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靜候開荒 220 毒奶本奶
    高俊偉當時愣在原地,沒辦法,姐弟倆的這一bo打的實在是出人意料,而且又默契無比,短短的一瞬間,他的母親已經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正如同在省聯賽的復賽中,突然消失的高俊偉一樣。

    只可惜,

    那個時候高俊偉消失了,周圍有近萬人觀看著,電視機后也有無數的觀眾看到了那一幕。

    而在這冰天雪地之中可是一片荒蕪,周圍沒有半點人影。

    想來,高俊偉的母親也正是因為看中了這一點,才選擇在這里動手的吧。

    有一個道理是亙古不變的,想要傷人,那就要做好被人傷害的覺悟。

    這個世界從來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

    否則的話,依照高母的意思,高俊偉的心理疾病已經治好了,他已經沖破了心障;而江曉和韓江雪已經被她兒子碎尸萬段,拋尸荒野了。

    否則的話,依照高俊偉的意思,母親現在已經被韓江雪放出來了。

    是的,

    高俊偉震驚不已,他是萬萬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堂堂星河巔峰的母親,竟然就這樣被陰死了?

    不,她還沒死,她只是被扔進了碎空之中,一切還有救,我要救她出來!

    高俊偉握緊了唐刀,一把拎起了深受重創的韓江雪,從背后架著她的身體,唐刀橫在了她的脖頸上:“開啟碎空,開啟碎空!放她出來!”

    韓江雪面無表情,目光冰冷,薄唇上一絲絲鮮血流淌而下,對架在脖子上的唐刀沒有半點反應,仿佛沒有感受到半點威脅。

    “誒。”遠處傳來了江曉的聲音,高俊偉面色焦急的抬眼望去,卻看到江曉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道,“刀往下面放一放,她要是死了,你媽就真出不來了。”

    高俊偉握著唐刀的手掌微微顫抖,情緒無比激動,鋒利的唐刀在韓江雪脖子上留下了道道血痕,大聲吼叫道:“開碎空!快開!把她放出來!”

    韓江雪卻是對這一切置若罔聞,在她的想法里,哪怕是死了也不可能開啟碎空。

    是的,自己死了,那么高俊偉的母親也會永遠被封禁在那空間之中,也就不會再傷害江曉了。

    “你他馬的聽不懂我說話嗎!?我讓你開碎空!”高俊偉焦急的大吼一聲,手臂突然向下,一刀落下,劃在了韓江雪的大腿上。

    擦!

    一個血淋淋的大口子瞬間出現,韓江雪咬緊牙關,硬是沒吭一聲!

    呼

    一道光柱突然落下,將高俊偉和韓江雪包裹其中。

    前文就提到過,在星云期這一身體素質相對較低的階段里,想要單純的憑借反應能力來躲避瞬發星技是很困難的事情,最好是提前預判。

    由于使用星技的限制,江曉還做不到身子紋絲不動就能夠釋放祝福。

    就如同韓江雪在使用荒風時,她不是為了符合潮流、為大眾解釋她在使用星技,所以才輕挑指尖。那是她在使用荒風時的伴生動作。

    瞬發星技能不能躲?

    當然能,高俊偉的母親能,曾經在兵器庫中,試圖宰了江曉的光頭也能,他們要么是身懷絕技、仿佛腦后長眼、感知周圍一切,要么就是全神貫注于江曉的“施法”動作。

    而此時的高俊偉顯然并不在其列,他已經慌了,徹底慌了。

    心目中那個無比霸道強勢的母親,突然被扔進了碎空之中,被他人掌控生死。

    這樣的一幕完完全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這樣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下,高俊偉真的慌了。

    戰場上,你慌了,便是在給人機會。

    自從那刀刃離開韓江雪脖子,割向她大腿的一剎那,江曉的祝福便已經蓄勢待發了。

    一點寒芒先到,隨后槍出呃

    一發祝福先至,隨后江曉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江曉不是在賣萌,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大步流星、虎虎生威的沖到敵人臉上,但是此時的他的確是傷的不輕。

    江曉的星力也是快要見底,在前沖的過程中,一道漆黑粗大的黑色光線沖了出去,直接連接在了高俊偉的身上。

    同樣是進階的金品星技*逆流之光!

    深受重創、星力見底的江曉,的確是沒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就在剛剛,

    高俊偉也是形若癲狂,認為天都塌下來了,認為自己已經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已經沒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但事實證明,除了失去母親,他還能失去更多。

    比如說生命,比如說星力。

    不能說韓江雪對“祝福”有了抵抗能力,但是長時間接觸江曉的銀品祝福,她的確是能更快一些的反應過來,她用盡全力推開了高俊偉,整個人倒在了雪地中,而江曉的身影隨后而至。

    咚!

    高俊偉的身子倒著滑了出去,他弓著雙腿,在雪地里滑出了8、9米之遠,手執唐刀,驚出了一聲冷汗,差點沒被那半齒格斗刃刺穿了喉嚨!

    江曉心中暗暗可惜,兩人之間那漆黑的逆流之光瞬間被拉長。

    “你你”高俊偉驚訝無比的看著逆流之光,唐刀連揮,卻是根本斬不斷這可惡的光線,而體內星力的迅速流逝讓高俊偉膽戰心驚、苦不堪言。

    江曉蹲在地上,一手按在了韓江雪的肩膀上,承印套了上去。

    銀品的“承印”,的確是需要身體接觸才能夠在目標身上留下印記,也不知道金品的“承印”是否能夠有新的變化。

    感受著體內星力正在增長,身上的皮肉傷不斷愈合,江曉可算是度過了最困難的時期。

    一道、兩道、三道鐘鈴扔了出去,清脆悅耳的鈴聲在雪地里響起,跳躍的醫療光波在姐弟二人身上來回穿梭,迅速治愈著兩人的身體。

    高俊偉的喉結一陣蠕動,他知道,拖得越久,就越沒希望。

    一方面是碎空中的母親,高俊偉親身經歷過碎空,他很清楚在里面的感受,他知道,自己的母親會窒息缺氧,時間越久,她死的就越透。

    另一方面是戰場上的醫療系覺醒者。

    哪怕是韓江雪和江曉被自家母親打的血肉模糊、深受重創,在這短短的幾個回合之后,姐弟兩人的狀態已經回上來了。

    這就是醫療系覺醒者的真正恐怖的地方!

    而且江曉還不是正經奶爸

    這特么簡直就是個毒奶!

    他不僅讓高母毒發身亡,此時更是在吸收高俊偉的生命力和星力。

    那逆流之光雖然是所謂的共享生命力和星力,但是就目前情況來說,體力充沛、星力充沛的高俊偉,和身受重傷、星力見底的江曉

    毫無疑問,高俊偉身上的星力和生命力正在瘋狂的往江曉身上倒灌著。

    這哪是生命、星力共享?

    這簡直就是生命、星力汲取

    說時遲,那時快。

    高俊偉沒有資本等待和猶豫,要么戰、要么逃。

    高俊偉并不認為自己能夠逃得出去,他太清楚韓江雪的實力了,別說是韓江雪,如果他現在轉身就跑,江曉一發祝福落下來,他很可能就沒了,他必須全神貫注于江曉身上,提前預判躲避祝福。

    如果如果那信號槍沒有被自己母親踩碎該有多好

    高俊偉心中一動,何不用懼吼!?出其不意,是戰是逃,看情況在做計較!

    只見那高俊偉張嘴就要喊!

    一句話卻是將高俊偉的吼聲硬生生的給憋了回去!

    “把嘴給我閉上!”江曉一發沉默就扔了出去,剛剛回起來的星力再次見底。

    打架是要用腦子的,

    越是到關鍵時刻,越是性命攸關,就越要沉著冷靜。

    江曉一直在密切關注高俊偉,他本就是一副哭爹死媽的模樣,隨著局勢對他愈發不利,他那張臉就越難看,為什么他突然眼前一亮?

    顯然高俊偉的心中有了計劃!

    什么計劃!?

    我不管你是什么計劃,在我這里都不可能發生!

    覺醒者之間的戰斗,大概率會涉及到星技。

    你想翻盤!?

    我可能給你機會嗎!?

    我就是翻盤翻上來的!

    蒼鷹搏兔,亦用全力。這道理我懂,不懂的那個人已經進小江雪的碎空里去了。

    本該洪亮的懼吼之聲,被硬生生的憋回了肚中,高俊偉面色極為難看,哆哆嗦嗦的發出了嘶吟之聲,那臉色紅的都快要滴出血來了。

    與此同時,江曉感覺到自己的右手被拽住了。

    身側,沐浴在祝福與鐘鈴之中的韓江雪,拽著江曉的胳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她那一雙冰冷的眼眸,也落在了高俊偉的身上。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