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420 封印
    江曉的確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卻是被現實拖拽了腳步。

    當江曉想要出門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穿著睡衣睡褲,而且衣領上還有朵花......

    哪怕是脖子上紋一朵花,也比衣領上秀朵花要好啊......

    “叮咚!叮咚!”

    江曉面色一喜,送衣服的來了?方老師剛才說在附近商場訂了幾件衣服。

    江曉急忙跑去開門,在可視通話儀中,看到的卻是一個落湯雞,不斷按著單元門鈴的樣子。

    江曉為她打開了樓下的單元樓大門,轉頭喊道:“小江雪。”

    “嗯?”韓江雪從書房里走了出來。

    江曉退后兩步,道:“找你的。”

    韓江雪愣了一下,打開防盜門向外看去,只聽到“蹬蹬蹬”的爬樓聲響。

    方老師家住四樓,那人可能是等不了電梯了,迅速竄了上來。

    江曉又向后退了兩步,

    來了來了,她來了!

    只看到濕漉漉的夏妍竄了上來。

    她睜著淚眼汪汪的大眼睛,一臉的委屈,癟著小嘴,一把將韓江雪擁入懷中,身上的雨水濺了一地。

    江曉躲得很遠,好家伙,差點被濺一身水,而韓江雪剛剛沐浴過,身上那干凈柔軟的睡衣也是“報廢”了。

    夏妍輕聲哽咽著,那被雨水淋濕的冰涼臉蛋,在韓江雪的臉上左右磨蹭著,雙臂緊緊的環著韓江雪,似乎要將她勒死在懷里。

    韓江雪不知道說什么好,一手撫著夏妍冰涼的背脊,好一會兒,才輕聲道:“這樣淋雨、情緒又不好,很容易生病的。”

    “嗯,嗯。”夏妍似乎已經聽不進去任何話了,只是不斷的點頭,那委屈的小模樣像極了被拋棄的小貓小狗。

    身后,方星云默默的看著這重逢的一幕,心中無限感慨,想當初,她也是有固定隊伍的,隊員們關系和感情都很好,只是......

    隨著各自長大、步入工作崗位之后,她的四人小組就很少在一起了,大家都很忙,有坐辦公室的,也有參軍的,下次相見,遙遙無期。

    方星云柔聲道:“快去洗個熱水澡吧,體質再好,也不能這么對待自己的身體呀。”

    韓江雪推了推夏妍,伸手想要解開夏妍環著自己的手臂,但是微微用力過后,韓江雪便放棄了,只是不好意思的看向方星云老師,歉意的笑了笑。

    方星云那一刻柔軟而感性的心,似乎真的能理解這樣的場景,并沒有任何怪罪。

    韓江雪一手環著夏妍的腰,直接將她抱了起來,走向了浴室。

    這樣的畫面,看的江曉瞠目結舌。

    是的,從外表上來看,韓江雪就是一個身材高挑而纖瘦的都市女孩,但別忘了,她可是星河期星武者,她的力量可不是鬧著玩的。

    只是這畫面...怎么看怎么不和諧,反倒是夏妍抱著韓江雪去浴室更合理一些?

    江曉使勁搖了搖頭,丟掉了亂七八糟的想法,對著韓江雪的背影說道:“我一會兒出去一趟。”

    韓江雪停在浴室門口,轉頭看向了江曉,道:“去哪?”

    如果是平時也就算了,在這樣的關鍵時期,她確實應該知曉江曉的動向。

    江曉想了想,道:“早上的時候,二尾聽聞消息,就從西北趕來帝都給我收尸來了,現在校長辦公室呢,剛才我打電話給她報平安,她要跟我見一面。”

    聽到二尾這個名稱,韓江雪松了口氣,那可是江曉的師父,更是幫了姐弟倆無數的星海期王者,她竟然在第一時間聽到消息就從西北趕來?

    尤其是聯想到二尾的工作性質之后,韓江雪能深刻感覺到,二尾對江曉的重視程度。

    韓江雪點頭應允,道:“小心一些,速去速回。”

    方星云好奇的聽著這個名字,估計是個代號吧,誰姓“二”啊......

    十幾分鐘后,江曉終于換上了送來的男裝,心情舒暢了不少。

    襯衫、牛仔褲、板鞋,一應俱全,衣服褲子倒是很合身,就是板鞋的號碼有點大,但這些都是小問題。

    方老師,真的是個貼心的人吶,誰要是娶了多有福氣啊。

    江曉對方星云連連道謝,在方星云不斷的叮囑下,被強塞在手里一把雨傘和鴨舌帽之后,江曉轉著車鑰匙走出了家門。

    半山楓林小區,嘖嘖,這名起的不錯,看這綠化,估計等到深秋的時候,這里會很美吧。

    這半山楓林距離帝都星武不過幾站地,路途不遠、也并不擁堵,江曉開著方星云的四個圈轎車,一路祈禱著別碰到交警,可算是來到了校南門對面,找了個停車位之后,他壓低了帽子,撐起雨傘往小巷子里走去。

    青青草原快捷酒店的前臺女接待,并不訝異江曉壓低帽子,低聲說話。事實上,像這樣偷偷摸摸的顧客,她每天都能碰到。

    問了房間號之后,江曉乘坐電梯來到6樓,敲開了611a的房間門。

    開門的是一個巨大的身影,將房門遮擋的嚴嚴實實。

    江曉二話不說,推著她走了進去,回身關上門,他這才終于把帽子摘下來,轉身看到了面無表情的二尾。

    她...并沒有什么變化,也沒胖也沒瘦,嗯...也沒長個。

    兩人靜靜的打量著對方,誰都不說話,房間中的氣氛無比沉悶。

    她穿著黑西褲、白襯衫,外面套著黑色的長款風衣,的確像是參加葬禮的風格。

    驀的,她動了,她雙手探到腦后,解開了那束的很低的馬尾辮,微微仰頭晃了晃,重新扎著辮子,看這架勢......

    平日里,她的馬尾一直束的很低,這讓她帶著一股特有的慵懶氣質,哪怕是在雪原圣墟中死戰的時候,她依舊如此。

    迄今為止,江曉只見過她束過一次高馬尾,那就是在進入雪山域的時候,那似乎代表了她備戰的態度。

    江曉上前一步,一手抓住了她腦后的辮子,道:“我幫你綁吧?”

    二尾挑了挑眉,隨即松開了手掌,長發散落而下,她四處看了看,坐在了椅子上,將頭繩扔給了江曉。

    江曉走到她身后,重新給她束成了低馬尾,確保她不會進入變身形態......

    江曉開口道:“如你所見,我沒事。”

    二尾淡淡的“嗯”了一聲。

    江曉白了她的后腦勺一眼,道:“你呢?”

    二尾:“活著。”

    江曉忍不住又白了她后腦勺一眼。

    良久,江曉道:“看你這一身黑白,真是給我收尸來的?”

    二尾啞著嗓子說道:“從異次元出來,步入正常社會,換身衣服,提醒自己改變行事風格。”

    “呃......”江曉尋思著,這說的也有點道理,雖然正常社會也是成王敗寇,但這畢竟是文明社會,所以各種勾心斗角、各種明爭暗斗很少是伴有硝煙的。

    與異次元空間完全不同,那邊可是真動手,一刀一臉血的那種......

    “呃...”江曉想了想,道,“謝謝你來為我收尸?”

    二尾淡淡的說道:“嗯。”

    江曉只感覺腦門上青筋直跳,看著眼前的后腦勺,有種一巴掌呼上去的沖動。

    江曉深深的吸了口氣,現在還不是造反的時候,他開口道:“我現在是名人,不選個隱蔽地點的話,很難聊天。”

    二尾:“檢查過了,房間安全,安心說。”

    江曉突然壓低了聲音,湊到二尾的耳邊,悄聲道:“我吸收了時空之隙和禍影之墟,也是一星雙技。”

    二尾的身子微微一怔,猛地轉過頭,微微仰臉,一雙丹鳳眼也瞪大了少許:“真的。”

    江曉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學著二尾剛才的樣子,淡淡的發出了一聲鼻音:“嗯。”

    二尾:“......”

    呦呼!舒服!爽!

    江曉強硬的將她的腦袋掰了回去,繼續給她束馬尾辮,束的很低,確保將她封印在了慵懶形態。

    嗯,大貓什么的,可是比猞猁可愛多了啊......

    江曉來到了她身旁,坐在了沙發上,道:“我想求你個事。”

    二尾:“嗯。”

    江曉悄聲道:“能不能把我的誘餌帶走?我和誘餌的心念是相通的,雖然誘餌升不了星技品質,但是卻可以磨煉我各項的戰斗技藝,誘餌也是另一個我,弓法、刀法、拳腳和匕首,誘餌練成了,我也就練成了。”

    二尾沉默半晌,道:“誘餌留下,你跟我走。”

    江曉無奈的說道:“不行啊,誘餌用不了星技啊,很容易就露餡的,大一雖然文化課比較多,但是出校歷練也是常態,隔三差五就有,據說還有夜晚拉練,誘餌絕對會暴露的,還是安全為主吧。”

    二尾沒有回應,只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江曉道:“只是我想問問,我這誘餌依舊是我的模樣,你能藏得住么?”

    二尾道:“我的隊伍相對獨立,自主權很大,這沒問題。既然你這樣計劃,我把他們一直想塞給我的兩個學徒招收了,順便把你帶上。帶學徒的話,我的自主權就更大了。”

    江曉面色一喜,成了!

    二尾啞著嗓子道:“沒星技倒也是件好事,能讓你更加專注磨煉技藝。”

    江曉突然問道:“道理的確是這樣,但是我的誘餌沒有星技,相當于你的小隊帶著個累贅,這會不會拖你的后腿?”

    二尾淡淡的開口道:“如果以累贅的角度來說,你本人和誘餌,在我這里沒有區別。”

    江曉:???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