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698 并不友好
    二尾離去之后,江曉坐在宿舍床上,雙手掩面,暗自神傷。

    不是他裝文藝,而是他想哭泣。

    早知二尾尋覓,送上門又何必。

    語氣、肆意!情誼、丟棄!權利、真諦!生氣、自閉!

    江曉仰躺在小床上,心里一邊“四嗝”,一邊想著要不要瞬移離開。

    他就是想努努力,把自己的嚶嚶熊給保下來,這下可好,熊保不保的下來還不知道,他自己是搭進去了。

    為什么不能在帝都星武好好當個學生呢?嗯?

    為什么不能跟小江雪開開心心的恰飯,舒舒服服執勤呢?嗯?

    為什么要把自己這塊小鮮肉,送到這頭兇惡猞猁的嘴邊呢?嗯?

    靈魂三問!

    江曉問的自己頭皮發麻,最終把自己給問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江曉洗漱一番,褪下了那花里胡哨的帽衫,穿著里面的白色短袖,雖然有點冷,但畢竟是要面見長官,還是別太跳的好。

    讓江曉始料未及的是,接待他的并非是那名老者,而是一個老熟人:馮毅長官。

    這可是當初在全國高中生大賽上,給他頒獎、送虛空禍影星珠的人,這可是把二尾調到西北守夜軍的人。

    會議室中,面色嚴肅的馮毅,表情稍稍放緩,臉上帶著一絲贊許:“這些年,你成長了不少,我和長官還是比較關注你的,我們很欣慰,你要再接再厲。”

    江曉點了點頭,沒說什么。

    馮毅有一說一,道:“世界杯期間,把你從賽場上拽回來執行任務,你非常圓滿的完成任務,隨后你又回歸國家隊,在這種情況下,又拿到了星武世界杯的冠軍,很難得,老領導非常滿意。”

    江曉微微挑眉,他本以為馮毅長官只是象征性的夸贊而已。

    馮毅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笑容,道:“我是陪著老領導看你的總決賽的,我清楚的記得一個畫面,當你在頒獎臺上,拿起了世界杯的時候,老領導說了一句話:這就是我們華夏的兵。”

    江曉終于破了功,一手撓著后腦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僥幸,僥幸。”

    馮毅擺了擺手,道:“說吧,你來匯報什么情況,我知道,你在帝都星武的身份很多,很忙。”

    江曉稍稍尷尬,帝都星武學生的身份當然是無所謂的,眼前的守夜大佬,很明顯是在說他是開荒軍這件事......

    江曉急忙轉移話題道:“我之前在西北區域,執行我們守夜軍任務、解決厄夜山危機的時候,我們隊伍解救的小孩,那孩子送給我了一只變異的金紅燭火。”

    馮毅點了點頭:“嗯。”

    江曉道:“我按照上面的意思,送給了西北星獸研究所,幾個月后,他們把那只變異的金紅燭火還了回來。我就把這個小家伙送給了韓江雪。”

    馮毅:“繼續。”

    江曉組織了一下語言,道:“作為世界杯冠軍,帝都星武給了我一次捕捉星寵的機會,我選擇了這些年新開放的竹林異次元,我吸收到了一只竹熊。”

    馮毅再次點頭,他了解江曉的動向。

    江曉繼續道:“然后...我的竹熊和變異燭火經常在一起玩耍,然后就出事了。”

    馮毅好奇的詢問道:“什么事?”

    江曉撓了撓頭,最終還是決定讓馮毅自己看。

    他站起身子,來到了會議室的角落處,隨手一招。

    下一刻,一個帶著燭火帽子的竹熊出現在馮毅的視線中。

    馮毅:???

    江曉弱弱的說道:“它倆好像融合了,竹熊在使用圓竹星技的時候,帶著黑白燭火的火焰,冰冰涼涼的,很奇特。”

    馮毅怔怔的看著腦袋著火的竹熊,見多識廣的他,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江曉悄聲道:“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它倆總在一起玩耍,當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這樣了,我會聽從上級的命令,配合一切行動,我只是想...保住我的星獸,我本來星槽就少,再把我這星寵拿走了,我得哭死......”

    馮毅半晌才回過神來,想了想,道:“你們倆在這多待一天,等我通知。”

    二尾突然開口道:“我已經征用他了,準備帶他去守護康克金德的領導人,直到我們剿滅那只刺殺小隊。”

    馮毅點了點頭:“多待一天,你們先下去吧。”

    兩人紛紛點頭,江曉收回了黑白燭熊,迅速走出了會議室。

    江曉悄聲道:“牛肉面走起?”

    二尾:“......”

    剛聊完這么大的事,結果你一出門,就想牛肉面了?

    江曉悄聲道:“或者去擼串,吃烤鱈魚呀?”

    二尾掃了江曉一眼,沒有吭聲。

    上次你就是用烤鱈魚把我誘惑出去的!結果根本沒吃到!你又來這一套?

    江曉“嘿嘿”一笑,道:“你不去我可去了啊,冒著油、滋滋響的烤鱈魚,刷點醬料,活活美死......”

    二尾舔了舔嘴唇,道:“走吧,剛好我給你交代一下任務。”

    江曉“哼”了一聲,道:“交代什么啊?不就是當保鏢么?康克金德的領導人應該不少吧?給我安排一個美女領導人吧,家屬也行,給我來個公主之類的。”

    二尾忍了忍,還是忍住了一腳踹上去的沖動,寒聲道:“閉嘴,聽令,執行。”

    江曉忍不住咧了咧嘴,心中又開始碎碎念了......

    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事實證明,和自己人匯報,還是非常靠譜的。

    據馮毅長官說,西北星獸研究所希望把黑白燭熊送過去,但是在壓力之下,西北守夜軍表明,自家的士兵要去執行非常重要的任務,星寵是星武者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是星獸研究所這一機構,可不是一個小機構。

    守夜軍是龐然大物,星獸研究所同樣不差,這也是很有實權和影響力的國家級機構,而西北守夜軍也不是真的想阻礙他們研究星獸,說一千道一萬,都是為了國家辦事。

    最終,在雙方的商議之下,給出了一個比較折中的方案。

    西北星獸研究所聯合西南星獸研究所,共同派出幾名代表,組成一個專家團隊,共赴康克金德。

    士兵執行任務,我們在不打擾士兵執行任務的前提下,做我們自己的研究。

    對于這樣的結果,江曉還是非常滿意的。

    在這樣的結果中,江曉看到了西北守夜軍的態度,以及對江曉這個人的態度!

    可能是因為江曉之前的所作所為太給他加分了吧?

    得此力保,江曉不勝感激、萬般榮幸。

    從多種角度上來講,江曉愿意為守夜軍赴湯蹈火,而西北守夜軍也給出了江曉這般回饋,這讓底下當小兵的江曉,心里非常舒坦。

    第二天中午,二尾便帶著江曉遠赴康克金德。

    在起飛之前,江曉還和韓江雪通了電話,韓江雪一臉懵逼。

    啥情況?

    自家弟弟找借口回江濱,結果那不是借口?他還真就出國了?

    而且聽江曉這意思,歸期未定?

    該死的!

    這家伙晃我?

    韓江雪又是擔心又是生氣,江曉嚇得很快就掛了電話......

    秦望川在知道這一消息之后,也是心中苦澀,但是他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這種事情很容易發生,要不然,江曉的開荒軍官證上,也不可能寫“志愿兵團”。

    楊陳三校長倒是沒什么表示,能者多勞嘛,年輕人,就要抓住機會去鍛煉成長,只要你別耽誤大三參加世界杯就行......

    掛科留級什么的,完全不需要考慮,我偷答案養你......

    比較開心的是學徒軍的趙子鑒和胡康賢,這兩位醫療系覺醒者,都有機會添補冠軍團隊的醫療系位置。

    毒奶大王果然不是個安分的主兒!

    這就又走啦!太棒了!冠軍團隊,我們來了!

    團隊競爭上崗的事情暫且不提,這邊,江曉和二尾坐飛機,從天亮飛到了天黑。

    倒不是時間上的推移讓天黑了下來,而是位置上的推移,讓天黑了下來。

    出乎江曉的意料,康克金德的部分區域,顯然是在厄夜山圣墟或者暗殿圣墟的影響范圍內,當飛機飛行在黑暗的天際之時,天突然亮了,顯然這片區域的某處圣墟,被當地士兵摧毀了。

    江曉詫異的看著窗外,詢問道:“這邊又有大規模的圣墟開放了?”

    身側,二尾輕輕的“嗯”了一聲,解釋道:“暗殿次元空間,部分空間大門,部分圣墟,頻繁在這里開放,不僅是這里,中亞各國都處于這個狀態中。”

    江曉無奈的說道:“這是病情又反復了?我的天,這什么時候能好啊?”

    二尾突然開口道:“如果好不了呢。”

    江曉轉頭看向了二尾:“什么?”

    二尾面無表情的看著江曉,重復了一遍:“如果好不了呢。”

    江曉:“這......”

    二尾:“如果,這就是大趨勢呢。第一次、第二次,也許是他們的試探,第三次、第四次呢。我們這顆星球,是否有一天會被這些星獸主宰,成為它們的樂園。”

    江曉抿了抿嘴,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二尾難得的說出了一句比較悲觀的話語:“我們一輩子都在奮斗,但卻不知道結果在哪里。”

    看著二尾那稍顯疲憊的模樣,江曉沒再找到那個英姿颯爽的士兵,沒再找到那個心中燃燒著熊熊烈火的戰士。

    這個一項堅定、從容的戰士,為任務而生、為任務而死的戰士,似乎有些迷茫......

    他永遠不會想到,二尾會露出這樣的一面,這不是她應該表現出來的狀態,這是讓江曉措手不及的。

    到底經歷了什么,才讓她表現出這樣的狀態?

    半晌,江曉湊到二尾的耳邊,悄聲道:“我們太長時間沒見了,你在外面,我只是在除夕那天和你通過一次話,事實上,這幾個月,我的任務有些進展,等我單獨向你匯報。”

    二尾微微歪頭,揉了揉自己有些發癢的耳朵,看著周圍運輸機上的士兵,輕輕的點了點頭。

    江曉扭頭看向了窗外,輕輕的嘆了口氣:盡人事,聽天命。

    這條消息說出去,也許會有大批大批的士兵死在探尋真理的道路上,但這不是江曉應該決定的,他只需要如實匯報,一切,自有上級決定。

    二尾:“為什么嘆息。”

    江曉聳了聳肩膀,沒有回頭:“你覺得前路迷茫,我也如此。”

    二尾:“希望你能給我帶來些好消息。”

    江曉啞然失笑:“我盡量讓我的生活充滿樂趣,努力給身旁的人庇護和關懷,但這個世界似乎并不友好。”

    二尾輕聲呢喃著江曉的話語,臉上露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呵,并不友好。”

    江曉轉頭看向了二尾:“消息,多。好消息,少。”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