    若再無后代,仙界早晚會一片蕭條死寂。

    哪怕還有小仙飛升,卻也是鳳毛麟角。

    仙界遲早會走上末路。

    眾仙為此憂心忡忡,卻遍尋不到源頭為何。

    不少仙家動了飛升神界的念頭。

    有門路有能力的,就也都學著青丘云月瑤那一對當年飛升的法子,各自默默下界歷劫去了。

    下界的仙變得多了,仙界連打架的都變少了。

    悲涼恐慌的氛圍,沉重的壓在仙界眾仙頭頂。

    奇怪的是,夜云嵐卻并不受此束縛。

    她如果愿意出嫁生子,千帆絕對可以順利的出世。

    這一點,云顏早就替她掐算過。

    所以,他才遍尋仙界,不厭其煩的掐算驗看,替她尋了如意夫婿。

    奈何夜云嵐心氣兒高,就是不滿意這樁訂婚。

    她為何那么排斥出嫁,卻是云顏百思不得其解的。

    任他如何都掐算不出,每每看到的只是一團迷霧。

    看來這團迷霧,只有夜云嵐本人修為登頂的那一日才能解開吧。

    很多事情哪怕是云顏,也不能掐算得清清楚楚,尤其是至親之人。

    越是親近,天道越是不愿讓他心如明鏡,看透一切。

    云顏對此也很是無奈。

    不過,青丘兩次的大手筆,讓原本平靜的仙界,又掀起了小小的波瀾。

    青丘又在下界歷劫的事情,很快傳得仙盡皆知。

    不少仙都神情復雜了。

    他青丘當年一下子飛升了四個去往神界還不夠?

    這是想把青丘整個搬到神界去不成?!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