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一將功成 288 變動
    歡呼雀躍的眾人,好一會兒才消停下來。

    雖然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覺醒者學員,但他們畢竟都是18、9歲的青年,怎么可能像老家伙們那樣沉穩。

    別說是他們了,就算是來一群星云之下的老家伙們,如果在不損失一兵一將的情況下將古武之魂帶領的小隊全軍覆沒,估計老家伙們也得蹦著高的歡呼雀躍。

    一眾人迅速收斂星珠,而后的問題也來了。

    在面對強敵時,大家可以暫時拋開其他因素,共同對敵。

    但是,當敵人被消滅了之后,獎勵分配的問題被擺上了桌面。

    不要小瞧這一問題,如果處理不好的話,它完全可以讓原本緊密結盟的團隊分崩離析。

    一眾人誰都沒有開口,他們鳩占鵲巢,來到了古武之魂曾經率隊休息的地方。

    按照常規情況來說,古武士兵以小隊為單位,沒有種族團結這一說,只要看到另外的小隊,那就會爆發激烈的沖突。

    而古武之魂率領的隊伍戰斗力很強,所以學員們在這里休息,應該不會有其他不長眼的古武小隊來這里找麻煩。

    這三面鏤空石墻算是給眾人圍出了一個房間,青年們恢復體力、恢復星力,緩一緩心神。

    熊初墨手中盛放著一團淡藍色的花朵,迷人的香氛沖蕩在石墻房間中,眾人的星力緩緩恢復,這絕對是心靈和肉體上的雙重享受。

    韓江雪終于打破了沉默,這么長時間了,她也確定古武之魂已經陣亡了,便打開了碎空,將古武之魂的尸體拽了出來。

    這群古武士兵們只是長得像喪尸,但是人家并不是真的喪尸,而是異次元的生物,在碎空之中是無法存活的。

    話說回來,如果是真的喪尸能在碎空里活下來么?

    江曉并不清楚,因為喪尸這種東西只出現在影視劇里,他在現實里還沒見到過。

    韓江雪的動作引來了所有人的注意,古武之魂可是古皇陵里面,所有異次元生物之中,價值積分最高的,足有80分之多。

    而古武之魂帶領的這8個小嘍啰,一個也才10積分,加起來才和古武之魂分值一樣。

    只看到韓江雪將古武之魂的尸體平放在地上,并且向后退去,回到了江曉的身旁,對著彩南省代表隊說道:“按規矩,這支古武軍團的星珠是你們的。”

    這一句話說出來,彩南法系祁顏、盾戰白一“捧”(真名白一鵬)、敏戰沈星不由得對韓江雪好感度大升!

    而熊初墨的面色稍稍激動,面色暈紅,有點不好意思。

    講道理,剛才的戰斗是韓江雪全權指揮的,雖然中間出了一點小插曲(瘟疫之箭爆發),但是僅從結果上來說,韓江雪的指揮思路清晰、分配任務明確,率領著眾人將古武小隊殺敗了。

    對于這場小隊聯盟的勝利,其指揮的功勞,毫無疑問都是要占大頭的。

    更何況,是韓江雪親手殺死的古武之魂,而對古武之魂一直以來的控制也是江曉,這場戰斗,怎么看都是韓江雪的團隊貢獻最大。

    雖然盾戰白一鵬有亮眼表現,但并不足以占據頭功,而自己團隊的其他成員,在這次團戰中也沒有表現的多么亮眼。

    “按勞分配吧。”熊初墨臉蛋微紅,弱弱的說道。

    江曉聞言,不由得挑了挑眉,這群彩南的學生們,不僅浪的一批...呃,浪漫的一批,而且也很講究哦?

    “規矩就是規矩,如果不遵守,那就沒有設定的必要。”韓江雪搖了搖頭,道,“這本就是一個荒蠻的異次元空間,支撐我們三隊緊密聯盟的,只有心中的道德約束,以及......”

    韓江雪伸出食指,輕輕點了點額頭上的發帶:“以及這一個小小的攝像頭。”

    韓江雪看著眾人,面色冰冷,淡淡的開口道:“而且對于某些團隊來說,這攝像頭也不會起到任何約束作用。”

    但凡將熊初墨換成一個自私自利的人,那么便沒有這么多事情了。

    而韓江雪也并非是在乎其他人的利益,她更不是好心,她只是需要這樣的運轉方式繼續有效的運行下去。

    有了這樣的團隊聯盟,眾人的生命安全就有了雙重保險。分數重要,命,更重要。

    又或者,

    這一切的一切,只是韓江雪給予白一鵬的獎勵?

    獎勵這名來自彩南的盾戰,很好的保護了自家的小皮?

    熊初墨開口道:“那我提議,改變分配制度,我們按勞分配吧。”

    一旁,一言不發的津門團隊心中卻是有些其他的想法了。

    他們和其他隊伍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他們很強!

    確切的說,津門南開中學代表隊的實力非常強,強到可以單槍匹馬進復賽的那種。

    為什么找北江隊結盟?

    一方面是更好的感受這匹黑馬的實力,他們早就關注到這支異軍突起的隊伍了,他們并不相信媒體的判斷和預測,他們有著自己的分析測評。

    對于那些眾所周知的強隊,津門南開中學代表隊研究分析的透徹,而對于這支人們鮮少關注的北江江濱一中代表隊,他們有著自己的判斷。

    這支隊伍,很可能是會在復賽遇到的隊伍!所以津門團隊想要摸摸北江團隊的底。

    而另一方面,津門代表隊也是給自己團隊成員上了一層保險,他們作為種子團隊,不想在初賽階段出任何意外。

    有了江濱一中在身旁,無論是面對異次元生物黃金BOSS團隊,還是面對其他學校聯盟,他們都能游刃有余的應對。

    但是現在的情況有些復雜了。

    劉揚和蔡瑤暗暗的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復雜的情緒。

    毫無疑問,江濱一中這匹黑馬團隊的名號是坐實了。

    不僅坐實了,甚至開始侵犯津門團隊的利益了。

    他們現在已經知曉:江濱一中這支黑馬團隊,就是名副其實的大神隊,而且在這大神隊中,的確有一座“真神”鎮場。

    作為指揮的韓江雪,從指揮到戰斗,從戰術素養到執行力,已經超出了正常參賽學員一個檔次。

    要知道,這些所謂的“正常學員”可都是真正的聯賽精英,而在一群各省級選拔出來的精英學員中,韓江雪依舊壓眾人一頭,這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如果是按勞分配的話,直到最后的名次排名,北江江濱一中必然會排在津門南開和彩南師附之前。

    復賽的名額只有8個,津門代表隊的整體實力可是突破天際的,他們可是要站在帝都的大神團面前,道一聲:“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

    毋庸置疑,這樣有野心有實力的隊伍,是不可能屈居人下的。

    蔡瑤本以為是己方領導其余二省代表隊,但卻因為對方一個學員的超強個人素養,直接被對方壓了一頭,如果這學員只是單純的“士兵”還行,關鍵她是個“指揮”。

    這也直接導致了津門團隊從領袖變成了二當家,這問題可就非常大了!

    眼看著劉揚走過來,蔡瑤悄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愿意守規矩,那么這一層的武器就是北江的,下一層的武器是我們的。等下一層武器到手之后,我們再提出離開聯盟。”

    劉揚細不可查的點了點頭,道:“這隊是真尼瑪強,尤其是這姐姐,誒呦~”

    蔡瑤笑著搖了搖頭,倒也灑脫:“差點變成打工的了,呵呵,好聚好散吧。我建議這次的星珠就都給彩南吧,我們別提出異議了。”

    劉揚“嗯”了一聲,認可了蔡瑤的建議,玩著手里的星珠,走了過去。.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