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423 亡命之刃
    恢復一天雙更,17點和20點。加更看情況,天天日更近萬,這些日子寫的太累了。

    江曉看向了夏妍,探尋道:“所以你現在能三連斬了唄?”

    江曉當然看過夏妍的星珠,亡命之刃這一星技并非是用星力拼湊成一把刃。

    而是運用星力覆蓋在自己的武器上,讓你的武器帶著你“亡命天涯”,也就是在戰場上迅速穿梭。

    這樣的穿梭速度極快,在一定范圍內,使用者能在一瞬間出現在敵方面前。

    一次開啟星技,最多穿梭三次,當然,你作為使用者,可以強行停止后兩次穿梭,但是耗費的星力總量是不會變的。

    說完了優點,再說說缺點,

    第一,極速穿梭不等于瞬移,二者無論是速度上,還是在行進軌跡上,都有本質上的區別。

    而且是武器帶著使用者穿梭,并不是作用于使用者本身的星技。

    一旦在行進過程中,武器被打掉或者摧毀,此星技便也會消散。

    第二,此項星技極其耗費星力。

    第三,此項星技極其耗費武器。

    具體耗費武器到什么程度?

    亡命鬼星珠的第一項星技名為亡命刀,同樣是鉑金品質的星技,可以憑空召喚一把刀具。

    這可是鉑金品質的武器!僅僅通過品質,江曉就能推測出來它的質量到底有多好。

    這“亡命刀”算是“亡命之刃”星技的原裝原配,但使用者啟動過亡命之刃星技過后,三次穿梭,無論你的刀碰沒碰到敵人,也會破碎一地。

    破碎刀具的并非來自外力,而是來自于內部的亡命之刃星技。

    也就是說,當你啟用亡命之刃、用星力覆蓋在刀具上的那一刻,這把刀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

    夏妍點了點頭,道:“可以,但我想要使用它,還得留一個星槽,給它配一個召喚武器類的星技。

    我倒是有錢,不在乎武器破碎,但我不可能走到哪都拖著一車廂的刀”

    江曉:“”

    夏妍繼續開口道:“我也不能過于依賴雪雪,這次的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我看上了黑巖山的黑炎器,你們覺得怎么樣?”

    韓江雪開口說道:“使用黑炎器星技的前置條件,是擁有黑炎星技,身上燃燒著黑炎,你才能抽出武器來。

    黑炎星技會持續燃燒你的生命,也會讓你感受到強烈的灼燒痛苦,驅散凈化類星技是弄不掉的。”

    夏妍無所謂的說道:“燃燒我的生命,但同時也會大幅度提升我的力量。”

    韓江雪微微皺眉,道:“你已經有重創星技了,每一次進攻都帶有額外的力量加成。”

    夏妍卻仿佛認定了這類星技,道:“我是用巨刃的,未來如果真的能夠化星成武,星圖也會幻化出一把雙手重劍,我走的就是這一流派,對我來說,力量加的再多都不嫌多。”

    韓江雪看著這個在輸出上一往無前的大莽妞,忍不住勸道:“你也可以選擇一些防御類的星技,增加一些防御能力,或者是增加一些除了力量之外的其他身體屬性。”

    江曉打了個響指,道:“很多可以直接召喚武器的星技,甚至還帶有特殊功效,黑炎器配不上你尊貴的身份。”

    夏妍懵懵的眨了眨眼睛,我怎么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黃金品質的黑炎器都配不上我?

    原來我這么尊貴的嘛?

    江曉來到夏妍面前,伸手在她的臉前,左右搖晃,接連打了兩個響指,道:“先把你的注意力收回來,跟著我的思路走。”

    夏妍眼神不可避免的看著江曉的手指,卻是發現他的手最終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只見江曉笑呵呵的說道:“叫聲小皮哥哥,我給你個寶貝。”

    夏妍瞪了江曉一眼,道:“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江曉也不惱,嘿嘿一笑:“鉑金品質·自然之心,聽過么?一切自然系星技全抗!而且還是鉑金品質的,你能想象到它的效果有多好!”

    夏妍愣了一下,美眸微微瞪大:“全全抗?”

    江曉急忙解釋了一句:“啊,那倒也不是,我的意思是自然系的全抗,風火冰雷土水反正是所有的自然系星技。”

    “咕嘟。”夏妍咽了口唾沫,眼神微微亮了起來。

    江曉撇了撇嘴,

    呵呵,你這也沒什么信仰啊?

    還以為你要一路莽到底,全身加力量、學輸出呢。

    聽到好的防御星技,這不也動心了么?

    江曉繼續誘惑道:“它來自大西北戰線的雪山域,那是我假期旅游度假的地方。白山雪羽星珠,鉑金品質,你值得擁有。”

    夏妍聽江曉說的一套一套的,煞有介事,不像是說謊的樣子。

    江曉又說了一句:“絕品哦,當時西北戰線異次元空間活躍,我才有幸進去,現在人家那邊不活躍了,再也沒幾個人能進雪山域了。”

    這話后面是真的,前三個字卻是假的。畢竟以二尾的身份,帶江曉進入雪山域并不是難事,對旁人來說,是絕品,對江曉來說,卻并非如此。

    夏妍有些猶豫,內心非常掙扎。

    “小江雪已經吸收到自然之心了哦。”江曉繼續道,“我還有十多枚,保證你能吸收到自然之心。這一切,只需要你說一句話,一個簡簡單單的稱呼,你就會變成不懼水火,無往不利的戰神!”

    這句話,是壓垮夏妍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妍低下頭,面色暈紅,一向活潑開朗、落落大方的她,竟然有些害羞?

    只聽到夏妍猶猶豫豫、磕磕巴巴的小聲道:“小,小皮,哥哥。”

    江曉把耳朵湊了過去,道:“你說什么?大聲點,聽不見。”

    夏妍面色暈紅,又羞又惱,突然抬頭大聲喊道:“小皮哥哥!”

    江曉一陣齜牙咧嘴,揉著耳朵向后走去,一臉嫌棄的開口道:“你不是夏妍!絕對不是!我認識的夏妍可是鐵骨錚錚,絕對不為五斗米折腰!你是誰假扮的?這星珠絕對不能給你!”

    夏妍徹底懵了,滿臉的問號:???

    而夏妍錯愕幾秒之后,面色逐漸黑了下來,拳頭緊握著,身子微微顫抖,顯然是在極力忍受著什么

    韓江雪看到情況不對,急忙一手攬住了夏妍。

    十分鐘后,客廳沙發上,三人排排坐。

    夏妍面色嚴肅,鄭重的接過了江曉遞來的白山雪羽星珠,心里滿是感動。

    兩人嘴上再怎么吵鬧,從實際行為來說,他對她是真心的,絕不吝嗇。

    人都是相互的,正如同夏妍為江曉購置星珠一樣,當然,價值上是絕對不對等的,僅從這一角度出發,夏妍的一滴水換來了一泓涌泉。

    而江曉,也從韓江雪的碎空里,找出了那三枚由夏妍為他購置的地槿者星珠。

    他手握著星珠,轉頭看向了韓江雪,道:“我打定主意了。”

    韓江雪點了點頭,道:“如果它能給你多一分安全的保障,這就是值得的。”

    江曉抿了抿嘴,同樣的問題擺在了二尾和韓江雪面前。

    雖然兩人最終的選擇一樣,都選擇支持了江曉的決定,但是兩人第一時間給出的答案卻并不相同。

    也許嗯,也許是韓江雪對這一問題考慮很久的緣故吧。

    江曉卻是繼續道:“我也決定參加今年的世界杯,我要參加選拔。”

    那邊的夏妍突然一聲驚喝:“呀!”

    江曉嚇了一跳,道:“叫喚什么,瞧不起我?我就不能參賽呃?”

    只見夏妍手中冒出了絲絲寒氣,一陣捶胸頓足:“黃金品質的那個冰霜風,誒呀,誒呀”

    江曉急忙安慰道:“風系星技也不錯,而且這還不是普通的風系,這個品質很高,而且它不只是能把人吹飛,還能霜凍敵人。

    你想想當初在兵器庫里,武浩陽一刀揮退千軍萬馬的樣子,你一刀下去,會比他的威力更強,不用這么難受。”

    夏妍癟著嘴,只能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握著星珠閉著眼睛:“別是冰咆哮,別是冰咆哮。”

    江曉一臉的鄙夷,他理解夏妍的心情,但是吸收到冰咆哮?她怕是想多了。

    斗戰還想要純法系的星技?

    當然,倒也不是不可能,也有戰士擁有純正法系輸出星技的例子,但這樣的情況是極少的。

    由于職業原因,確切的說是星圖的緣故,戰士天生對戰士系星技更具親和力,法系也對法系更具親和力,無論是吸收還是使用,都是如此。

    比如二尾,吸收的就是冰霜風和自然之心。

    而韓江雪,吸收的就是冰咆哮和自然之心。

    這個世界,有著自己的特殊規則。

    星圖,就是主宰星武者命運的一切。

    為什么夏妍如此祈禱?

    因為從使用效果的角度來看,夏妍要是跟韓江雪使用相同品質的冰咆哮,其效果絕對是天差地別的。

    夏妍歉意道:“這星珠太珍貴了,我恨不得第一顆就吸收到自然之心,碎一個都心疼死了。”

    江曉心中有底氣,說話就是硬氣:“不要想這些,專注一點!成功了,星技你拿走;失敗了,星珠碎了算我的。”

    夏妍閉著眼睛,握著星珠:“小皮。”

    江曉:“嗯?”

    夏妍:“我開著百萬的車,住著千萬的別墅。從小到大,我在物質層面上都非常滿足。是你!第一次讓我有了被包養的感覺!”

    江曉:“”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