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上血脈至尊 > 《無上血脈至尊》第一卷VIP卷 第265章踩人打臉
    “你還有什么話可說?”宇文華澤逼近凌煜,目光冷冽,深處一抹殺意。

    凌煜感受到宇文華澤其周身淡淡散發出來的凌厲氣息,頓時嚇得有點腳軟,可是仍舊口硬道:“宇文前輩,我還是那句話,無憑無據,口講無憑,你貴為通九劫的強者,難道就這樣辦事嗎?”

    “提醒你一下,我凌家的天才叫凌風。”

    宇文華澤雙瞳微微收縮,淡然笑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那凌風很強?”秦升轉頭問夏冰凝。

    夏冰凝搖搖頭,道:“沒聽說過。”

    “連我女朋友都沒聽過,那凌風算什么東西?”秦升嗤笑一聲。

    云嵐卻道:“學妹常年不去圣院,深居簡出,自然沒聽說過凌風。”

    “那凌風可是神丹宗的外宗風云人物,我離開靈霄圣院的時候,就曾經聽說過他要熔煉丹火。”

    聞言,宇文華澤也是點點頭,如果能夠成功熔煉丹火,那要進入內宗,甚至成為核心弟子,乃至親傳弟子,也是不是沒有可能。

    若是那凌風能夠成功熔煉丹火,成為核心弟子,那地位可是要比秦升這個九級客卿要高得多。

    凌煜似乎也察覺到眾人的臉色變化,眉宇間盡是傲然。

    “嗤~~”

    秦升抬手對著凌煜就是斬出一劍,劍光一閃而逝,突然且迅猛,凌煜又被宇文華澤重創,反應慢了半截。

    殺戮的劍意沖天而起,秦升就像從尸海中爬出來的修羅戰神,劍草晶瑩發亮,符文的光芒就像太陽那般耀眼。

    凌煜中了一劍,恐怖的劍氣絞飛其胸膛的斷骨,鮮血又汨汨的流淌出來,秦升如影隨意,一腳踩在其胸膛之上。

    “疼疼疼~~~”

    凌煜大喊,想要催動體內的元力,可是一把符劍抵在其脖子上。

    “你試試動一下,看看我的符劍快還是你快?”秦升居高臨下,睥睨天下,氣質一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此時的秦升,就像一尊天神,散發出來的殺戮氣息,根本就不像是模仿,仿佛就是與生俱來的的那般,讓人不敢直視。

    凌煜被瞎蒙了,看著秦升,就像被一尊天神碾壓,心底又驚又怒,感受著符劍的鋒芒劍氣,再加上胸口被打穿了,遭受重創,積聚出恐怖的元力,又像泄氣的皮球那樣消散了。

    “你無恥,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偷襲我?”凌煜老臉赤紅,他竟然被一個低兩個大境界的通魂境低級武者踩在腳底下,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啪!!!

    秦升一巴掌把凌煜抽的漫天星星,道:“夠你們凌云堂的人無恥,撈走我的死黨,布下必殺之局,讓我跳火坑!”

    “你~~~”

    凌煜蒙圈了,仿佛遭到雷劈那樣身體僵直,他堂堂渡過三重風雷劫的通三劫強者,在大焱城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現在竟然被秦升打臉。

    他感覺這是夢境之中嗎?

    可是臉龐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在提醒著他,這是的確是被打臉了,而且還是毫不留情的打。

    “啪!”

    “啪!”

    ……“你什么你!”秦升又抽了兩大巴掌,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嚇懵了。

    響亮的打臉聲音傳遍整個凌云堂的交易大廳,眾人面面相艦,不知所措。

    秦韜偷偷咽下一口唾液,自己這個孫子實在是太過生猛了,突然偷襲渡過三重風雷劫的凌煜,雖說凌煜已經被宇文華澤重創了,可是秦升化不可能為可能,就是偷襲成功。

    宇文華澤也愣住了,沒想到秦升這么威武霸氣,踩人打臉起來,如此的不含糊。

    “夠你們凌云堂無恥嗎?”秦升嘲諷道,然后又用腳狠狠的踩了凌煜那傷口幾下。

    秦升的肉身可是能夠媲美半步通命境,而且再加上肉身種植了一株劍草,拳腳上都帶著凌厲的劍氣。

    砰砰!!

    凌煜要崩潰,吐出幾口老血,胸口快要炸開,斷成兩截。

    “放了老祖,不然……”

    凌東峰著急萬分,看著自己的老祖快要被打死了,其身后一群執法隊的人也是劍拔弩張。

    “放你妹。”秦升回頭瞪了那凌東峰一眼,“你這小白臉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秦升并不是第一次跟凌東峰打交道,絕對此子表面英俊神朗,看著像正派人物,其實臟到骨子里,這一次必殺之局就是此子計劃的。

    秦升恨透此子了。

    “你跪下!”秦升命令凌東峰說道。

    凌東峰皺眉,仿佛沒有聽到一樣,他堂堂凌云堂的未來第一繼承人,讓他眾目睽睽之下向秦升跪下,這怎么可能?

    要是傳了出去,他還怎么報考九龍圣院?

    “跪不跪?”秦升厲聲道,然后用力踩了凌煜幾下,鮮血都流淌出來,其他骨頭都要爆裂,就要斷成兩截了。

    “不跪,我就殺了你的老祖!”秦升目光閃爍著殺意,腳底涌現這恐怖的殺戮劍氣。

    凌煜嚇懵了,他感到到秦升并不像胡亂說,目光中帶著殺意,當場朝著凌東峰咆哮:“你還不跪下,是不是想害死我?”

    凌煜慫了,盡管他貴為通命境的強者,可是他也是人,也是怕死的。

    這秦升異于常人,似乎根本就不畏懼凌云堂,甚至不畏懼他們的宗族凌家,誰知道會不會真的發瘋動手殺了自己。

    凌東峰臉色陰沉,最終深吸一口氣,在諸多驚愕的目光之下,跪下來了。

    砰!

    凌東峰緊握著雙拳,低著頭,眼簾底下帶著無邊的恨意和陰沉。

    “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定萬倍歸還!!!”凌東峰心中在咆哮,他發誓將來一定要滅了秦升。

    秦升冷笑,道:“看你一臉不爽的,心里面想著以后怎么對我報復吧?”

    凌東峰身體一顫,抬頭驚愕的看著秦升。

    “自己抽自己三巴掌。”秦升命令道,言語中充滿了毋庸置疑的語氣。

    聞言,凌東峰陰沉著臉,上一次讓自己自廢一臂,現在讓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跪下,還要自己抽自己巴掌?

    “秦升,你別欺人太甚!!!”

    凌東峰忍無可忍,頭發飛舞,好像要冒煙了,可想而知其有多么的生氣。“我欺人太甚?”秦升斜眼冷笑,“我在魔龍荒原差點死了。”

    “抽不抽,不抽等著給你們老祖收尸吧。”

    秦升又用力踩了凌煜幾下,這通命境的強者,恢復能力真的很強,短短不到十息時間,傷口竟然止血了,可惜又被秦升用力踩了幾腳,傷口又再次裂開,汨汨的淌血。

    “疼死我了!”凌煜咬牙切齒,仰天的哀嚎,他命令凌東峰,趕緊照著秦升的去做。

    “啪!!!”

    凌東峰一臉悲憤,抽了自己一巴掌。

    秦升斜眼鄙視,道:“你沒吃飯嗎,軟綿綿的,看我怎么抽的。”

    “啪!!!”

    秦升用力抽了凌煜一巴掌,力量之大,即便是凌煜的全身經歷過三重風雷劫的淬煉,肉身已經強橫到了極致,可是仍舊被秦升一腳踩斷幾根肋骨。

    “看到沒有?學著點,這才叫抽臉。”秦升大聲的喊道,“剛剛的那巴掌不算,得重新來。”

    凌東峰要吐血,身體氣得要冒出火焰來,可是誰叫自己的老祖在秦升的手里,盡管內心有多么的不情愿,仍舊也要動手。

    “啪!!!”

    凌東峰重重的抽了自己一巴掌,英俊的臉龐頓時就腫了一大圈,力量之大,牙齒都蹦了一顆出來。

    “啪!!”

    “啪!!”

    緊接著凌東峰又狠狠的抽了兩巴掌,嘴角淌血,抬頭看著秦升,問道:“現在可以放了老祖了嗎?”

    秦升滿意的笑了笑,道:“不錯不錯,我一看就覺得你不是善茬,竟然對自己這么狠,連牙齒都抽出來了,看著就覺得疼。”

    聞言,凌東峰懵了,緊接著怒火沖天,眾人也是石化了,看著秦升,這不是特么你讓他狠狠抽的嗎?

    “噗嗤~~~”

    夏冰凝忍不住笑了,感覺秦升這整人太賤了,常人怎么能夠忍受,絕對是要被活生生氣得吐血。

    “噗~~”

    果然,凌東峰胸口起伏,心有惡氣難以咽下,最終吐出一大口鮮血,神情頹廢。

    秦升一腳把凌煜踢飛,自己飄然的躲到宇文華澤的身后。

    “咳咳咳~~”

    凌煜當即一翻手,拿出一個丹瓶,把所有的丹藥倒進嘴里,其被洞穿的胸膛竟然以肉眼能夠看到的速度恢復著。

    凌煜陰沉的看著秦升,這一次他們凌云堂的臉丟盡了,他想要暴起,把秦升搓揉,碾壓殺死,可是有宇文華澤在場,無論是凌煜還是凌東峰都不敢動手。

    “咔嚓!”

    秦升一手扭斷了趙暠的脖子,死到臨頭的趙暠目光全是不甘心,他沒想到秦升竟然背信棄義,沒有放他一條生路。

    隨著趙暠的死去,在大焱城只手遮天的趙家就宣布消亡了。

    秦升屠盡了所有通魂境以上的武者,剩余那些通脈境的嘍啰,秦升懶得去殺,讓他們四處逃走就是了。

    “你們聽著,我秦升并不畏懼你們凌云堂,也不會怕你們所謂的宗族。”準備離開的秦升回頭看了凌煜和凌東峰一眼,“有什么就對著我來,別這么傻,對我身邊人下手。”秦升的聲音冰冷,帶著漠然。

    “這年頭,誰沒有個身邊人?”秦升聲音中帶著威脅之意,“這魔龍荒原越來越危險,一些所謂的天才,過早的夭折,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聞言,凌東峰當場就愣住了,很顯然秦升這是在警告他。

    最后,秦升離開了,留著一群面面相艦的圍觀武者。

    他們看著秦升,臉上盡是震撼,這還是通魂境的武者嗎?

    太過霸道,太過囂張了!!!

    毫無疑問,這一次秦升的名聲將會再次震撼整個大焱城,甚至也許會傳到其他大城之中,尤其是圣光城,那里有凌云堂的宗族,凌家!!

    凌煜和凌東峰都是臉色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卻不敢放一個屁出來,今日已經受盡屈辱了,再反駁,若是再惹到那秦升,鬼知道會做出一些什么事情來。

    “宇文前輩,今日要不是你及時來到,孰勝孰負還難以預料啊。”秦升哈哈大笑,道謝道。

    宇文華澤搖頭,笑道:“秦升,我相信,即便沒有我出手,你也不會吃虧。”

    聞言,眾人也是點點頭,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跟秦升打交道了,深知這秦升底牌多如牛毛,誰也不清楚他的極限在哪里。

    “不過,今日之事,你怕是要得罪那凌家了。”宇文華澤苦笑道,“需要我派人去神丹宗周旋一下,解開恩怨嗎?”

    秦升乃是神丹宗的九級客卿,那凌風又是神丹宗的外宗風云人物,兩人的地位,可謂半斤八兩,如果由宗門調和一下,凌云堂不過是凌家的諸多分支中的一支,不會太過愿意為了這么分支而得罪秦升的。

    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同樣的道理,凌家也懂得。

    “不必了。”秦升最終也是搖頭,這凌家,還有那凌風,大不了就成為自己的踏腳石,又壓力才有動力。

    “行。”宇文華澤對于秦升的選擇,仿佛意料之中,像秦升這種天才,又怎么可能輕易服軟。

    “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說,你我不需要客氣。”宇文華澤最終說了這么一句,也就離開了。

    云嵐也是說道:“秦升,你明天回歸學院吧,不要再折騰了,院試還有幾天就開始。”

    自從秦升放假之后,在大焱城鬧出來的動靜,一次比一次大,簡直就是不安分的主。

    秦升苦笑,他鬧得這么大,也是受害者啊。

    “行,我明日就回歸學院。”秦升說道。

    回到秦家,秦家所有的人弟子都早已在等候。

    他們都很清楚,大焱城變天了,自己的這個少族長,獨自一人,屠盡了趙家所有的精銳。

    “見過族長,少族長!!!”

    秦家的弟子仰天長嘯,目光中盡是傲然之色。

    尤其是看著秦升,一股股臉色潮紅,目光中帶著無盡的崇拜。

    “好!”秦升笑了笑,“都去準備一下,我們今晚就全部接管趙家的所有產業!”

    “是!”。

    秦家所有弟子大吼,整個大焱城都震動。

    一夜之間,秦升接過了趙家所有的產業,這些產業全是秦中天失蹤的十年內一點點被蠶食的,而如今在秦升的帶領之下,物歸原主罷了……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