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351 長尾猞猁
    趁著二尾抓著白山雪羽寶寶往外拽的時候,江曉一邊按著無頭馬尸,一邊在一片血紅碎碎冰里面找到了白山雪羽的星珠。

    第26枚白山雪羽星珠,到手!

    由于自己星槽數量的關系,再加上自然之心與忍耐的功能重合,江曉不打算現在吸收這星珠。

    等以后有小號了,冰咆哮吸收起來,甚至能從鉑金直接升級到鉆石!

    哇,

    想想就賊舒服!

    江曉一邊幻想著美好的未來,突然聽到了嗚咽的聲音。

    江曉急忙轉頭看去,卻看到二尾拎著寶寶那細長的馬腿,終于是將它給拽出來了。

    白山雪羽寶寶一身潔白,稱得上是欺霜賽雪,不過剛從肚子里被拽出來,整個身子都是濕漉漉的。

    雖然它剛出生,但是高度已經是一米開外了,被二尾拎在手里掂量著重量,小家伙似乎有些不滿,但是卻沒法反抗,只能無力的扭動身子掙扎著。

    看著還在向下滴淌水漬的白山雪羽寶寶,二尾的僵硬的面部線條終于緩解了一絲,緊接著,身上亮起了一面恐怖的野獸星圖。

    為什么稱之為恐怖?

    因為在那無盡星海的背景之下,那星圖仿佛活過來了一般,似乎是能張開血盆大口,將這批白山雪羽寶寶吞噬的一干二凈。

    江曉第一次看到如此奇觀,星圖竟然能動?

    當然,正常情況下,星圖是會隨著星力的波動而稍稍浮動的,并不是固定不變的,但是二尾身上浮現的星圖已經超出了“浮動”的范圍了!

    這頭兇獸是真的在動!

    江曉仿佛看到了翻頁動畫似的,這頭兇獸的動作并不連貫,抬爪、仰頭、咆哮......

    那被二尾拎在手中掂量的雪羽幼崽,更加的驚懼了,一雙湛藍色的寶石眼眸中,飽含著恐懼、甚至是絕望,一道道凄慘的馬鳴聲隨之而來。

    江曉想了想,還是抬手給了雪羽幼崽一記祝福。

    與此同時,江曉也很好奇,等自己星海期、星空期了,能真正的化星成武、調動星圖之后,自己這個北斗九星圖會有怎樣的功能。

    “注意!敵襲!”遠方的洞口處,突然傳來了文迪的警戒聲音。

    二尾眉頭細不可查的微微一皺,雙眼依舊望著被自己倒著拎在手里,不斷掙扎的白山雪羽,她頭也不抬的說道:“去看看。”

    “嗯。”江曉轉身離去的那一刻,突然聽到了那聲嘶力竭的慘叫聲!

    江曉嚇了一跳,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了驚悚的一幕。

    二尾身上徐徐綻放的兇獸星圖,終于張開了血盆大口,它要吞噬幼崽了!

    虛幻的兇獸星圖越來越大,原本是它被困在二尾的胸膛里,而現在,它被一再放大,以二尾為中心,最后竟然將二尾那巨大的身體包裹住了。

    徹底舒展開來的兇獸不再是蜷縮一團,再無絲毫的“萌”感,它終于露出了原型,極致修長的身形舒展開來。

    確定了,絕對是貓科動物!

    這是獵豹么?

    但是,那一雙直立耳朵的尖端部位上,怎么還聳立著一簇叢毛?

    而且雙頰也有下垂的長毛?倒是這流線型的優美體態異常惹眼。

    這是猞猁?

    不,也不對......猞猁沒這么長的尾巴吧?

    這尾巴都快趕上整個身子的長度了。

    體態優美的星圖兇獸,行為卻極為血腥,它張開了血盆大口,露出了鋒利的獠牙!

    我的乖乖,可了不得。

    只見二尾已經隨手將白山雪羽的幼崽往天上一扔,而后仰頭,那一雙丹鳳眼緊緊盯著獵物。

    而那巨大的兇獸星圖如翻頁動畫,動作一卡一頓,時機把握卻非常精準,一口便將那掙扎亂扭的白山雪羽寶寶吞下了半截!

    緊接著,便是如猛獸進食一般左右搖晃著頭顱、大幅度的撕扯著白山雪羽幼崽......

    江曉暗暗咋舌,突然感受到了二尾掃來的冰冷目光,他急忙轉頭跑了出去。

    戰場抗命可不是鬧著玩的。

    剛才發生的一幕對于江曉來說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

    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到底還有多少奇異的事情等待著自己去發覺?

    自己這北斗九星圖,最終會幻化成什么?

    來到洞口外,卻是發現文迪正與一頭白山雪貂殺得難解難分!

    快,

    太快了!

    文迪的墻出如龍、迅如閃電!他的槍快,白山雪貂的速度更快!

    簡直就是一道白色的閃電,它的體長40厘米左右,體型雪白、長尾蓬松,“吱吱”亂叫著、極其兇狠。

    這大長老鼠...呃...身材真的很長。

    車中林肯,狗中臘腸。

    估計這小家伙是聞著血腥味趕來這里的?

    文迪的銀槍與白山雪貂的尖牙利爪激烈相撞,甚至都能看到擦出來的點點火星。

    江曉猛地一抬手,唰!

    一道圣潔的光柱落下,但卻連白山雪貂的尾巴都沒碰到。

    奶腿的,要不是文迪在這里,我直接一發沉默砸死你哦!

    呼!

    文迪槍如雨點般猛刺下來,伴隨著一道道微小的龍卷,終于將這雪白閃電吹離了地面半分!

    機會!

    文迪眼眸熾熱,身子瞬間欺上,長槍精準的刺向白山雪貂的頭顱。

    “吱!吱!”吱吱亂叫的白山雪貂別吹離地面,無處借力,只能瘋狂的扭動著長長的身體。

    它的腦袋還真就躲過了文迪的進攻,慌亂之下,卻是被刺中了蓬松的長尾。

    文迪心中大定,戳著它的長尾,直接將它甩上了天際。

    瘋狂扭動、亂叫的白山雪貂,小小的腦袋上寫滿了四個大字:任人宰割!

    噗......

    從它那雪白的身體里,突然發出了一團暗褐色的霧團,迅速飄散開來。

    哪怕是江曉兩人還沒聞到氣味,他們都想要低頭嘔吐了。

    在這里歷練了半個多月了,這白山雪貂的屁,三人都聞過。

    臭,只是一種感覺,忍一忍就過去了,問題是它能讓你頭暈目眩,惡心反胃,戰斗會受到很大影響。

    這氣味還帶著一絲心靈攻擊,人們厭惡這氣味是理所當然的,想要遠離也是理所當然的,而這氣味也無限放大了自身的功效,讓人們不由自主的邁步撤退、遠離它。

    主動撤退和被動撤退,其中是有著本質上的差距的。

    而且這氣味還是無差別攻擊,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因為在氣味飄到敵人那里之前,白山雪貂是自己先“享受”的。

    這也代表了它的退縮之意,一旦用出這樣的星技,它主觀上和客觀上就都想要逃離戰場了。

    江曉甚至忍不住去想,它拉粑粑的話,會不會把自己熏死......

    文迪連連后退,一邊取出了背后弓箭。

    而早在文迪后退之前,江曉已經迅速拿出斜挎在背后的黑弓。

    黑色弓瞬間被江曉拉成圓月,

    前手緊,后肘穩,當江曉的勾弦手抵在右顎處時,背后那從山洞里走出來的人,忍不住暗暗點頭。

    江曉姿勢是如此迅捷而穩定,他整個人仿佛定格在了原地一樣,甚至都沒有了呼吸,像是一尊雕塑。

    真的一動不動么?

    如果江曉的頭發再長一些就好了,起碼風吹來的時候,會看到發絲飄動,這小圓寸,頭發根本浪不起來。

    嗖!

    夾雜著如若破空般的星力,一支箭矢急速射出。

    江曉迅速反手從箭囊中取出另一只箭,搭弓射箭一氣呵成。

    嗖!嗖!嗖!

    江曉和文迪仿佛在競賽一般,半空中吱吱亂叫的雪貂終被一箭穿心,釘在了雪山石壁上,而后那一發發弓箭連續不斷,詮釋了什么叫“萬箭穿心”。

    區別于江曉的普通箭矢,文迪的箭,可是帶著旋風的利箭,破敵的同時,還能吹飛那惡臭的氣息。

    白山雪貂那細長的小身體從頭到尾,被一根根箭矢一次又一次的釘進石墻中,文迪百發百中,江曉竟然也能跟得上節奏!?

    “弓箭精通升級!黃銅品質Lv.8!”

    江曉手一抖,心道不妙。

    果然,射歪了。

    文迪這才收手,轉過頭,對著江曉勉勵的一笑。

    江曉嘿嘿一笑,道:“好險是吧?差點下不來臺吧?”

    文迪:“......”

    江曉拍了拍文迪的肩膀,道:“放心吧,迪哥,我這人賊懂事。”

    文迪嘴角尷尬的抽了抽,走向了那被亂箭穿心的雪貂。

    江曉微微一笑,就咱這智商,哪條路不走的寬寬噠?

    鬼呀!

    江曉剛想回去山洞里看看,一轉身卻是嚇了一跳,二尾就在他幾步之外,那巨大而漆黑的身影悄無聲息的佇立著,一雙冰冷的眼眸盯著江曉手中的黑弓。

    江曉尋思著,什么時候能做到像二尾這樣無聲無息、形如鬼魅,他也就真的算是守夜軍的一員了。

    江曉小心翼翼的詢問道:“怎么樣?”

    不過,看著二尾那僵硬的表情,江曉就覺得事情不妙。

    你那星圖兇獸那么兇殘,都快把幼崽給撕碎了,你還想吸收星寵?

    呵呵,做夢去吧!

    二尾低頭望著江曉,身上星力躁動不堪,下一刻,一頭瘦小的雪羽幼崽憑空出現,從她的身上竄了出來。

    哇!

    江曉眼睛猛地瞪大!

    我就說嘛,你那星圖星獸那么兇悍霸道,怎么可能吸收不到星寵呢?.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