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823 白樺林后
    同一時間,江濱市,701室中空空蕩蕩的。

    沒人知道,在這客廳之中,有一個禍影之墟大門開啟點。

    而在那禍影之墟中,陪練江曉雙手拎著巨刃,大氣都不敢出,默默的退到一旁,看著不遠處那身子劇烈顫抖的二尾。

    濃郁的星力一股腦的向二尾身上灌著,而她胸前展開的猞猁星圖,張開大嘴,露出了鋒利的獠牙,大口大口的吞噬著星力。

    十幾秒鐘過后,二尾那劇烈顫抖的身體終于平靜了下來,身前的星圖也漸漸消散。

    江曉抹了抹滴落眼眶的汗水,整個人簡直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渾身上下已經被汗水浸透了,那衣服一擰就是一股水。

    二尾也不遑多讓,但此時她的心思顯然不在這里。

    那狹長的雙目緩緩睜開,望向了江曉,一股股濃郁的星力緩緩散開,露出那漆黑的眼眸。

    “成了?”江曉滿臉期待的詢問道。

    “嗯。”二尾點了點頭,心情很好,冷峻的面容也柔和了不少。

    “嘖嘖”江曉又用手肘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星海后期啦,加強身體素質訓練吧,星空期的門檻可是和星河期的門檻一樣,都是要求身體素質的。”

    二尾點了點頭,感受著突破小門檻之后,身體的感覺,隨口詢問道:“你那邊怎么樣了?”

    江曉一屁股坐在了灰白巖石上,背倚著星空墻,道:“第一階段差不多完事了,等第二階段的集訓,差不多一周后開啟吧。”

    二尾:“和那些大學生戰斗,有意思么?”

    江曉咧嘴一笑:“你還真別瞧不起他們,有幾個隊伍戰術執行能力很強,個人特點也很鮮明,等明天,我去個人賽那邊看看,據說也出了個不得了的單挑大神。”

    “嗯,讓生活多姿多彩一些,也是件好事。”二尾說著,也緩緩的坐了下來,看起來,她準備給自己一些休息時間。

    聞言,江曉心中一動,帝都城那邊,江曉和小隊眾人吃著烤熱喝著果汁,生活的確多姿多彩。

    而這邊,二尾的訓練已經刻苦到令人發指的程度,無比的單調,枯燥的可怕。

    江曉道:“你的巨刃技藝掌握的也差不多了,可以進階了。”

    關于提升實力,關于訓練,二尾一直興趣滿滿:“怎么說。”

    江曉聳了聳肩膀,道:“可以嘗試著彈刀了,我們天天都在對戰,你得相信我的眼光和感受,你的基本功已經非常非常扎實了,該玩點花里胡哨的了。”

    二尾笑了笑,單獨面對江曉的時候,她偶爾還是有些笑臉的。

    二尾搖頭道;“你認為那樣的風格適合我。”

    江曉道:“我就是嘴上說花里胡哨,其實這技藝很實用,更何況,你有迷霧巨刃,扔了一把再召喚一把就可以了。

    你的星力是完全夠的,彈刀,可以增多你的進攻手段,也能增加你的攻擊范圍,讓你的控制范圍更大。”

    二尾若有所思的看著江曉左右兩側的巨刃,道:“彈刀之后,就是雙持巨刃了,對么。”

    江曉稍顯尷尬的撓了撓頭,道:“我自己瞎琢磨唄,我認為是這樣的。”

    二尾:“不要自我懷疑,你雙持巨刃的確很強大,在你面前,我一直是守多攻少。”

    夸人也得分是誰在夸。

    二尾這種有一說一、絕對不溜須拍馬的人,說出來這種話,那是在真心的夸獎江曉。

    而且,二尾的風格那叫一個一往無前,江曉能一直壓著她打,讓她守多攻少,足以見得他這兩把刀的戰斗風格到底兇悍到了什么地步!

    說句難聽的,都快趕得上瘋狗了

    瘋狗一般的壓制,放在江曉的身上在合適不過了。

    事實上,江曉也有苦衷,你不壓著二尾打,但凡給她一點機會,讓她起勢,這戰斗就沒法再進行下去了。

    雖然星海期的門檻并不是身體素質的門檻,但是這么一個星海斗戰與星河輔助進行最為純粹的拼刺刀,你輔助要是不瘋狗,規規矩矩的和對方列開架勢打,三下兩下,江曉就能被她玩死。

    俗話說得好,困難像彈簧,你弱它就強。

    在江曉的心中,二尾與困難是劃等號的。

    “慶祝一下?”江曉提議道。

    “什么。”

    江曉引誘道:“燒烤去呀,訓練太辛苦啦,調劑一下,我們去吃烤鱈魚。”

    聞言,二尾舔了舔嘴唇,卻是舔到了苦澀的汗水。

    江曉繼續道:“我們去于大叔、于阿姨那里?慶祝一下嘛,你都星海后期了,精神不要一直這么緊繃下去,早晚會斷的。”

    “嗯。”二尾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好。”

    二尾開啟了禍影之墟的大門,兩人分別去了兩個衛浴間,清洗了一番之后,換上了干凈清爽的衣物。

    臨走前,江曉還收拾了兩人被汗水浸透的衣衫,一股腦的扔進了洗衣機了,任洗衣機“嗡嗡”作響,便帶著二尾出發了。

    江曉再次坐上了那江aos686的黑色小轎車,坐在了駕駛位置,在夜色下,駛出了小區,駛入了這燈火通明的街道。

    車上沒人說話,但不知怎么,江曉總能感覺到淡淡的溫馨,就像是在和二尾過日子似的

    “你的其他幾個分身呢,怎么樣了。”二尾坐在副駕駛位置,望著窗外的街景,開口隨意的閑聊道。

    “花匠皮那邊已經給嗡嗡鯨制造了一個巨大的湖泊,又大又深,倒是足夠它撒歡兒了。而且石質別墅也已經制作好了,現在,花匠皮正和嗡嗡鯨一起,探索禍影世界的盡頭呢。”江曉笑著回應道。

    他繼續開口說道:“等你下次再去,那里可是大變樣啊,一片樹笠森林,郁郁蔥蔥的,空氣特別好。”

    “嗯。”二尾目光稍顯迷離,映襯著窗外霓虹閃爍的色澤,“我還沒見過它。”

    江曉道:“嗡嗡鯨可是見過你啊,我能感受到,它很期待和你見面。”

    二尾輕聲道:“這種精神相連、感官相通的星技很可怕,能夠給目標傳遞所見所聞,也能給目標傳遞喜怒哀樂。”

    “對唄。”江曉道,“熟悉了之后,不僅僅能傳遞情緒,還能清晰的傳遞彼此想要表達的意思,真的很可怕。”

    二尾:“這種星技是具備戰略價值的星技,足以建立一支堅不可摧的團隊。”

    江曉愣了一下,連忙說道:“嗡嗡鯨可是獨一無二的,你可別打它的主意。”

    二尾默默的開口道:“我如果是你想象中的那樣,我們現在也不可能坐在一起。”

    “對對對。”江曉連連點頭,“我家大貓就是外表又臭又硬,其實內心最溫暖了。”

    二尾:“”

    “呃”江曉尷尬的笑了笑,一不小心把外號說出來了。

    看得出來,二尾的心情是真的好,她并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詢問道:“異球中的那個你呢。”

    聞言,江曉沉默了下來。

    幾秒鐘之后,二尾轉過頭,看向了江曉的側臉,道:“你不想說。”

    江曉咧嘴笑了笑,笑容中帶著一絲特有的苦澀:“幾個月了,依舊沒什么成果,我怕是要把北江大地都逛遍了。”

    二尾想了想,道:“她走的時候,正值冬季,北方都是冬天,如果她認錯了路,沒向北走,而是去了中吉,去了遼東境內呢。從地球層面上來看,中吉省地域內,也有雪原異次元空間。”

    江曉點頭道:“嗯,繼續找吧。”

    二尾卻是說道:“你在北江大地游歷了三個多月,依舊存活著,看來你的實力已經足以應對一些狀況了。”

    江曉嗤笑一聲,道:“你想多了,我最大的優勢就是能飛,而且我幻化的影鴉很小,盡可能做到不起眼。

    當然,花刃星武和亡命之刃星技,也是真的強,不可否認,這倆是我生存下來的重要因素。”

    車輛緩緩的停在街道旁,兩人下了車,邁步走向了那路燈昏暗的小巷子里。

    稍顯破舊的店面前,屋內散發著明亮的燈光。

    江曉打開了們,兩人邁步而入。

    門檻石掛著的鈴鐺,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屋內熱氣騰騰,正是晚餐時刻,有兩張小桌前都有客人。

    “呀,欒丫頭來了,快進來快進來。”小小的吧臺后,于阿姨一臉的喜色,眼角處似乎又多了些皺紋,她急忙迎上前來,給二尾安排座位。

    而江曉,卻是傻傻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著一個短發女孩的背影。

    短發女孩何其多,但是這一個這一個何重陽?

    小桌對面,坐著的應該是女孩的父母,兩人顯然注意到了江曉的目光,紛紛皺眉看著這個陌生的年輕人。

    二尾之所以同意出來吃飯,是因為陪練江曉在被召喚出來的時候,江曉本體是做過偽裝的,否則的話,頂著江曉本人的那張臉,陪練江曉是不可能走出房屋的。

    二尾坐在了木椅上,和于阿姨嘮著家常,眼神卻是時不時的飄向江曉。

    “咳咳。”小桌對面,女孩的父親輕咳了一聲。

    穿著初中校服的女孩愣了一下,順著父親的眼神,轉過頭,露出了她那清純的面容,眼中帶著一絲好奇,看到了門口處那個陌生的男孩。

    女孩似乎有些害怕,急忙轉過頭,繼續小口小口的吃著盤中的涮肚。

    “噓~”二尾吹了個口哨,對著江曉勾了勾手。

    江曉回過神來,笑容有些苦澀,對著那對夫婦歉意的雙手合十,前后擺了擺,邁步走了過去。

    于阿姨顯然并不認識江曉的這張臉,看到青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也沒有打擾,點過菜之后,急急忙忙的為二尾準備去了。

    二尾開口道:“她怎么可能會在這里。”

    江曉拿起了水壺,倒著熱茶,輕聲道:“背影太像了些。”

    二尾看向了那幸福的一家三口:“你的狀態不對,清醒一點。”

    聞言,江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狀態不對?

    皮與浪,是我對生活的態度,我從不偽裝,但我也有很多事藏在心里,只是不曾表現在臉上。

    江曉抬起頭,看向了對面的二尾。

    二尾:“怎么。”

    江曉將熱茶水杯緩緩的推到二尾面前,輕聲道:“如果我說,自白樺林后,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像她,你信么。”

    二尾默默的看著江曉,良久,她垂下眼簾,雙手捧住了熱茶水杯,淺淺的抿了一口。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