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857 孺子可教
    ..org,最快更新九星毒奶最新章節!

    第二天清晨,大錘的四合院中。

    大錘早早就起了床,準備餐食。

    當眾人起來的時候,大錘已經在院子里擺上了桌子,伴著朝陽,給眾人來了一發“鐵鍋燉”......

    三人組在大錘的熱情招待下,喝著不知道是什么肉制成的肉湯,大口大口吃著味道特殊的青菜和果子......

    這里的一切食物,味道都是那么古怪,就和昨天的草果酒一樣。

    “這是啥啊。”江曉吃著吃著,實在是忍不住了,用筷子夾起了肉湯中的一塊“排骨”,那骨頭硬得很,上面的肉也少得可憐,吃起來特別有筋道。

    確切地說,是有點筋道大勁兒了,嚼得人牙都酸了......

    江曉是誘餌,當然可以不用進餐,但是他對神奇食物還是有探索精神的。

    大錘抹了抹那大光頭上的汗水,哈哈大笑道:“哈哈,這可是瑞獸的排骨,好東西。”

    江曉愣了一下,道:“瑞獸?是我想象中的那個瑞獸嗎?”

    大錘一邊撕扯著排骨肉,一邊含含糊糊的說道:“夜城異次元空間里的瑞獸,你在地球上沒見過嗎?”

    江曉搖了搖頭,道:“我家是北江的,后來去帝都上學,部隊在華夏西北駐扎,還真沒去過中原的夜城異次元空間。”

    大錘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那等今天晚上,我再給你們燉只鴛鴦,也是夜城里的生物,估計你也沒吃過。”

    江曉:“鐵...鐵鍋燉鴛鴦?”

    “快,快吃!打,打架!”桌子旁,一只金侶正傲然佇立著,像極了包工頭,它背著雙手,不斷的督促著江曉快點吃飯,然后去打架。

    江曉卻是樂了,仰頭看向了金侶那漆黑的鬼臉,道:“這么著急輸么?”

    金侶的面色一黑,當然,它的臉色本就很黑,所以似乎沒什么變化......

    江曉抬起了手中啃干凈的排骨,拿著骨頭探向金侶,道:“你不吃點啊?”

    “不吃,打架!戰斗!”金侶的身子有些顫抖,似乎是要被憋壞了,那本就沙啞的聲音,愈發的陰沉和顫抖了,活脫脫一個變態殺人狂的狀態。

    說著說著,金侶竟然蹲了下來。

    它隨手摘掉了自己的斗笠,一雙漆黑的利爪抓著自己的大黑腦袋,它的表情極為古怪,嘴里細細碎碎的呢喃著:“殺!打架!戰斗...嘿嘿......”

    “呃......”江曉小心翼翼的將骨頭遞了過去,道,“你還是吃點東西吧,總餓著怎么能行。”

    “嗚嗚~我要打架,打架,嗚......”金侶的情緒簡直就是在坐過山車,聲音突然哽咽了起來,它輕聲嗚咽著,一副想得而不可得的模樣。

    那可憐兮兮的小模樣,但凡放在一個正常生物的身上,都會招人心疼,但是這丑陋而陰森的鬼臉僧侶......

    “唉,吃吧。”江曉將骨頭塞進了金侶的大嘴中,輕輕的拍了拍那大黑腦袋,“心理已經很變態了,身體一定要健康啊!”

    “噗......”大錘猛地轉頭,噴出了一口肉湯,“咳咳,咳咳,哈哈哈哈哈......”

    賀云也是笑得不輕,開口道:“你小子別在這皮,一會兒打起來,你可要小心點,這群家伙可都是鉑金段位的戰斗大師。

    不說段位和星技,我們單說它們的格斗技藝,哪怕是放眼全球,很可能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江曉咧了咧嘴,吃了一顆酸酸甜甜的綠色果子,道:“賀老怕不是沒見過我的刀?”

    三人組一起行動了好幾個月,賀云怎么可能沒見過江曉的刀?

    但顯然,賀云見得還不夠多。

    賀云還想說什么,江曉卻是將肉湯一仰而盡,大聲道:“好!今天,我就給年邁的老者上一課!告訴你什么叫后生可畏!”

    賀云:???

    金侶猛地站了起來,那近三米的雄偉身軀之上,一股股暴戾的氣息鋪蕩開來,卷起了院內陣陣灰塵......

    灰塵四溢之下,盲女默默的放下碗筷。

    下一刻,

    金侶扛起了江曉,直接就是一個百米沖刺!

    “呀......”江曉的聲音越來越小,金侶直接竄上了屋頂,扛著江曉在鄴古塔城中極速飛奔。

    十幾秒鐘之后,在眾人錯愕的眼神注視下,金侶扛著江曉又跑了回來!

    只見那金侶一頭扎進了江曉的臥室內,單手抓著兩把巨刃的刀柄,一手扶著江曉的身體,依舊抗在肩膀上,又跑了出來,然后迅速離去。

    院落內的眾人:“......”

    “我...去......”江曉像是豬一樣,被金侶扛在脖子上,在金侶飛天遁地一般的趕路進程之中,江曉的身子左搖右晃,那叫一個刺激。

    “哈哈,哈哈哈哈,打架!打架!”金侶一邊跑,一邊興奮的大吼大叫,放肆的大笑著。

    一傳十、十傳百,整個鄴古塔城都沸騰了!

    它們最喜歡打架了!

    奈何鄴古塔城的規矩太多,每次打架必須得去擂臺,而且還要提前申請。

    如果私斗的話,會縮短進入古塔、沐浴光柱的時間,所以鬼臉僧侶們一天天憋的火氣極大!

    鬼臉僧侶擁有著登峰造極的戰斗技藝,又有著不錯的智慧,它們為什么沒有稱霸中原大地?

    當然是因為它們把更多的經歷都放在了內斗上。

    它們渴望實力相當的對手,這也是其他古塔之巔勢力一直亂成一團、無法發展起來的原因。

    其他古塔之巔的鬼臉僧侶們,恐怕時時刻刻都在打架,只有當古塔被入侵,有人來偷光柱的時候,它們才會暫時停戰,一同對敵。

    江曉只感覺一陣騰云駕霧,最后被扔在了一個石質擂臺之上。

    “鐺~鐺~”兩聲脆響,兩把巨刃扔在了江曉的面前。

    “嘶,桀桀.......”

    “咕咕...吼!”一眾圍上來的鬼臉僧侶們,說著亂七八糟的話語,如鬼哭狼嚎,真的是一片群魔亂舞的景象。

    金侶對著臺下大聲嘶吼著,江曉聽不懂它在喊什么,但是隨后,便有一柄柄半月彎刀扔了上來。

    滿地的半月彎刀之中,金侶隨意的挑了兩把拎在手中,一雙金色的眼眸灼灼的看著江曉,蓄勢待發:“打...打架!打架!”

    “吼吼!!!”

    “桀桀......”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再次傳來。

    江曉拾起了地上的兩柄巨刃,緩緩的站起身子,看向了四周。

    這是以個高大概一米左右的正方形擂臺,很大,足夠兩人折騰的了。

    四周倒是沒有圍欄之類的防護措施,只是在四個角處分別立有一根石柱。

    江曉打量著擂臺,也打量著下方的鬼臉僧侶們。

    這座城池非常巨大,是依托三個古塔而建立的,所以,鬼臉僧侶們的生活區,也大都在古塔周圍。

    另外兩個古塔周邊生活的鬼臉僧侶們,還在聞訊趕來這里,而這座古塔周邊的鬼臉僧侶,已經將這擂臺圍得水泄不通。

    群魔亂舞之下,一個擠著一個,斗笠紛紛被擠掉了,也露出了它們那狂熱的表情。

    它們......真的是太喜歡戰斗了呀!

    機會!

    江曉心中暗暗想著,如此崇尚格斗、崇尚武學,江曉完全可以用這次擂臺賽,給自己樹立威信。

    如此一來,江曉以后在鄴古塔的地位就會被無限拔高,也能更好的引領這群狂熱的好戰分子。

    菜刀這種東西,放在廚師手里,那就是做出美味佳肴的工具,但是如果放在歹徒手里,那就是殺人越貨的兇器。

    所以,菜刀本身是沒有善惡的,區別在于使用那菜刀的人。

    這近千名戰斗大師,會是多么一個龐大的勢力?未來,如果江曉真的能將它們收入麾下,哪怕是建立友好的合作關系,那豈不是美滋滋?

    江曉隨手甩了個刀花,目光灼灼的看向對面的鬼臉僧侶。

    這一戰,只許勝!不許敗!

    “啊啊啊啊!”金十七(金侶)興奮的發抖,一副即將飛升太虛的模樣。

    讓江曉看著暗暗咋舌,我還沒祝福你呢,你已經好了?

    當然,誘餌江曉也沒有祝福,此時,他的星技是亡命雙星技、影鴉三星技、白鬼雙星技、以及鬼虎的鋒利和感知星技。

    “嗚嗚嗚嗚嗚~”

    “哦哦哦!”臺上再不打,臺下就真的要暴動了,但是那些妖魔鬼怪的聲音,聽的江曉這個心煩呦。

    他突然拿起刀,指向了臺下。

    一時間,被巨刃所指的那片區域,聲音稍稍一停。

    緊接著,一個個鬼臉僧侶仿佛受到了極大的挑釁,紛紛涌上前來,如果不是有趕來的銀侶守衛團拉扯著,它們恐怕已經上來了。

    就在剛剛,鷹隼小隊的李浩歌、越雨辰帶著維持秩序的銀侶團隊趕到了現場。

    此時,兩個人的心中正暗暗叫苦,這位逐光團的副團長,這是在干什么?想要挑起全城暴動嗎?

    好不容易有一場擂臺賽,聞訊趕來的鬼臉僧侶越來越多,場面越來越難以控制得住,江曉在這么挑釁下去,怕是那些本該是維持秩序的銀侶,都要跳上擂臺干架了!

    江曉原地轉了一圈,用刀指著圍著擂臺的鬼臉僧侶們,突然大聲嘶吼道:“都他媽會說中文吧!?”

    在火爆的氛圍之中,江曉也是氣勢沖天,粗口也爆了出來。

    擂臺周圍的聲音突然一停。

    江曉大聲喊道:“你們的加油應援聲音太難聽了,今天,我就教你們一個詞匯,‘臥槽’!”

    越雨辰、李浩歌:???

    一眾鬼臉僧侶也是一臉懵逼......

    “表示驚訝,表示贊賞!”江曉大聲道,“一會兒看到什么騷操作,就說這兩個字‘臥槽’!記住了嗎!來,跟我說一遍:臥槽!”

    越雨辰、李浩歌:“......”

    一個草侶突然開口喊道:“渦...臥槽?”

    一個,兩個,三個......

    一時間“臥槽”的聲音連連不斷。

    “嗯!很好!”江曉重重的點了點頭,再沒有什么比這兩個字更接地氣的了。

    這群鬼臉僧侶的嘴里,也放不出什么美妙的彩虹屁來,就這倆字就足夠了!

    這種最為純粹的拼技藝的戰斗,要是沒有彩虹屁,那豈不是少了一大半的樂趣?

    不遠處,大錘引領著賀云、盲女也趕來了現場,卻是聽到了一片片“臥槽”的聲音。

    賀云和盲女都傻了,這是...啥情況?

    事實證明,學好不容易,學壞那絕對是一出溜......

    臺上,江老師一臉欣慰,不斷的點頭,贊賞著下方的鬼臉僧侶們:“嗯,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