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824
    異球中,北江大地。

    一個洞窟之中,江曉的身邊扔著一具巨大的白鬼尸體,面前燃燒著篝火。

    他的手里拿著一根樹枝,穿著一串烤肉,盡管沒有任何調料,但是那滋滋冒油的烤肉,已經讓江曉口舌生津了。

    “嗯?”江曉望著烤肉的眼睛,突然微微瞇起,轉過頭,向洞窟口處望去。

    哪個不長眼的敢來這里?

    那么多尸體不夠吃的么?

    另外,異球中的生物大都有些智商,哪怕是殘暴的白鬼和白鬼巫,起碼也知道什么人不該招惹。

    隱隱的,江曉聽到了腳步聲。

    人?

    江曉心中一動,緩緩的站起身來,一臉期待的看向洞口處。

    “你好,朋友,華夏人?”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年邁的老者走了進來。

    開荒大前輩-賀云?

    “賀前輩?”江曉有些不敢相信,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賀云,這么久沒見,他似乎沒什么變化。

    聞言,賀云明顯愣了一下。

    這聲音是......江曉?

    此時的江曉沒有戴圈圈面具,身旁也沒有標志性的巨刃。

    緊接著,江曉便看到了一道修長窈窕的身影,一席白色大氅,戴著兜帽,臉上依舊蒙著那白布條。

    盲女,一個強大的、戰斗風格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詭異星武者,江曉至今未能知曉她的名字。

    賀云快步走進來,一邊說道:“小友?真的是你?我的誘餌在上層雪原里,去了峽谷居所,但那里已經空無一人,駐守的士兵們都搬走了。

    我又在通往異球通道的地方守了很久,一直沒能等到你,原來,你已經進來異球了!”

    說著,賀云前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上次我沒保護好你,你被那條魚吃了,我以為你不愿意再來了呢!”

    江曉也是笑著搖了搖頭,道:“怎么可能,我一直在這邊,只是在上層雪原里,我不知道該去哪里找你,自己進了異球之后,又被拖住了腳步......”

    說到這里,江曉停了停,看向了賀云,詢問道:“你們倆一直在找我?”

    賀云點頭道:“算是吧,看到那么多白鬼一族的尸體,我就覺得這邊情況不對勁,這片地域中,不應該有超出白鬼一族實力太多的種群存在。

    當我發現洞窟里有人的時候,還以為是哪個誤入異球的強大星武者,卻是沒想到,竟然是你......”

    賀云一臉的贊嘆,道:“你的實力增長的很快!都可以達到如此程度了,你不會是......”

    賀云看著江曉的面容,聯想著外面那地獄般的景象,道:“你不是本體上來了吧?”

    江曉搖了搖頭:“不是,我依舊是誘餌。”

    賀云連連點頭:“那就好那就好,這次怎么沒戴面具?你的刀呢?”

    江曉舔了舔嘴唇,將一塊烤肉遞了過去:“如果你們一直在尋找我的話,那在這過程中,你們看到一個女孩了么?十五六歲的年紀,大概......”

    聽著江曉的描述,賀云搖了搖頭:“沒見過,你怎么遇到這個女孩的?”

    “我......”江曉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講述了一下自己進入世外桃源的神奇旅程,但并沒有說那世外桃源的具體位置,只是講了幾個故事。

    一旁,盲女默默的傾聽著,自始至終沒有說話。

    “唉......苦了那孩子了。”賀云重重的嘆了口氣,“你這個小女朋友,有些莽撞啊。”

    “我跟她沒有半點男女之情,我是師傅,她是徒弟。”江曉急忙解釋道。

    賀云:“哦?”

    江曉撓了撓頭,道:“她還小,在我眼中就是個孩子,我不可能動歪心思,另外......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覺得我更像是爸爸,她是女兒。”

    賀云看著江曉年輕的面龐,忍不住咧了咧嘴。

    成年了么你?還想當爸爸?

    “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賀云關切道。

    江曉轉著手中的樹枝,道:“找唄,有個目標挺好的。”

    “如果你一直找不到,會不會是方向錯了呢?”賀云緩緩的開口詢問道。

    “嗯......”江曉想了想,道,“可能吧,北江地域,包括部分大蒙地域,自己外沿的俄聯邦我都找了,沒有。”

    “跟我們南下吧。”賀云說著,咬了一口烤肉,拍了拍江曉的肩膀,“別放棄。”

    江曉點頭道:“好。”

    哪成想,賀云直接說道:“那我們走吧。”

    “呃......也行。”

    賀云:“累的話,可以變成烏鴉,我帶著你。”

    江曉也沒有客氣,直接幻化成烏鴉,落在了賀云的肩頭。

    賀云三口兩口吃掉了烤肉,邁步向外走去。

    洞窟口處,盲女突然伸出了手。

    賀云愣了一下,他肩膀上的獨眼烏鴉也愣了一下。

    江曉猶豫了一下,撲閃著翅膀,飛到了盲女的手心上。

    下一刻,盲女開口說話了!

    她竟然開口說話了!?

    盲女一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漆黑烏鴉的小腦袋,聲音竟然有些溫柔:“也許她并不是你尋你,也許她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江曉:???

    盲女說著,將獨眼烏鴉拾起,放在了她自己的肩膀上,白色的大氅輕輕飄蕩著,邁步向外走去。

    背后,賀云深深的嘆了口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這么多年了,他也很少聽到盲女說話,甚至險些把她當成了啞巴,卻是沒想到,她也有這樣溫柔的一面。

    盲女的肩膀上,獨眼烏鴉緩緩的“坐”了下來。

    他的確是有些累了,有什么事,醒了再說吧。

    那孤零零猩紅色眼睛,緩緩的合上。

    ......

    七天后,地球,帝都城。

    江曉和主考官左一珩請了假,便去國家隊個人賽那邊報道了。

    至于為什么是今天去,那是因為個人賽那邊,最終的十人組會在今天確定,他們那邊比團隊賽選拔的確是快一些。

    江曉拖到今天才去,也是因為被左一珩主考官扣下來,給對方打下手,當考官來著。

    這樣的體驗對于江曉來說,其實是挺有趣的。

    站在不同的位置,以不同的角度看問題,如何派兵遣將,排列組合、人員搭配,發揮出團隊中每個人的最大特點,的確很考驗個人的能力水平。

    江曉也發現了一個特別嚴重的問題,在紙面上看來,幾個來自不同學校的學員,搭配起來本應該特別強勢,但是真正打起來,卻是遠遠沒有學校固定隊的搭配效果好。

    星武者比賽畢竟不是冷冰冰的數據對比,否則的話,這比賽也根本不用打了,專家預測就行了。

    如果要是按照紙面實力對比、專家預測的話,估計江曉在上一屆世界杯就能一輪游。

    江曉戴著鴨舌帽和口罩,與保安核實了身份之后,悄悄咪咪的闖進了帝都城三山體育館,坐在了這偌大體育場的后排,選了個不起眼的地方。

    居高臨下,看著兩個星武者學生的單挑比賽。

    頂點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