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549 日不落?
    4500字章節,多寫了一些,希望大家喜歡,求月票支援~

    ......

    葉尋央擔憂的說道:“完了完了!法神的戰術已經執行完成,花朵已經鋪開了!”

    萬明:“這種場面的戰斗,對觀眾朋友們真的非常不友好,綠茵場上全是巨藤,我們甚至找不到雙方參賽對手在哪里。”

    而葉尋央的思路連貫,還處于自己的小世界中:“這些花朵可都是帶毒的,那深紅色的花朵可都是帶有麻痹效果的,小皮可要挺住啊!”

    萬明:“放心,這日不落隊長的所有星技都有列明,各種各樣的效果人們都知曉,相信在賽前,小皮同學就已經了然于胸,他一定有對策的。”

    兩位主持人看著巨藤混亂、卻又花海唯美的矛盾畫面,不斷的為觀眾們分析著。

    而在場的觀眾可是沒有那么好運了,他們和其他觀眾一樣,都找不到兩位參賽者在哪里,而且又沒有講解。

    而在花朵鋪滿了綠茵草地的剎那間,佇立在牢籠四角、以及中線兩側的數位星武者,就已經共同開啟了一個透明的防御罩。

    為誰防御?

    當然是為了現場觀眾。

    那滿地的薔薇花,所釋放出來的麻痹花粉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這邊的場外防護做的很到位,而巨藤陣中,兩個貼臉男女經過極為短暫的愣神,瞬間開戰!

    江曉的巨刃雖長,但也能玩出貼身匕首的效果,所以距離不是問題,只見他手肘一點,直接頂在了朱麗葉的胸膛上。

    生死斗,這種時候,沒人會在意這種細節,而朱麗葉的反應也是奇快,身上瞬間浮現出一層細密的花朵。

    呯!

    花朵破碎,花瓣飄落。

    伴隨著清脆的骨響,朱麗葉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子猶如一發炮彈,直接被點飛了出去。

    萬幸,她及時用花朵防御。

    萬幸,這花朵沒有免疫擊退的效果,否則的話......

    但即便如此,鉆石青芒也不是這么好接的,朱麗葉倒著崩飛出去的身影,直接沒入了一團巨大花叢中,迅速緩解沖勢,而她的身影也立刻消失。

    江曉也毫不含糊,一手沉默扔出,進而直接閃現在那開滿了鮮花的花團前,強忍著沉默的痛苦,一刀狠狠劈下。

    花團被劈碎開來,卻沒有打到實體,而江曉也敏銳的發現,沉默的痛苦瞬間消失了。

    顯然,沉默再次被花朵凈化了,但是那花朵在哪?

    巨藤拔地而起,這一次,卻是帶著長長的尖刺,顯然女法神的套路已經展開,進入了第二階段的進攻。

    江曉身子猛地一歪,腳下巨藤沖天而起,長長的尖刺劃破了他的右腿,撕裂了他潔白的運動長褲,卻并沒有傷害到他的皮膚分毫。

    也就是在這一刻,江曉突然感覺身子一僵,渾身酥麻,竟然無法移動?

    呯!

    巨藤再次于他的腳下沖出來,搖頭擺尾,像是巨蟒一般,江曉強忍著酥麻,瞬間閃爍。

    他從敵方半場直接閃爍出去,來到了東側半場。

    “出來了!小皮出來了!”

    “沒事!他沒事!還能打!”

    “加油啊,江小皮!加油!穩住!”

    從巨藤陣中閃爍出來的江曉,佇立在一片花海之中,也再次進入了觀眾們的視野范圍。

    而江曉的腳下,一根根細小的花藤迅速纏繞上了他的腳踝,四處鋪滿的花朵散發著幽幽的毒香,進一步麻痹著江曉的身軀。

    轟隆隆......

    一聲悶響!蒼天震怒!

    烏云急速匯聚,明亮的天空迅速漆黑了下來,如此詭異而恐怖的畫面,仿佛世界末日了一般!

    觀眾們傻傻的仰起頭,張大了嘴巴,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雷聲過后,一道閃電劃破長空,震耳欲聾的雷聲再次響起。

    細雨淋漓,江曉卻是眉頭緊皺,賽方為了保護觀眾們的安全,搞了一出撐開防御罩的舉措。

    而江曉的凈淚,卻是被防御罩阻隔在了外面。

    江曉身子一閃,直接出現在了高空之上,細雨在此時也變成了大雨,滂沱大雨直接將江曉淋濕,洗去了一身的毒粉。

    賽場邊,方星云立刻意識到了什么,急忙跑向主席臺,大聲喊道:“防御罩!停止防御罩!我的隊員需要雨水!而且那大雨能凈化所有!不需要再撐防御罩!”

    事實上,這種世界杯級別的比賽,裁判和評委團的反應都很快,眼看著江曉特意閃爍出去淋雨,他們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考慮不周。

    但是他們卻沒有立刻停止防御罩,而是改變了套路,做了折中處理,將蛋型的防御罩改成了圍著賽場的四面高墻,任雨水降落下來。

    自由落體的江曉忍受著失重感,這不僅僅是一場凈淚,更是一場域淚。

    如果江曉愿意的話,他可以自由的飛行在雨陣之中,同樣的,江曉也通過域淚的感知,找到了朱麗葉的方位。

    “你有著獨特的星技。”朱麗葉佇立在一株巨藤之側,伸手輕輕摘下了被雨水淋濕的花瓣。

    她知道,這一場雨,讓她的一切布局前功盡棄,完美的克制了她的花海。

    朵朵薔薇鋪滿了大地,在雨滴的拍打之下輕輕搖晃著,再也沒有了任何效果。

    萬明高聲呼喊道:“江小皮!淚雨星技!出現了!淚雨之中,沒人再能給他帶來任何負面效果!沉睡、麻痹、毒素,一切統統都會被凈化!”

    葉尋央驚喜的睜大了眼睛:“還有的打!還能打!江小皮!穩住啊!”

    布局、破局、進攻、防守。

    滂沱大雨沒有澆滅觀眾們的熱情,反而是讓人們看的熱血沸騰,由于江曉必須用力過猛,才能夠迅速匯聚烏云,所以觀眾們也被澆成了落湯雞。

    而現在,大雨已然形成,江曉適當的將雨水調整到了比賽場地的范圍。

    而后,這雨水便不再是凈淚與域淚了,層層雨幕,變成了傷淚!

    朱麗葉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不對勁兒,她抬手一揮,無數藤蔓密密麻麻的織成了一張大網,鋪天蓋地,極為密集,一瞬間就建成了一個“防雨罩”。

    而且那藤蔓還在蔓延,不斷的糾纏在一起,最終拼湊出了一個蛋型,將大雨隔絕在外。

    朱麗葉腳下花團錦簇,隔絕著來自地面的濕漉漉雨水,在這小小二十余平米的蛋型藤蔓防雨罩中,朱麗葉法神身份不改,靠著外部的一切植物,感知著江曉的方位,再次發動進攻。

    所以,這召喚類的藤蔓星技是沒有感情的?不會反饋到朱麗葉的身上?只要雨水不淋在她本人身上,這傷淚似乎就沒有效果?

    雨水隔著衣物,落在她的身上,星力之雨還會繼續滲透,但那雨水落在了她頭頂之外,一米之高的細密藤蔓上,星力之雨似乎滲透不到下方的朱麗葉身上。

    而此時,在朱麗葉的腳下,花朵不斷翻動著土壤,將濕漉漉的雨水翻進地底,長出新的花朵,繼續釋放著帶有毒素的花粉。

    她在傳達著一個信息:你,還敢進來么?

    花朵與細藤翻動著濕漉漉的土壤,江曉當然接收到了這一則信息。

    所以,江曉用實際行動表達:稍等!馬上!

    江曉攜風帶雨,突兀的閃爍在蛋型防雨罩的上方,巨刃上包裹著濃郁的青芒,一刀橫著劈砍而過!

    呲......

    蛋型的藤蔓防雨罩,直接被江曉掀開了“腦殼”。

    緊密交纏的藤蔓猶如一條條活著的細蛇,直接被劈碎開來,雨水順著被掀開的大口子再次灌了進去。

    細密的藤蔓急速顫動,迅速生長蔓延,再次遮天蔽日,將大雨隔絕在外。

    但是這一瞬間灌入的傾盆大雨,也讓朱麗葉豁然變色,湛藍色的眼眸瞬間瞪大,情緒驟降。

    難道......

    這就是你正在經歷的痛苦么?

    這一陣滂沱大雨,只有傷淚。

    江曉惡狠狠的抹了一把雨水,鐘鈴直接按在了自己的臉上,身子一閃即逝!

    唰!

    江曉本踩在藤蔓之上,身子消失的一瞬間,藤蔓防御罩內部就沸騰了開來!

    而在江曉出現在朱麗葉身后,掄刀向下劈砍的時候,無處不在的藤蔓已經捆綁住了江曉的手腕,進而迅速纏繞上了他的身體。

    小小的蛋型藤蔓防御罩急速收縮,也在一瞬間碾碎了朱麗葉腳邊那幽幽綻放的巨大玫瑰花朵。

    祝福的光柱,顯然不可能穿透這密不透風的細密藤蔓,所以...就在巨大玫瑰花朵因藤蔓收縮,而被摧毀的時候,一發沉默如期而至!

    猶如藤蛇般緊密收縮的藤蔓猛地一停,固定當場。

    確切的說,是催動它們行動的朱麗葉,被這一發沉默砸的結結實實。

    方星云曾經對江曉評價過八個大字:大智大勇、大將之風。

    智慧、細節與臨場反應。

    勇氣、剛毅與極端果決。

    步步為營、一點點的蠶食,一步步的滲透。

    千萬不要給他任何一個可趁之機。

    沉默之中,江曉果斷丟棄了被無數藤蔓緊緊纏繞的巨刃。

    他知道,兩人的體內星力都在暴亂,那就看誰更能忍了!

    江曉右手中,迅速穿過周圍堅韌的藤蔓,在盤根錯節的藤蔓中前行半步,發出寸勁,一拳砸向朱麗葉。

    但是在這層層糾纏的堅韌藤蔓中,想要直接用拳頭轟到對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江曉的拳頭被數道細密的藤蔓攔截,發力出拳及受阻礙。

    失去星技的朱麗葉,強壓著體內橫沖直撞的星力,同樣撕扯著那本該保護著她的、現在卻禁錮著她的藤蔓,一手接下了江曉的拳頭。

    江曉反手一抓,拽住了她纖細的手腕,狠狠向自己拉扯而來。

    堅韌的藤蔓依舊在阻攔著兩人的前行,朱麗葉卻是順水推舟,雖然是法神,但上了星河期,身體素質有了質變之后,各項身體屬性是在標準水平之上的。

    她借著江曉拉拽的力量,努力前行,另一手握拳,在這層層糾纏的藤蔓之中,竟然找了一個極為精妙的角度,穿過各個縫隙,發出了全力,轟向江曉。

    而江曉,也同樣順勢而為,一頭撞向了朱麗葉的拳頭!

    叮!

    骨裂的脆響,伴隨著朱麗葉的慘叫聲。

    我的頭很鐵!

    鉆石級別的忍耐,歡迎來試!

    江曉的左手從另外一個角度,扒開、穿過了層層糾纏的藤蔓,長臂突然緊收,連著一道道藤蔓帶著朱麗葉,直接攬進了自己的懷里。

    確切的說,是勒著她的脖子,撈進了自己的懷中。

    致命一擊在這種地形中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走另一個套路。

    呯!

    江曉感受到沉默的消散,又是一發沉默!

    絕對不給任何機會!

    江曉左手勒著朱麗葉的脖頸,右手穿過道道藤蔓,迅速上扣,連著人、帶著數根細細的藤蔓,統統摟進懷里。

    這是一個姿勢還算標準的裸絞,效果驚人!

    朱麗葉雙手胡亂的抓著,雙手抓著江曉的胳膊,指節泛白,竭盡全力,死死的向下拉拽著,似乎要刺穿那鋼鐵般的手臂。

    這是一場純粹力量上的拉鋸戰。

    萬幸,她是法系,并非戰系。她沒有專門的力量訓練,也不會成千上萬次的揮舞冷兵器,鍛煉力量。

    她走的是正兒八經的法控,并不是另類的近戰法師。

    而且,當她真的意識到江曉要干什么的時候,江曉的鎖技已經成型。

    除非力量上真的差一個級別,在這種此消彼長的消耗之下,已經鎖上扣的胳膊,沒有道理被拉拽開來。

    觀眾席上的眾人紛紛站起,無比的緊張、面色凝重、滿臉愁云。

    電視機前的葉尋央也是凝神屏息,心也是墜入谷底。

    她的雙目死死的盯著那鋪滿花海的綠茵場上,望著那特殊的、緊密纏繞的藤蔓堆。

    自從江曉進入了那藤蔓罩之后,就沒有人知道里面發生什么了。

    他們只看到了藤蔓罩迅速收縮,演變成了一個“藤蔓山包”,而后就不知道發生什么了。

    10秒,15秒,20秒,25秒......

    驀的,那柔韌的藤蔓堆再次有了蠕動的跡象。

    幾秒鐘之后,一個青年,雙臂鎖著女法神,倒退著走了出來,道道藤蔓隨著江曉不斷的后退,崩飛開來。

    “嘟嘟!嘟嘟!”裁判的哨聲急促響起,“松開!快松開!華夏獲勝!”

    如此程度的力量角逐,讓江曉的手臂用力過猛,哪怕是他想要立刻松開,但是雙臂卻是有些僵硬,甚至有些不聽使喚,足足兩秒鐘之后,他才算真正的松開了朱麗葉。

    而朱麗葉猶如一灘爛泥,仰躺在了那雨露沾染的花海之中,已然昏死了過去。

    這樣的一幕,幾乎超出了所有人的心理預期。

    在那藤蔓堆積的山包之中,活著走出來的,竟然是那名輔助!?

    人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直到......

    直到那東方的觀眾席看臺上沸騰起來!

    歡呼雀躍、旗幟高揚,那是一片紅色的海洋,伴隨著巨大的吼聲,直沖云霄。

    聲嘶力竭的呼喊、喜極而泣的哭聲,是對壓抑情緒的最好釋放。

    “贏了!?”

    “贏了!真的贏了!”

    “華夏!贏了!我們贏了!”

    “嗚嗚嗚...江小皮!江小皮!!!”

    25秒鐘,那位華夏戰士在生死決斗。

    25秒鐘,他身后的人們,心驚肉跳、坐臥不安。

    ......

    此時,那被雨水和汗水浸透的江曉,身子有些搖晃。

    他佇立在一片深紅色的花海中,遙遙望向東方那沸騰的觀眾席。

    繼而,江曉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樣的畫面,可能比鐘鈴更能治愈人心。

    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日不落。

    太陽升起,終將墜落。

    太陽墜落,也終會從東方升起。.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