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 > 怪物世界 第134章 和諧打劫
    救援機艙內。

    教授攥著手提箱的把柄,昂著頭,目光死死的盯著身前叉著腰,依舊不發一言的青年。

    在他的腳邊倒著兩名護衛,并沒有被殺死,僅僅只是陷入了昏迷而已。

    “你應該知道,這么做的后果是與整個考古協會為敵!”

    教授擰著眉頭,沉聲放著狠話,手上動作倒是不慢,雙手捧著手提箱,四平八穩的遞上去。

    “嗯,其實我也很害怕的,你這么一說我就更害怕了......”

    祝覺接過手提箱,語氣不急不緩,沒有立刻將它著收進空間戒指,就這么拿在手里,又舉起左手的槍械在旁邊的驚呼聲中瞄準教授的額頭,抿了抿嘴問道,

    “這里邊的東西是從煉丹爐當中拿出來的?”

    教授表情依舊淡然,仿佛將眼前這死亡威脅視于無物。

    當然,他嘴上的動作同樣不慢:“沒錯,都是非常貴重的東西,記住要輕拿輕放......對你而言可能沒什么作用,但這是考古界的一次大發現,所以說你拿回去要是覺得沒什么用也可以送回來,我愿意支付一筆高額的贖金......方便留個聯系方式嗎?”

    “不怎么方便,我現在要下去,所以......”

    打開槍械保險,咔噠聲在安靜的環境里尤為清晰。

    “那好吧,駕駛員,請停一下救援機,打開艙門讓這位先生下去。”

    教授起身慢條斯理的整理衣服,轉身走到一側的壁掛式通訊器,摁下按鈕聯系道。

    “合作愉快。”

    把槍械夾在胳肢窩底下,祝覺向著教授伸出手。

    “路上小心,那怪物可能再度引發地震,切記要保護好手提箱,期待下次再見。”

    教授雙手握著祝覺的手,稍稍用勁晃了晃,臉上滿是擔憂神色。

    “嗯,諸位,有緣再見。”

    祝覺點點頭,遲疑了幾秒,緊接著頗有余裕的向周圍幾人點頭致意。

    跳出艙門,回頭還能看見站在門邊上望著自己的教授,祝覺咂咂嘴,低聲嘟噥著:“這些高級知識分子還是有規矩啊,搶個劫弄的跟去他家吃飯送禮似的,讓人怪不好意思。”

    艙門內。

    有研究員看著教授停留在門口一動不動,還以為是出什么事了,連忙起身過去詢問道:“教授,您沒事吧?”

    “沒事?”

    冰冷的聲線,身材消瘦的老人猛地轉身,一把攥住自己助手的領口,

    “老子怎么可能沒事,那個手提箱里的東西是我幾年來廢寢忘食才得到的寶物,那是我實現人生價值的寶物!你問我有沒有事,你他媽怎么不去問問那個狗雜種有沒有事?”

    “我,我很抱歉,教授......”

    從未見過表情如此猙獰且言語如此有“素質”的教授,研究員臉色煞白,結結巴巴的回道。

    “立刻給我全速前進,回到地上,立刻發信息給總部和現場的聯邦政府隊伍還有別的什么......給我直接打開衛星監控這片區域,我要第一時間直到那個雜種乘坐的救援機從什么位置離開!”

    在教授看來對方既然能進入遺跡并且混到他們的救援機當中,而且還不是救援名單中的人物,那就必然在附近有著自己乘坐的救援機及其接應人員。

    只要能先一步到達地面,他就有辦法鎖定目標!

    可惜,他怎么想都不會想到,祝覺不僅沒有救援機,他甚至都沒有回到立刻回到地面上,而是在離開救援機后立刻原路返回遺跡!

    遺跡內,人類與怪物的戰斗仍舊在繼續。

    數條粗壯的觸肢墜落在地,粘稠的惡心液體從斷裂口流淌出來,祝覺路過時掃了眼,想著到底是考古協會總部的人物,總歸還是有些手段的。

    但現實的戰況并沒有祝覺想象中那么樂觀,這怪物可不僅僅是體積龐大了些,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不僅沒有露出頹勢,反而隱隱占據著上風。

    那些觸肢憑空毫無規律的揮舞著,人類這邊的戰斗人員只要被觸碰到,身體立刻就會被吸附,緊接著便是與之前在地底空層一模一樣的血肉剝離。

    單就是如此也就罷了,這怪物明顯還掌控著某種特殊的力量,就如同祝覺在幻夢境狄拉斯海港碰見的蟹之主的控水能力一樣,這鉆在地底的家伙似乎能操控一定范圍內的砂土,戰斗的過程中經常能看到一些平整的地面突然有石柱突起,躲閃中的人稍有不慎就會被反制。

    盡可能的遠離戰場,找了個較隱蔽的位置旁觀,沒過多久,清道夫便從附近流淌而來,將手機交到祝覺的手上。

    “這就是全部了么......干的不錯!”

    翻看著手機內連續近十分鐘的視頻,石柱上的雕紋幾乎全被拍攝了下來,個別幾個模糊不清也沒辦法,祝覺想著回去應該可以用電腦上的一些工具程序進行放大和還原。

    想要的東西到手,祝覺看了眼戰場,也沒準備停留,招手讓風鈴回到自己身邊,準備靠它載自己出去。

    嗷~

    風鈴叫喚一聲,身形迅速膨脹。

    就在這時候,清道夫卻是突然攔在祝覺的面前。

    “怎么了?”

    祝覺有些詫異的停下動作,通過精神向它詢問,后者瞬間分離出一部分沙礫,在空地上形成字符:饑餓!

    隨即又變成一個箭頭直指遠處的怪物,字符轉變:能力強化!

    “你的意思是如果能吃掉它,你的實力會得到增強?”

    “對。”

    看著地上最后顯示的字符,祝覺拍拍風鈴的額頭,讓它變回原樣。

    清道夫的實力在這段時間不斷吞**神污染源的前提下早已經恢復并且還有所增長,但祝覺也是頭一回碰見它如此渴求的想要吞噬某樣東西,不論如何都準備幫它一把。

    要是真的能再度強化清道夫,祝覺自己無疑也能從中獲益。

    問題的關鍵在于要怎么動手才能盡可能的防止自己的身份不外露。

    暴風雪的能力過于顯眼,要是在這地下遺跡當中使用,祝覺除非是將在場的人全部滅口,否則以后要是再在人前使用,必然第一時間就會被認出來,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而就算祝覺用別的方法干掉這怪物,到時候清道夫吞噬它時的動靜想要瞞過這些人同樣不可能。

    “滅口?”

    沉吟一聲,拇指摩挲空間戒指,三日月太刀的刀柄在身前浮現,祝覺的視線掃過前方的那些人。

    眼中泛起的寒光并沒有存留太久,幾秒后便消散下去。

    他不想暴露身份,可要讓他動手殺死這些正與精神污染源怪物對抗的人又有些下不去手......說到底,這些人都是奮斗在對抗精神污染源怪物一線的精英,每個人對于人類來說都是相當寶貴的戰斗力,又沒有招惹自己。

    對他們下手,實在不講究。

    或許還會有其他的方法?

    視線無意識的掃過手機,祝覺挑了挑眉,將三日月太刀放回戒指,旋即躬身往戰場沖去。

    “快要到達極限了么......凱文,獲勝的可能性有多少?”

    看著周圍在怪物的壓制下苦苦支撐的戰斗人員,奧瑟揮動電流纏裹的刀刃再度斬斷一條觸肢,后撤避開一次沖擊,轉頭詢問同伴。

    與此同時奧瑟身上的裝甲不斷溢散出白色霧氣,轉手從左側腰際取出一管藥劑,盡數傾倒在胸前,下一秒胸口位置的嶙峋甲殼竟是開始蠕動,將這些液體吞噬進去,白霧立時少了大半。

    “僅有我們兩個不夠,這種環境對它太有利,我們得想辦法撤離!”

    身上的白色風衣沾染著不少臟污,凱文的雙臂上掛載著兩個炮筒模樣的裝備,口中喘著粗氣,話說到一半,頓了頓,目光突然轉向右側。

    在那兒正有人舉著個手機模樣的設備對準這邊,確切的說是在瞄準奧瑟。

    “喂!你是......”

    凱文剛要開口詢問,卻發現那人突然又收起設備,從地上撿起一把槍械。

    “請你一定要記得我!”

    “我把怪物引走,你們快跑!”

    響亮的男人嗓音一時間傳遍整個遺跡,緊接著所有人都看到一個黑影突然一躍而起,對著那怪物連開數槍。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原本盯死他們這些人的怪物突然就改變了追殺目標,一個甩尾便消失在了遺跡當中。

    既然在這里不方便動手,換個地方不就是了!

    只是對在場的其他人員來說卻是一頭霧水。

    一定要記得你?

    你誰啊?

    怪物的離去讓所有人身上的戰斗壓力驟然一輕,為那位不惜犧牲自己來拯救他們的兄弟感動的同時開始不自覺的往剩下的那架救援機靠攏。

    “有隊員犧牲自己?”

    凱文看向奧瑟,有些遲疑的問道。

    對方走之前說要讓在場的某個人記住他,那肯定就是自己這邊的人了,或許是情侶,好友這一類的關系。

    只是凱文分明看見剛才他拿手機對著奧瑟拍照......

    這個行為未免有些奇怪吧?

    “不論如何,他給我們爭取了時間,撤!”

    不管那人是誰,在奧瑟看來肯定支撐不了多久,現在不走,待會兒想走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