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醫途天下 > 275 拜他所賜
    挑水這種活她從沒干過,且這種粗活本來就該由男人來完成,而她一個弱女子,身上傷勢又還未好,這種重活,自然干不動。

    她把桶柄綁好繩索后,便將那桶扔進井里,可是卻怎么也提不上來。她握著轆轤上手柄用上了全身力氣,仍是無法將水提上來。

    幾次三番,每次水桶提升到一半,由于體力不支,加上兩只手腕的傷口處傳來巨烈的刺痛感,使她不得不放棄。

    兩刻鐘過去后,她的身體各處被淋得濕漉漉的了,素色的衣裙及頭發在雨水的吞蝕下狼狽不堪,一陣陣冷風吹來,她不停地打著寒顫。

    此時,天已微亮了,她決定再試一次,這次若不成功就算了,反正她返回之際,那毒婦應該死悄悄了。

    這次眼看快要提上來了,可腳下在那泥水處一滑,身子直板板地摔在了地上,全身的痛意可謂是鉆心入骨,再加上那殘留的電流配合著這寒冷的風雨,更像是在推波助瀾,而那滿滿的一桶水再次掉了下去。

    該死!她氣憤地罵道。

    她吃力爬起,看著水坑里倒映出自己那狼狽的影子,一股子自憐的心酸泛在心頭。她狠的一腳踩進水坑,破壞性地摧毀著水坑里的自己。

    這時,一男子大步流星走了過來,默默地將那桶水提了出來,然后準備幫她提走。

    玉露靈毫不領情地一把推開那男子,將那桶水掀倒在地,滿滿地一桶水就這樣沒了。

    “你干什么?”那男子問道,目光本是流露出的同情瞬間變成了質疑。

    若換以前,有個如此熱情之人出手幫她,她一定是樂不可支,左一句好人,右一句道謝夸得人家樂滋滋的。

    可現在的玉露靈完全是變了個人,她對他的熱心視而不見,反將那木桶重新扔進井里,耗著最大力氣去提水。

    可由于身體真是不爭氣,這桶水遲遲提不上來!

    “我來幫你!”那男子再一次用著友好的語氣說道。

    玉露靈不理不睬,既沒有讓他幫助的態度,也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她定定地看了一眼井底的木桶,暗自推算了下時辰,這個時候,那婦人應該死了,她可以棄桶回去了。

    “你別逞能了,你看你一身傷……”

    不及那男子把話說完,玉露靈一雙利眼狠瞪過去,強行終止他還沒說完的話,隨后扔下木桶便大步要離開。

    誰知,那男子卻拉住了她的手腕,卻不料,不小心抓著她那被烙傷的傷口處,疼得玉露靈一個顫栗。

    那男子反應極快地放開了她,忙道著歉:“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那里有傷。”

    玉露靈只是冷冷地白了他一眼,轉頭就走,可奈身上還在疼,她的腳步也不快。

    那男子實不忍見她這副模樣,便兩三步跑上前扶住她,好心說道:“我送你回去吧?”

    他這殷勤獻媚的樣子,實在讓玉露靈感到憎惡,她用力的一甩胳膊,從他手里掙脫出來,仇視的目光看著他,冷冷地警告道:“請傲將軍自重!”

    那男子一驚,就一面之緣,沒想到她居然記得他。

    “我,我只是想幫你!”那男子道。

    玉露靈退后兩步,下蹲著身子,朝他恭敬地行了個禮,冷漠著語氣道:“回去稟報陛下,就說罪奴玉露靈不敢尋死,每日會勤勉苦力勞作,見人便行禮,牢記教訓,兢兢業業,不敢偷懶怠慢,若要監督,派個小廝即可,派上大將軍,有點大材小用,國之棟梁,理應用在江山社稷上。”

    說完,她又要邁步前行。

    那傲將軍一手攔下,說道:“族長誤會了,本將軍并非陛下派來監視的,本將軍……”

    “傲將軍不必與一個罪奴解釋太多,罪奴只是罪奴,身份卑賤下等,是不配讓將軍費口舌的,再說神農已歸降黎國,族長一詞怕是會讓罪奴生不如死。罪奴確實很想死,可君主想要罪奴茍延殘喘地活著,故而請將軍大發善心,莫要讓‘族長’二字再讓罪奴又得承受魂鞭之刑。”

    這一語倒讓男子不知該說什么了,一臉的愧疚,說道:“稱你姑娘如何?”

    見他還是糾纏不休,玉露靈可沒什么耐性了,說道:“傲將軍,罪奴一天有干不完的活,沒有空閑聽您訓話,恕不奉陪!”

    玉露靈瞪了他一眼后,便蹣跚著步子匆忙離去!

    傲將軍,她雖然不清楚這個人物,但是她卻清楚的記得那一天,若不是他把自己從空中攔下來,她也不會被逮住,也不會受那紫電噬魂鞭之苦,更不會被迫簽下歸降協議。

    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

    現在,他又假惺惺地跑來說要幫助她?呵!過來看看她有多狼狽還差不多,趁機再來幾句羞辱!呵!這就是九黎族的男人!個個虛偽,個個無恥!

    在玉露靈走后,這男子返回到井邊,提起了那一桶水,默默地走向雜役房水缸處……

    玉露靈回到雜役房住的地方后,便發現雜役房另外幾處房子進來了一批奴才,且形色倉皇,他們去的方向玉露靈雖然不知道是哪里,但心里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斜著一邊嘴角笑了,笑得是那樣的凄慘,她的計劃成功了,這是她第一次策劃這么陰險惡毒的事情,也是她第一次主動殺人!

    這時又走來另一位婦人,模樣沒有之前那位兇猛,但語氣也不友善,她沖著玉露靈嚷道:“開飯了!”

    說完便匆匆離去!

    所謂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可她已經一天一夜沒有進過食了,身上巨烈的疼痛加上沒有任何物食補充能量,甚至連一滴水都沒有沾過,她只覺肚皮都要餓翻過來,人也處在精神恍惚的狀態。好在聽到那婦人一句開飯了,她五臟六腑都在歡呼躍雀一般的興奮。

    她馬上破門而出,尋找飯堂。

    由于環境不熟悉,找個飯堂只得一間屋一間屋的找,等到到了飯堂后,桌上擺放著一堆堆空盤子空碗,就連一滴殘渣剩飯都沒給她留下,而飯堂里不見一個人影。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