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474 演員的走紅
    “咿~呀~”兩只小火人嘴里怪叫著,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而它們一直是在夏妍域淚的范圍中,域淚星技的星力之雨雖然沒有任何傷害,但是兩只小火人的身高依舊在不斷的縮小。

    看來,它們還是比較遵循這個世界的根本原則:水火不容。

    小火人的身體被澆的越來越小,由原本的45cm,慢慢變成了30cm,直至跑到江曉的身旁,它們已經變成了7、8cm的小家伙。

    原本是其中一個小火人捧著星珠,現在,變成兩個小火人共同抬著星珠了。

    “咿咿!”兩只小火人嘴里怪叫著,而后,火焰身軀徹底被這場大雨熄滅,只留下了一個星珠掉落在地。

    而江曉并沒有給它們遮風擋雨,因為他正在細細的觀察著內視星圖,試圖從簡介中找到一些改變。

    就在剛剛,他將白銀品質的凈淚升級到了黃金品質,但是......星技簡介并好像沒有任何變化?一個字也沒變?

    江曉退出了內視星圖,他知道,雖然簡介內容沒變,但是實際效果一定是提高了的。

    他抹了一把雨水,蹲下身子,拾起了小火人冒死送來的星珠,深深的吸了口氣,再次吸收了一枚淚靈星珠。

    凈淚黃金品質lv.0→lv.1。

    傷淚、域淚黃金品質lv.2→lv.3。

    江曉閉著眼睛感受了一會兒,卻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雨幕之中,高高佇立在空中,假冒神明的夏妍,低著頭,眉頭微皺看著江曉,慢慢的,她那窈窕的身影落了下來,輕輕的踩在江曉身旁的泥土上。

    而后,大雨也漸漸的消失了。

    夏妍彎下腰,一手按在了江曉的肩膀上:“小皮,你......”

    身旁的韓江雪,卻是已經徹底搞清楚了狀況。

    聰慧如她,想清楚這點事情并不困難。

    韓江雪打斷了夏妍的話,輕聲道:“每一種星技都不是那么好吸收的,不必傷心,也不必自責,一鼓作氣。”

    說著,韓江雪轉頭看向了宋春熙。

    她的手中,還有最后一個淚靈星珠。

    而宋春熙也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星珠扔給了韓江雪,韓江雪蹲下身子,將星珠塞進了江曉的手里,道:“總會有成功的時候,夏妍吸收了6枚淚鬼星珠,才吸收到域淚星技,不是么?”

    “嗯。”江曉點了點頭。

    身旁的夏妍直起身子,轉頭看向了宋春熙,道:“謝謝春熙姐。”

    宋春熙抹了一把濕漉漉的臉,笑容溫柔而甜美,道:“謝什么,都是應該的。”

    韓江雪蹲在江曉的身旁,默默的看著江曉,卻是輕聲喃喃著:“這世界上沒有什么事是應該的。”

    聲音雖小,但敏銳如宋春熙,卻是將這句話聽的一清二楚。

    宋春熙卻是對韓江雪的話語并不認同,她開口道:“我們是同生共死的隊友,未來更是生死與共的開荒軍戰友,支持同伴,是應該的。”

    聞言,韓江雪沒再回應。

    韓江雪和宋春熙是完全兩種性格的人,她們的經歷不同、風格不同、看待這個世界的角度也并不相同。

    夏妍只是希望兩人不要有任何沖突。爭論、探討沒問題,但如果有沖突的話,對整支團隊都是非常不利的。

    一個是隊長,一個是指揮,這倆人不和,那這支小隊也就別活了。

    夏妍感覺眼前一花,兩個人瞬移到了她的面前。

    秦望川一臉贊賞的笑容,道:“感覺怎么樣?”

    夏妍的臉上也終于有了笑容,往日的陰霾一掃而空,道:“這個領域類型的星技真的是太霸道啦!每一滴雨水都仿佛是我本人,我能接觸到雨中的全部信息,這要是打起架來,太爽啦!”

    秦望川笑著拍了拍夏妍的肩膀:“再好好實驗一下飛行的速度、以及你在雨幕中的靈活程度,好好的鍛煉一番,你將來會是一名優秀的開荒軍人,我很期待你未來的成就!”

    夏妍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手撓了撓自己的圓寸頭,那動作,怕是和江曉學的......

    秦望川繼續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擁有著優秀指揮才能的近戰,因為身陷戰團的緣故,無法清晰的觀測全場,所以將指揮的位置讓給了法系或者是輔助系。

    但你現在不同了,哪怕是你與人廝殺,你依舊能對整個戰場了如指掌,你已經具備了成為指揮官的條件。”

    “誒?”夏妍眨了眨眼睛,思索半晌,看向了韓江雪,道,“我還是當她手中的刀吧,考慮戰局什么的太麻煩了,我還是喜歡解決我眼前的人。”

    秦望川的面色嚴肅下來,道:“夏妍,你還不到20歲,還是成長期,不該把自己的未來就此限定。”

    “呃......”夏妍明顯是卡住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秦望川繼續訓誡:“你應該承擔起更多的責任,這不僅僅是你自己的成長,也是對整個團隊負責。”

    夏妍撇了撇嘴,道:“一個團隊兩個指揮,那不亂套了嗎?想要讓一支團隊所向披靡,就必須明確指揮,這樣的團隊才是一個真正的整體。”

    呀哈!?

    秦望川瞪大了眼睛,這丫頭是不是給我上課呢?

    一旁,那仿佛永遠沒有任何情緒的江鴻教官,默默的看著夏妍,開口道:“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你未來是一名軍人,你會服從上級命令。你的才能,或者說是被旁人所判斷的能力,到達了一定的高度之后,你必然會承擔更多的責任。

    開荒軍要求你是一把刀,你就必須是一把刀。但如果開荒軍讓你變成執刀人,你就必須是一名執刀人。”

    韓江雪冰雪聰明,她聽出了江鴻教官的畫外音。

    當夏妍足夠優秀,她可能會被要求自帶一隊。這句話適用于夏妍,也適用于所有的士兵。

    服從命令,就是你的天職。

    能力到位,就該承擔更多的責任。

    這支團隊現在是固定的,但是在未來能否固定,絕非取決于你個人的意愿。

    夏妍卻是真的沒有想那么多,只是弱弱的說道:“春熙姐本就是世界杯隊伍的指揮,小皮也算是全國大賽隊伍的指揮,這倆人都給韓江雪讓路,心甘情愿的當刀,我......”

    秦望川深深的吸了口氣,穩定一下情緒,開口道:“不是讓你奪權,不是讓你將團隊搞得一團糟,而是讓你有意識的去訓練、培養這方面的素質。多觀察,多學習,看看韓江雪的一舉一動,看看她是......”

    說到這里,秦望川話語一頓,繼而開口道:“從現在開始,夏妍,遇到任何戰斗,必須開啟域淚星技!感受你能感受的一切,學習你能學習的一切!”

    “啊?”夏妍的表情垮了下來,開啟域淚領域的確是挺爽的,佇立在雨幕之中,她就仿佛一個無所不能的神。

    但主動開和被強制要求開,感覺完全不一樣,夏妍的逆反心理也出來了。

    這樣的心理,卻是被秦望川一句厲聲話語給撲滅了:“這是命令!”

    夏妍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行吧行吧,我就哭唄,你嚷嚷什么,煩死了......”

    秦望川:???

    秦望川發現自己遇到克星了。

    由于秦望川一直留校教授江曉,所以沒怎么教導過夏妍,這算是秦望川第一次以教師身份,帶夏妍出來歷練。

    卻是沒想到......

    他先是被夏妍教育了一頓,然后又被夏妍嫌棄了?

    要知道,嚴格意義上來講,夏妍可是秦望川團隊的人,她可是一組的隊員!當初入隊的時候,秦望川力排眾議,將夏妍和宋春熙統統收入隊中,結果......

    “哎......”就在這時,一身嘆息傳了出來。

    眾人低頭望去,卻看到蹲在地上的江曉,雙手捂著腦袋,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啦!

    就讓我江曉來為大家獻上一場:演員的誕生!

    呃,也不對,江曉這名演員已經“誕生”很久了。

    那就叫做...演員的走紅吧!

    秦望川壓下情緒,安慰著江曉,道:“無須唉聲嘆氣,吸收星珠的概率本就如此。”

    江曉將臉蛋邁進臂彎之中,輕輕的搖了搖頭:“不該是這樣的,我的星圖對輔助系星技很契合,不該是這樣的......”

    秦望川蹲下身子,一手拽著江曉的胳膊,直接將他拎著站了起來:“你還有時間,還有機會,與其在這里自怨自艾,不如即刻出發,你們還有4天的時間。”

    “小皮。”夏妍突然開口說道。

    韓江雪心中一緊,生怕夏妍說出什么胡話來,她纖長的二指一挑,一道細小的龍卷瞬間出現在夏妍腳下,帶著她上飄了5、6cm。

    韓江雪:“他現在狀態不好。”

    夏妍只是瘋癲,但并不傻,她穩穩落地,弱弱的說道:“我的意思是...我們吃點東西吧,吃飽了,心情就好啦!雪雪的碎空里還有方便面?”

    韓江雪:???

    什么方便面?我怎么不知道?

    夏妍嘿嘿一笑,道:“出行前,你讓我收拾刀的時候,我順手扔進去的。”

    江曉突然抬起頭,弱弱的問道:“有老壇酸菜的么?”

    夏妍想了想,道:“三個紅燒牛肉味的,三個香辣牛肉味的。”

    “我吃香辣的。”江曉看向了韓江雪,一臉的期待。

    “我也吃香辣的。”夏妍同樣看向了韓江雪,大眼睛眨了眨。

    秦望川嘴角尷尬的抽了抽,

    剛才還情緒低落的小毒奶,這就...好了?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