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393 不是我,不是我
    為冰宮aces一騎絕塵盟主加更(1/10),另求月票支援~

    ····

    光頭胡只是遠遠的站在遠處,和對方團隊的實踐教師一樣,靜靜的注視著這樣的一幕,每一年,都會有一大批自以為是的天之驕子們身心俱疲、情緒崩潰。

    惡劣的環境,強大的生物,可怕的星技黑炎懼,這些苦痛折磨并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真正的目的,是讓自以為是的天才們認識到自己內心的脆弱,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褪去一身的桀驁,保持一顆謙遜的心。

    只是...相比較而言,光頭胡更希望看到那來自總決賽mvp的崩潰,可惜了,這個又皮又浪的孩子一旦進入戰斗狀態,與平日里的風格截然相反,靠譜到簡直是令人發指的程度!

    光頭胡知道,江曉是跳級上的高三,直接特招入的大學,他只有17歲,年齡比帝都星武的大一學子們普遍都要小。

    但也正是這個“弟弟”,

    在隊伍之中,干的是隊長的活;

    在戰斗時,站的是大哥位;

    率隊時,承擔著指揮的身份;

    輔助時,懷揣著爸爸的心。

    光頭胡很早就看出來了,這小子的人生經歷絕對沒有那么簡單,絕對不只是一個正常的覺醒者,畢業之后轉正的星武者。

    這孩子絕對是真正上過刀山、下過火海的那類人,是真正經歷過生死的人。

    光頭胡是真的好奇,這孩子除了表面上風風光光的全國總冠軍,在背地里,他都干了些什么?

    江曉也不想說自己比別人強多少,但是他的經歷也許的確比其學生更豐富一些。

    實際上,他同樣無法適應這樣的苦痛折磨,但卻能夠忍受。

    無論是在西北戰線、馬不停蹄的摧毀一個個雪山域;還是在雪原,無窮無盡的屠戮白鬼,都在一定程度上訓練了江曉的意志力。

    江曉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調節情緒,轉移著注意力,他的兜里有很多枚星珠了,其中不乏“黑炎鬼”的星珠,這類星珠并沒有負面星技,很適合夏妍,前提是...她愿意承擔痛苦。

    她燃燒生命的事,是江曉該操心的。

    但那無法被驅除的灼燒痛苦,卻是夏妍要自己承受的。

    看看再說吧,現在顯然不適合提這樣的問題,等回去之后問問她把。

    如果她不想要,那江曉就留著給小號,反正要在帝都星武上四年大學呢,這類星珠都能殺出來,是可以穩定提升品質的。

    江曉和夏妍輕聲細語,也在偷偷觀察著遠處的景象。

    祝福的光柱很好的舒緩了三位敏戰的身心,他們或坐或臥,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雖然一身暴戾之氣尚未消除,但好歹沒有做出任何“六親不認”的事。

    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兩方團隊真的有沖突,就目前這支暴虐的敏戰隊伍而言,他們真的有可能殺紅了眼。

    和輔助們不同,他們只能靠自身的自我調節,十八九歲的孩子,又能穩定到什么程度?就算是三四十歲穩如老狗的中年人,也未必能強到哪去。

    江曉的目光順著三位敏戰,目光落在了他們的實踐課教師身上。

    “我們早在三天前就跑完了應去的補給點、該走的路線,現在,我們在完成最后一項任務,殺黑炎鬼和黑炎魔。”夏妍輕聲說道。

    說實話,她的身體又熱又黏、汗水和泥土、灰塵夾雜在一起,再怎么有女神范兒的人,此時也是個臟兮兮的小乞丐。

    但她要抱抱,江曉也只能強忍著,講道理,江曉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他可是和大小火泥們撒歡打滾的終極大猛男,身上也沒干凈到哪去......

    江曉心中微微恍然,心中暗道:難怪能看到這些敏戰,他們應該是脫離了既定線路,走出了他們那片區域了。

    江曉忍不住疑惑道:“你們的最后任務是殺魔殺鬼?我們可沒這種任務,一會兒抵達27號補給點之后,我們就可以返程回去了。”

    夏妍沉默著,沒有回應。

    果然,還是你們戰斗職業辛苦啊,我們從早到晚都在負重趕路,滿打滿算,就初入這里、狀態極好的時候,有一次獵殺一頭黃金段位生物的任務,以后便再無強制獵殺任務了。

    江曉繼續問道:“這黑炎鬼死了,你們算是完成一項任務了唄?”

    夏妍搖了搖頭,輕聲道:“黑炎鬼還差1個,黑炎魔還差...4個。”

    江曉一臉的錯愕:“任務讓你們殺多少?”

    夏妍:“每種五個。”

    緊接著,夏妍苦惱的說道:“如果算上我們之前在去往各個補給點路上宰殺的生物的話,任務都快完成了,但是葉老師說那些不作數,非得從我們跑完所有補給點之后算起。”

    江曉轉頭看向了對方的軍訓導師,這不是胡鬧么,讓四個星云期學生殺一、兩個黃金段位的生物也就算了,讓他們殺十個?

    而且還是沒有后勤補給的狀態?

    哪怕他們是帝都星武的學生,水平的確是同齡人中的翹楚,那也不能這么亂搞呀。

    江曉問道:“明天就是第七天了,軍訓時間就要到了,你們這怎么能完成啊?”

    夏妍終于松開了江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灼熱的空氣灌入了她的肺中,讓她有些心煩意亂:“是的,無論是否能夠完成,我們都會在明天返回地球,葉老師說,根據完成任務的程度,給予相應的評價分數,與期末實踐課考核成績掛鉤。”

    奧...原來如此,不是強制性的呀,最多掛科唄。

    等等!

    周星河導員在階梯教室的話語還縈繞耳旁,掛兩科及其以上就要留級?

    尼瑪,這實踐課導師是和負責輔院的導員串通好的吧?

    我先把實踐課給你掛了,占據一個名額,那么從開學起,每科文化課你們都得給我好好學!必須全過,否則直接留級......

    這是周星河?這不是周扒皮嗎?

    誒?

    也不對呀,江曉想了想自己的團隊,也沒這么嚴格呀。

    學校對戰斗職業要求這么高?又或者是...夏妍這次的軍訓導師很嚴格?

    江曉打量著夏妍的軍訓導師,是一名四十中旬的女性,身高165cm左右,表情嚴厲,正用審視的目光看著江曉兩人,她身材微微有些發福?

    別說是帝都星武的老師了,就是隨便一個星武者,這樣微胖的體型也不多見,畢竟星武者的成長是和身體強度掛鉤的,絕大多數星武者的身材都是極好的。

    夏妍開口道:“她是政院的政治教育課講師,名叫葉華。學校本該有一批帶大一新生的實踐課教師,但他們現在正帶著大四學生外出任務,起碼還有半個月后才能回來,葉華老師是臨時被抽調來的,而且...據說是抽簽抽來的。”

    江曉急忙啞著嗓子說道:“你倒是小點聲呀。”

    夏妍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再怎么小她也能聽到,別掙扎了。”

    江曉:“......”

    乖乖,可了不得。

    難怪對你們如此嚴厲,人家也是抽簽倒霉才來這黑巖山的,誰心情能好?

    你們這是碰到滅絕師太了呀!

    倒是自己誤會了周扒...周星河了。

    江曉微微有些遲疑,道:“那她會不會拆散咱倆呀?

    我還能和你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么?

    我還能和你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么?”

    夏妍:???

    遠處的葉華也是愣了一下,那原本嚴厲的表情,竟然稍稍緩解,嘴角忍不住上揚,但卻強忍住了笑容。

    果然,上年紀的人,就得用上年紀的詞去試探......

    江曉想了想,走到光頭胡面前,詢問道:“等我們團隊完成了任務之后,就解散了是吧?”

    光頭胡推測出了江曉的意圖,道:“我的任務是帶你們返回學校,然后才會解散。”

    江曉撇了撇嘴,道:“得了吧,你巴不得我繼續軍訓。”

    光頭胡摘下了作訓帽,抹了抹大光頭上的汗水......

    江曉這話倒是說到他心里去了,并不是光頭胡心狠手辣,而是光頭胡真的不認為江曉受到了應有的“軍訓”。

    孫小笙?蔡瑤?樂岳?他們回去都行,看他們的狀態,已經在這黑巖山脈中成長了很多很多。

    但是這江曉...除了第一次跟黑炎魔正面交鋒的時候聲嘶力竭了一些,其他的時候都是云淡風輕的。

    光頭胡確實認為江曉應該繼續軍訓,但并不是在這里,他是想帶江曉去更高一層次的異次元空間去磨練。

    光頭胡帶上了帽子,周圍的亮度頓時降低了不少,道:“你會破壞他們團隊的訓練計劃。”

    江曉激動的喊道:“連你也要拆散我倆!人家女方那邊還沒說話呢,你這就把我否了!你到底是哪伙的?”

    光頭胡:???

    遠處,葉華那嚴厲的表情終于緩解,饒有興味的看著江曉,道:“我同意了,總冠軍。”

    光頭胡又摘下了作訓帽,撓了撓頭,看向了葉華,道:“這孩子真的很強,會徹底改變你們團隊的......”

    葉華打斷了光頭胡的話,開口道:“軍訓的意義是什么?”

    光頭胡一臉懵逼......

    醒醒!咱倆是同事!

    我也是老師!你這是要給我講課?

    我不要面子噠?

    葉華開口道:“強身、練藝、磨心、明志。”

    葉華看著江曉,道:“就像夏妍說的那樣,沒有人愿意在這鬼地方多待,但她是你的隊員,你選擇了留在這里......”

    葉華抬頭看向了光頭胡,道:“軍訓的意義不就在此么?”

    光頭胡又撓了撓頭,啥意思?反倒是我狹隘了?

    你連我說的話都不聽全...行吧,你是搞政治教育的,你說的算!

    光頭胡再次戴上了作訓帽,道:“江小皮!我宣布你通過了開學軍訓考核,成績優秀,現在原地解散。”

    光頭胡看向了三個輔助,道:“我現在退下教師身份,以學員、隊長的身份加入隊伍,共同前往27號資源點,然后返程歸校,走。”

    三個輔助原本還有點擔心,一聽老師入隊參戰,當即松了口氣。

    光頭胡雷厲風行,說走就走,一邊還轉頭看向江曉,道:“我沒讓你加入任何隊伍啊,我說的是讓你原地解散。”

    蔡瑤、孫小笙、樂岳:“......”

    一行四人迅速前行。

    沒走出去幾步,光頭胡再次轉頭看向江曉,大聲喊道:“我再重復一遍,我只是讓你原地解散啊,不是我讓你加入其它團隊的啊!”

    江曉:“......”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